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記住師父的叮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七﹒二零」之前,我們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中學法,煉功,洪法,整天都在緊張的忙碌中,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感受到了修煉後的道德回升,身體健康,心靈充實,生活在大法弟子修煉的這片淨土中。

「七﹒二零」這場對大法弟子鋪天蓋地的迫害,使我們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接踵而來的是管制的、失去自由的生活方式,經常有警察,街道人員上門干擾。那時我牢記師父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中說:「我把我的能力注入到這部大法中,你只要學你就在改變,你只要學你就在提高,你只要學到底你就能圓滿。」在那段時間裏,我就是在家學法,煉功不間斷。一天晚上,我夢見師父在看我們學法,我一翻《轉法輪》一下把書撕開,但沒斷開,我心裏很難受,趕緊往一起推,一下好了,沒有痕跡,我才抬頭對師父說:師父好了。師父看看我,沒說話。第二天,我們在一起切磋,悟到師父在點化我們,大法不會被破壞,因為邪不壓正。我們互相鼓勵,一定要堅修到底。

後來師父說:「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明慧編輯部文章,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從此明慧網便成了我們大法弟子互相交流溝通的平台,大法弟子又能在一起了。《明慧週刊》上,同修們無私的付出,用心血寫成的修煉路上的感悟和教訓,使我震撼,讓我悟到很多法理:修煉是很嚴肅的事情,若不能保持精進,時刻向內找,若不能在一思一念上時刻以法的標準要求自己,舊勢力就會隨之而來,修煉過程就會變的艱辛,雖然這些都是師父和我們都不承認的。

在送《九評》勸「三退」中,給資料點的同修增加了很大的壓力,學法時間少,常有被跟蹤和迫害的。這時我悟到師父為甚麼要我們「資料點遍地開花」。我退休在家,有時間也應該成為「一朵花」。悟到就做。在二零零四年底,我買了一台電腦,因為我甚麼都不會,先從鼠標、開、關機開始練。後來週刊上同修說,不能等學會了再上網,只要有這顆心,師父會幫我們的。這樣在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很快學會了上網、下載、「三退」,使資料點同修在時間上有了緩解,也使我從中得到了提高。這都是師父在幫我們做。

接下來,我又買了台打印機,也是在幹中學的。一次在電腦重裝系統後,因我不懂英文,也看不懂少裝了甚麼程序。在週五要下載時就出問題,出現警示框,說需要再安裝程序,不然文件下不全。這時我就立刻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從生命本源和物質本源,徹底解體不好的思想觀念,一切不能同化宇宙特性的不好的因素,用法來歸正,決不允許舊勢力鑽空子,干擾破壞;同時對電腦,打印機講,你們都是有靈性的大法法器,不要耽誤你們應該擔負的責任,影響打印救度眾生的真相材料。然後我就想退出U盤,先打印別的材料,因我的打印機不識U盤。可是怎麼也退不出,檢查步驟沒有錯誤,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在幫我。於是我就從新下載,成功,退出U盤,很快打印出來,沒有影響第二天同修來拿材料。

還有一次生日聚會前,我就提前鏟除酒店和所有參加的人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阻礙、干擾眾生得救的亂神及邪惡因素,讓到場的人都能接受真相,退出惡黨一切組織,請師父加持。那天我提前到場,先單個講,從惡黨的腐敗,到殺害八千萬人,到活摘器官對法輪功的迫害,最後到天滅中共三退保命。後來人都圍上來,我就一塊講,回答他們的問題,這些人都同意了也都得救了。中間唱歌時,我又到別桌講,有的說我早就不是了,我說你說不是不算數,必須在大紀元上聲明退出才行,他們說:「真的?那好吧。」還有的說:「我還有護身符呢。」我說你一定記住上面的話,我給你起個名退了吧?也同意了。

通過這些事我深深的體悟到:在修煉與救度眾生中要有正念,不要有人心。無論哪個階段做甚麼事,開始都是有難度的,但在師父法理指導下,悟到了,就行動,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被舊勢力假相所帶動,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們做。

現在我每天早晨參加集體煉功,白天除了做不同形式的講真相外,安排好家務,剩餘時間就是看書,學法,背法,現在背到第四遍,每天至少八次正念除惡。這次我找到隱藏很深的一些私心、執著,在講真相方面還有很大的差距,我都要在今後的修煉中以法歸正,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在《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中我看到師父心情沉重,心裏著急「恨鐵不成鋼」,會議結束時師父又再三叮嚀,讓我們感到很內疚,心痛和慚愧。到現在我們還這麼讓師父不放心,怎麼對的起師父為我們的承受、苦心及對眾生的期盼呀?

在正法還沒有結束前,讓我們以法為師,放下為私,為我的一切心,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不辜負師父賦予我們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由於自己層次所限,又是第一次寫心得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