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繫眾生,正念顯神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自邪黨迫害大法開始,我就幾次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討回公道。幾年中,在家堅持每天去街道、公共場所、及汽車站公開面對世人講真相和發資料,在汽車站時,我都是上車直接面對乘客講真相,一車講完了再去另一車,然後再每人一份資料。反正是利用一切機會讓世人明白真相,從而得到救度。

在二零零六年底的一天,我又出去照常發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告發,公安警察把我帶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裏,我不停的向警察講清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講我修煉的這些年身心受益後的巨大變化,警察都在認真的聽,有的眼神中流露出讚許和認同。當時只有一個警察在那叫囂,並說些對師父和大法不敬的話,我就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他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同時告訴他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講善惡必報的天理。越講正念強,沒有了絲毫的怕心,心想今天既然來了我就是救度眾生來了,心性越來越純淨。結果那個警察氣急敗壞的吼一聲:「別說了,我頭痛的受不了啦,你回去吧!以後別再出來發資料了」。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加持下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第二次是二零零七年初,我騎著三輪車又去車站向乘客講真相和發資料,被惡人舉報,車站的一個乘警把我帶到他的辦公室。我就向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通知附近一個派出所來帶走我。派出所的人到後,我就主動跟他們說:「你們不要迫害大法,大法是正法」。其中一個警察說:「那你說說法輪功怎麼好?」當時還有很多的圍觀群眾,我就抓住這個機會向所有在場的人講真相,講的過程中所有人都在認真的聽,好像都被定住了一樣。最後群眾都露出了讚許的笑容。

後來警察就把我輾轉帶到了辦事處、市委大院和公安局。所到之處,我就向一切人講真相、勸三退和展示第五套功法。他們把我帶到市委大院,說是因為我以前在三縣一區開會期間公開在車上發資料時被市委書記看見過,今天帶我來確認一下是不是我。這時那個書記走出來朝我笑笑,示意是我。於是後來把我帶到公安局後院,我被他們銬住坐在鐵椅子上,用鐵棍夾住我的肚子,給我拍照,還搜去了幾張真相資料和我的包、手錶、錢、以及新三輪車,都被他們非法沒收了。他們問我資料從哪裏來的,在哪印刷的。我說:「這些真相資料都是大法弟子省吃儉用來救度眾生的,你們要加倍珍惜不要破壞啊,為自己的將來擺放一個美好的位置」。其中一個警察說:「你要不說出來資料從哪來的,你就得遭罪」。

我就給他們講善惡有報的天理。一個高個子警察就朝我的臉上打去,一邊打一邊罵著說:「你該講的不講,快說資料從哪來的?」我就用正念正視他,他惱羞成怒,狠狠的朝我臉上打了好幾個巴掌,還拿來筆和紙讓我寫字,想對我的筆跡來辨認以前的標語是不是我寫的。當時由於正念不強法理不清,裝作寫不好字的樣子留下了字跡,隨即悟到這也是配合了邪惡。後來被他們就這樣從上午銬到晚上六點多鐘,聲稱要拘留我十五天,罰款一千元,還揚言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用電棍狠狠的電,別想再出來了。在拘留所非法拘留期間,惡警幾次審問我資料到底是從哪印的,與誰接觸過,並且又拿紙和筆叫我寫標語。這次我總結了上次的教訓和不足,知道了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且悟到讓我寫標語其實是師父慈悲給我一次從新歸正的機會。所以,我又給他們講真相,並清除其背後的一切邪惡。我在紙上寫下了「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和「抗議惡黨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並焚屍滅跡」,「世界需要真、善、忍」等標語,震懾了邪惡,並勸他們三退。

後來他們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對我非法勞教一年,讓我在勞教書上簽字,我堅決不簽字。我說;「我沒犯法,我無罪,為甚麼要勞教我?」接著我就在拘留所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男牢的人也跟著喊「法輪大法好」,罵惡黨太腐敗。在關押期間給所遇到的任何犯人講真相,並把大法受迫害的真相寫出來與拘留所長們看並勸他們三退,放風時我就煉第五套功法。由於長時間的非法關押,我被迫害的臉部浮腫並出現尿血的現象,所長知道後怕擔責任就打電話告訴政法委,沒想到政法委的人說:「不要給她看病,離火葬場近,如果死了就立即火化。」所以拘留所的人對我死活不問。

後來有三個多月了,惡人又讓家屬和親友去獄中轉化我,我沒有被親情帶動,我說我要堅決煉下去,就是不配合邪惡。政法委的人說我一點都不配合他們,市六一零正準備把我送到合肥精神病院檢查,如果沒有精神病就立即送到合肥勞教所進行新一輪的迫害。我說:「你們說的不算,我的路是由師父安排的,我只走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冷靜下來認真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才想要加重對我的迫害,以及這次為甚麼被抓?發現自己講真相時有一種爭鬥心、怨恨心,沒有達到純淨的心態,發現了這個執著,又想為甚麼要加重對我的迫害,忽然意識到自被非法關押迫害以來,雖然處處講真相勸三退,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但並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這場迫害。

大法弟子真正的使命是出去救度眾生,助師正法,完成我的洪誓大願!想到這,心中豁然開朗,結果慈悲的師父就給我演化出了嚴重的病態,幾個所長嚇壞了,怕擔責任就立即把我送到醫院檢查,結果查出那是一個四斤多重的瘤子,醫生說要趕快動手術,否則大出血的話就危及生命。所長嚇壞了立即通知六一零政法委,於是六一零的人到我家要我丈夫拿出五千元來給我治病。我丈夫說沒有錢。惡警沒招可使了,後來迫不得已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家(這是我出來後知道的)。就這樣,在慈悲偉大的師尊的加持呵護下,我又一次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當然回到家中後甚麼瘤子也沒有了,我又照常學法煉功,又從新溶入了師父的正法洪流。

通過這件事我深深的體悟到只有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一思一念站在法上,就能破除邪惡對我們的迫害,就能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的存在。當然這都是因為師父的慈悲呵護,都是師父在做。同修們,讓我們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