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色魔的干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5月25日】我想把自己遇到色魔的情況說出來,讓色魔曝光。更好的警醒和我有類似情況的正念不足的學員。

之前因為看了不該看的黃片、黃照片,睡覺時一閉眼看到一張面無血色,眼睛凸出,眼球上布滿了血絲的大臉,非常的嚇人,一雙眼睛一直瞪著我看,面無表情。我感覺那張醜惡的大臉是色魔在另外空間的體現。

事後我很沮喪,覺得自己沒救了。每當我犯錯的時候,都會有一種很不好的念頭,就是反正都錯了,那就錯到底吧,我沒有及時的發正念,鏟除背後那個色魔的控制,總是等到錯到最後的最後了,自己覺得壞事做到最後好像也沒甚麼意義了,就會自動的停下來,然後原本安排要做的工作也不敢做了,覺得自己手髒,思想髒,不敢做,書也不敢看了,怕書上的佛、道、神會笑我,怕看到師父對我苦笑難過的臉。

就像我看到醜惡大臉的時候,我很害怕,我當時已沒資格說我是大法弟子了,雖然我一直認為我是,可是我覺得我當時沒有資格了,連師父給的神通(發正念)也覺得沒有資格使用了,我就這樣眼睜睜的一直看著那張大臉,像是默認了我做了這樣的壞事、罪不可赦,甘願沉淪了。

隔天早上,我換好了衣服,但是不敢出門去煉功,我心想,我帶著這樣一個骯髒的思想沒有資格去那麼神聖的煉功點煉功,我坐在椅子上哭到上班時間到才出門,途中那種滋味是很難受的,我有時騎車很愛背《洪吟》,可是我不敢背了,《論語》也不敢背,我一路上流淚到公司,我很討厭我自己,怎麼會這樣一錯再錯的錯下去。

有一天,應該是上個禮拜的某日,我受不了了,我告訴我自己,一定要去明慧網投稿,我要讓控制我的色魔曝光,我鼓起勇氣,上了明慧網,我找到了要怎麼投稿的方式,並在搜尋的地方打了兩個字「色魔」,想看看同修遇到這樣的關時,是怎麼對待的,但是看了幾篇,都覺得同修念很正,好像很輕易的就過關了,頓時我感到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就只有我一個人最骯髒的,每位同修過這關都很簡單,怎麼我過的這麼久還沒過關,我的心又難過了起來,我想,我真的是沒救了。

幾天後明慧網開始出現同修投稿關於「色魔」問題的交流,有的同修情況和我很相似,我知道這是師父慈悲,是師父要告訴我,錯了就要爬起來,不要一直趴在地上,一直自責是不能改變的,要溶在法中,用正念抵制所有的干擾,正念正行。

我悟到為甚麼會過不去色關,就是因為在過關的時候,把自己當「常人」了,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修煉人是心不動的,師父在《轉法輪》裏的「煉功招魔」一節中說:「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 所以不管遇到甚麼樣的干擾,自己主意識一定要強,一定要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是修煉人。那些低等靈體、歪魔邪道、亂七八糟的東西,它們沒有資格叫我們做甚麼、沒有資格操縱我們,因為它們不配,它們也不夠格,我們的師父就是李洪志師父,我們只聽師父的話,就走師父安排給我們的路。

師父在《洪吟(二)•師徒恩》裏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所以我們一定要正念足,當那些無聊、低級的東西在干擾我們的時候,我們就正念清除,師父一看,我們正在正念的抵制這些低級的干擾,就會幫我們把這些爛鬼除掉,但先決條件是你在遇到這樣的事時,你是怎麼擺放自己的位置,你是常人、還是真正的修煉人?

師父在《洪吟•威德》裏說:「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當我們正念很足的時候,邪惡是鑽不了空子的,它看到我們念那麼正,它要是一靠近就會被我們正念給鏟除,所以它嚇都嚇死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裏的「修者忌」經文中說:「執著於色,則與惡者無別,口念經文賊眼相看,與道甚遠,此乃邪惡常人。」我們要做的是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而不是要做甚麼邪惡常人,色這種東西,是錯的,我們一定要清除這種會把我們往下拖垮的邪惡東西。

我們要排除色魔的干擾,它算是甚麼東西,想干擾我們,就馬上鏟除它,其它在修煉中出現的干擾,就正念對待,不好的就立即鏟除。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