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方苞《獄中雜記》有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方苞是清初的著名文學家,由於受《南山集》文字獄的牽連,被羈押於北京的刑部大牢一段時間。其間,他耳聞目睹了獄卒為了詐取錢財,百般刁難被關押的犯人,證人,直到他們拿出錢來賄賂,才根據錢的多少,稍微改善獄中的困苦生活。

一次,方苞問一個老年管文書的小官:「獄卒跟那些被處決、被捆綁的人,不是有甚麼仇恨,只不過希望得到一點財物而已;果真沒有,最後也就寬容寬容他們,這難道不是一種善行嗎?」回答說:「這是為了立下規矩以警告其餘的犯人,而且也用來懲戒後來的人;不這樣,那就人人都會有僥倖的心理。」專管給犯人戴手銬、打板子的人也是這樣。跟我同案被捕用木製刑具拷打審問的有三個人:一個人給了二十兩銀子,結果骨頭受了點輕傷,病了一個多月;一個人給的比他多了一倍的銀子,只打傷了皮膚,二十天就傷癒了;一個人給的是他六倍的銀子,當天晚上走起路來就跟平時一樣。有人問他們道:「犯罪的人貧富不一樣,你們已經從各個犯人身上都得了錢財,又何必還要按出錢多少來分別對待呢?」他們回答說:「沒有差別,哪個肯多出錢呢?」孟子說過:「選擇職業不可以不慎重。」這句話真對啊!

這使我回想起邪惡勞教所的迫害手段。勞教所惡警為了得到更多的獎金和升職,用種種酷刑迫害大法弟子放棄修煉,強迫長時間從事高負荷體力勞動,強制洗腦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和書籍,剝奪正常睡眠,體罰關禁閉等等,至於監視大法弟子的吸毒賣淫詐騙盜竊人員每天的侮辱謾罵,人身攻擊更是家常便飯。

如果大法弟子在這種高壓下,意志稍稍鬆懈,邪惡看到有空子可鑽,它們就會用偽善的一面,誘導大法弟子以所謂放棄對圓滿的執著,為家人著想,放棄修煉,並稍微放鬆肉體精神的迫害。以此,來誘使大法弟子向邪惡方向「轉化」。

如果,大法弟子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在迫害中承受不住,向它們寫了放棄修煉的保證,它們就會改善獄中生活,如撤銷監視包夾,允許購買食品和稍微高檔點的日用品,減輕勞動負荷,用所謂「學習」誹謗大法的書籍和寫「揭批」來代替,每天可以準時九點睡覺,六點起床,並在週末看電視,有一定的自由活動時間。

邪惡還將已邪悟「轉化」的人分成不同的等級,初步的,基本的和徹底的,每週寫週記,每半年寫一次小結,根據每個人不同的表現,來規定生活的條件。如,初步「轉化」的不能看除誹謗大法文章以外的書籍,寫週記小結任何文章都要帶有「批判」大法的內容,所謂「提高認識」,購買食品和日用品的錢每月控制在一百元左右,並暗中安排吸毒賣淫詐騙盜竊人員和徹底「轉化」的人注意他在監室內的一言一行,發現思想問題,及時彙報。以此類推,基本「轉化」的人購買食品和日用品的錢每月可以達到一百五十元左右,能看一些除誹謗文章以外的書籍,受到監視的程度稍輕,但仍被要求繼續「提高認識」,向徹底放棄修煉,甚至幫助邪惡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方向走。至於已經徹底「轉化」的人,除了每月能買二百元左右的商品外,行動在監管區內相對自由,可以借閱任何種類的書籍,並被邪惡指定負責迫害堅定的大法弟子和管理監室內的日常事務。

這種邪惡的迫害模式,不是跟方苞當初在清朝刑部大牢裏看到獄卒以改善犯人的生活條件詐取錢財有著近似之處嗎?共產邪黨在一九五七年,為了便於對「右派」分子進行迫害,設立了凌駕於法律之外可以隨意剝奪人身自由的勞教制度。這種非法的制度經過五十年的實踐,總結了無數條迫害人的「經驗」。師尊在經文中說:「大家知道,中國邪惡的一夥所掌握的整人的東西,那是無以倫比的,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之大全」(《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它的實質在於:用人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來威脅人放棄正義良知。因為,人們生活在社會中需要吃飯,睡覺,工作,休息,有親朋好友同事,希望受到尊重和重視,有人活著的尊嚴。那麼邪惡就利用這點,迫害大法弟子。只能吃沒有油水的素菜和飯,甚至吃的很少;減少甚至剝奪睡眠;超負荷的奴役;每天被人監管,侮辱,謾罵得不到尊重,沒有朋友和關心,堅定的同修之間不能說話;甚至於生命都得不到保障,遭受酷刑折磨,隨時可能失去生命等等。如果大法弟子在迫害中有尚未意識到,尚未修去的人心,邪惡就會利用來加大迫害,使得迫害似乎有了存在的理由。如,平時有求安逸的心,就讓他超負荷奴役,不能睡覺;有對好吃食物的慾望就每天讓他吃幾乎同樣的飯菜,沒有油水,甚至到被迫害的便秘,無法排泄。如果,大法弟子真的在修煉中完全修去了所有人心,那麼迫害就沒有了存在的理由。

可是,一個修煉的人,多少都是有各種執著和漏洞的,不然就是神而非修煉人了。難道只要存在「漏」,邪惡就可以迫害嗎?師尊說:「這件事沒有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做,我們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的」(《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個人的理解,從大的角度講宇宙的正法,舊勢力不配干擾,從小的角度來看,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師尊的弟子,有師尊安排修煉的道路,舊勢力不配干涉。大法弟子所有修煉中的不足和漏洞,只要依照大法去修,在師尊安排好的修煉道路中就都會一一修去。所以,只要我們堅定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從思想中明晰法理,就知道邪惡的迫害不應該存在,就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

在正法形勢發展到今天,邪惡的迫害雖然看似瘋狂,可是真如師尊經文中所說的:「對於中共惡黨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了,中共惡黨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無論它幹甚麼,只要它幹出一件事來馬上就變成一件醜事、敗事。這一點神已經給它定死了,因為歷史不是給它展現的,舊勢力只是讓它起著考驗學員的作用而已,特別是今天的歷史是為正法而造就的、為大法弟子而展現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

其實,在這層最大的分子粒子的空間中,一切都是不斷運動和改變的,是一個看似真實的假現實。師尊利用了這場迫害,造就了大法弟子,檢驗了世人,不同層次的眾生都在迫害面前表現著自己的真實心性,最終在宇宙正法中擺放位子。大法弟子即便在修煉中仍有沒修去的人心會反映出來,只要堅定在大法中修煉終究會去掉。讓我們放下心來,智慧,理智,冷靜,穩定的走好今後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