我是怎樣過情慾關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4日】修煉四年多,最近發生的事情給我的觸動非常大,使我更加深刻的體會到一定要記住師父的教誨,一定要嚴格的按照法的要求去做。

在色慾的問題上,我一直以為自己不會對任何異性產生感情,因為我對我先生即是如此。結婚六年,我從未對我先生有過任何不理智的「愛慕」之情或者過份的情慾的執著。但是,當我到一所新單位的時候,突然遇到一個「很談得來」的人,於是,問題來了。一股不可遏止的「情慾」,把我和那個人往一起推,使我們都感到彼此「心靈的距離」似乎越來越近。我知道這是非常危險的。

學法的時候,當讀到「你是女的那麼就會出現一個你心目中愛慕的那種男子」(《轉法輪》),我才明白自己所面臨的問題究竟是甚麼。可是我不是在夢中夢見了,而是這個問題真的發生了。情慾這種物質瀰漫在我身體和身體的周圍,把我包住了,總是克制不完,所以我非常煩惱。在這個過程中,師父告誡我要「把握住」。有好幾次,我感到非常痛苦,我痛苦不是我得不到,而是我去不掉,總是源源不斷的產生。但是我每克制一點,也能感到它少一點,尤其是學法的時候,只要我能夠認真的學,情慾就減弱了。

有一次,我夢見一個裸體的女人跪在陰暗的角落裏,頭伏在地上,看不見她的臉。我莫名其妙的注視著她,突然,從她身體裏竄出一條肉色的蛇,突著兩隻惡毒的眼睛,嘶嘶的吐著芯子。那也許就是我身體的空間裏的情慾的形像,我好像揮刀把它斬了,但是沒斬徹底,因為在夢中覺得它會痛苦,似乎「不忍心」徹底除掉它。就這樣愚蠢的一念,使這件事情遲遲不能解決,學法也變得很難。於是我又夢見自己在地獄裏,被一群小鬼捆住了,嘴巴也堵住了,動不了;而那個人則與一群人在開會,他的臉被一團黑色的霧包圍著。

在這期間,我經常向「很談得來」的同事提到法輪功,講修煉的事情;後來他提出要修煉,要看《轉法輪》,要學功。然後我們約定了一個時間。結果,他開著車,帶我到一家酒店,進了房間才看出那是一間客房,有兩張床,還有一些色情的東西在那裏。服務生問要不要拉窗簾,我一陣大笑,說不用。然後,我們各自坐在椅子上,他看《轉法輪》,我聽大法弟子做的音樂,一會兒又發正念。然後,我教他第五套功法的動作。那時候我依然感到心裏很亂,情慾在身體裏竄動,可是,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甚麼都不會發生,因為《轉法輪》就放在桌子上。

法對我的約束力太大了,儘管我做常人的時候有點隨心所欲,但是自從讀了第一遍《轉法輪》以後,我就發現一旦接受了其中的思想,想改變是不可能的了。儘管我會有不正的念頭──一時沒有修煉的信心,或者一時對自己有一種極端的鄙視,但是,想不相信《轉法輪》裏講的法,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感到佛法的巨大力量在我生命的深處是不可動搖的,這種力量使我想做壞事的時候都無法輕舉妄動。有好幾次,糟糕的狀況就要出現了,而那一刻,我從前所學過的法產生的制約的力量使我實在無法犯錯誤,我還能理智和冷靜下來,於是就一點一點的走出來了。

那段時間,學過的法還經常有針對性的反映到腦子裏來,使我能夠經常告誡自己,這個人是來得法的,他有他要承擔的責任和使命,我決不能夠毀掉他,我要和他一起衝出情慾的魔性的層層包圍,走我們應該走的路,堂堂正正的做一個好的生命。而一旦我做錯了,周圍的人也將因我的失誤而對大法弟子印象不好,那麼無論我怎樣講真相,恐怕也不會有說服力,我就等於阻礙了其他生命得法,然後,師父為我付出的那一切,就會付之東流。

我經常想到自己的行為牽扯的因素太大,我不能夠背叛正法,我應該為眾生得法和宇宙的未來負責。我也知道這種出於顧慮之心而不敢犯錯誤的思維方式不全對,我總是用一種患得患失的態度對待自己面臨的問題,而不是出於遵循和衛護佛法。在根本上,是因為我對佛法不堅定,對修煉沒有嚴肅的態度才造成執著心遲遲不去。──我是通過學法漸漸認識到這些之後才一點點理智起來的。

現在,我的同事也在修煉了,我知道只要我們按照法的要求做,總會做好的。事實上,在修煉中我很少認為自己是在過「關」,我只是願意按照法的要求,不斷的去掉一些不好的東西。生命在輪迴之中會產生一些因果牽纏攪擾不清的恩恩怨怨,走到今天,本來我們會在自身慾望的驅使下,放縱思想和行為,做出不齒的事情;然而幸運的是,我修煉了法輪功,大法賦予我的理性使我懂得責任,於是,峰迴路轉,我們都決定走這條返本歸真的路,去承擔一個生命所應該承擔的責任,這種感恩,是無以言表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