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邪惡的經濟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一名高級講師。看到《明慧週刊》上發表許多同修寫的徹底否定舊勢力、邪靈爛鬼的迫害的文章,同修們用大法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完全把自己溶於法中,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感觸很深。也想把自己幾年來遇到的反經濟迫害的一些經歷,寫出來與廣大同修交流切磋。文中涉及的情況絕無傷害任何同修的意思,目地是用大法歸正我們不符合法的一些認識與做法,在交流中共同提高,徹底否定邪惡對大法弟子的經濟迫害。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我家有三人修大法:我與妻子、女兒。二零零零年冬天,我們三人進京上訪,被本單位與公安非法押回當地關入監獄,同時又以「曠工」名義發了「辭退」文件,但是,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單位新任領導才把所謂的「辭退」文件的複印件交給我本人。這期間,從看守所出來後,單位派四個人專門看守我、老伴和一歲多的孫女,這樣監視居住九個月,近一年不發一分錢;同時我的女兒被邪惡綁架到監獄十四個月之久。我們被監視居住期間,單位辦洗腦班辦了四個多月,後來我又被綁架到市「六一零」辦的洗腦班一個月,邪惡採用了種種迫害手段,「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特別是二零零一年邪惡到了頂峰,在洗腦班中,由於自己人心重,被迫妥協「轉化」。市「六一零」人員告訴說:國家司法部、人事部、勞動部、社會保障部、教育部與處理X教辦公室聯合發了文件(簡稱「五部辦文件」),經濟上都有具體處理條款,你們單位應該給你恢復公職待遇。回單位幾天後我即發表嚴正聲明,否定所謂的「轉化」,又回到正法洪流中。單位惡人根本就不看所謂的「五部辦文件」,以「轉化不徹底、待觀察考驗」為由,根本就沒有公正恢復公職待遇之意,而是強迫我這個高級講師幹刨地、種花草等體力活,每月僅發三百元生活費。

二零零二年春,我向省「六一零」反映單位迫害情況,現在看,當時的出發點、所有的依據(所謂的「五部辦文件」),都是站在了邪惡的一邊,在承認邪惡的迫害中反迫害。省「六一零」批示到地方「六一零」,地方「六一零」裝模作樣到單位走兩趟,不了了之,經濟迫害仍在繼續。

這引起了我的思考:所謂「五部辦文件」是江氏流氓集團利用邪黨政府經濟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文件,作為大法弟子把邪惡的「五部辦文件」作為反迫害的依據是錯誤的,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但是當時沒有從法理上透徹的悟到位,思想認識仍然不十分清晰,也就是沒能從認識上徹底否定清除邪惡,講真相也不到位,致使幾年來經濟迫害仍然繼續著。

這幾年來,許多同修見面問到我的情況,了解後,很熱心的告訴我說:可以拿「五部辦」文件找單位領導要求恢復公職待遇,好多同修從監獄、勞教所回來,都依據此文件上了班,有的甚至補發了原來欠的工資。有的同修幫著找文件。直到前些天,還有一老學員給我說:你應拿「五部辦」文件向單位要工作、要工資,你看誰誰、誰誰都是這樣做的,結果都恢復了公職待遇,有的補發了勞教期間的工資,這是利用邪黨文件反迫害,也是正用善用。我也聽說,據此要回工作、工資的同修,絕大多數都是「妥協」轉化、寫過「三書」、「五書」的,或出來後的家人、兒女向有關單位代其寫妥協書的、簽字不煉的。這些現象、做法確實也曾觸動我的人心:人家說句假話,兒女代簽個姓名,工作、工資都有了,然後再寫個「嚴正聲明」就可以了,做法雖不符合大法,這樣卻保證了基本生活、正常修煉,在這鋪天蓋地的紅色恐怖下,不失為一種變通方法,像我這樣硬撐著,卻一分錢不給。心裏有點羨慕,有點迷茫。但主意識、主念知道這是錯的,是絕不能向邪惡妥協的,所以絕對不願以邪黨迫害文件反迫害。

我認識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站在師父在正法、宇宙在正法的基點去對待一切,大法弟子只能在證實法中,在救度眾生中,在破除種種人的觀念中得到應該得到的一切,從中展現的是大法的威德,是大法的無邊法力,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只有遵照大法去做,才是最正的,也才能破除邪惡的經濟迫害與其它種種迫害。

以是只是一點膚淺認識,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