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否定舊勢力的迫害和間隔中提高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在這裏,我寫出近期我們所遇到的一件事,及我們在對待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是如何提高的。

有一位同修甲,她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學員,由於有一段比較長的時間不精進,三件事沒做好,身體一直處於時好時壞的狀態。一個多月前,這種狀態加重了,出現呼吸困難,臉被憋的腫脹起來,住進了醫院。

以前我們並不認識她,她的情況是從另一對同修,同修乙和同修丙那裏知道的。當他們告知我們同修甲的情況之後,我們馬上決定第二天到醫院去看看她。同修乙當即與她家人聯繫,得知同修甲第二天就要出院了。當時我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讓我們趕快去幫助同修。

於是,我們四個同修(我與妻子、同修乙和同修丙)先後四次一同來到同修甲家,第四次我們又聯繫了另一個阿姨同修戊,共五個人。同修甲見我們到來,感動的流下了眼淚。她的家人也十分高興。在與同修甲的交流切磋中,我們感到她主意識比較強,頭腦清醒,知道自己是在被迫害。但我們發現她由於平時學法不夠,法理不清,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幾年中師父的講法她一直沒看,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不知道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清除邪惡,總是在迫害中怎樣的去承受,還認為是在還業,這樣致使迫害沒完沒了,她自己感到迫害是不停歇的,一次次的,總是掙脫不出來。我們幫她從法理上認識、圍著她對她發正念。在第四次我們去看她的時候,看到她的狀態明顯的在好轉,腫脹的臉明顯的在往下消,一直沒有痰這時也在不斷的吐痰,說話也有了底氣。

事情似乎進展的比較順利。我們雖然感到她的情況比較急,但是我們充滿信心,我們都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抓緊時間幫助她儘快的闖過這一關。

沒過兩天就到了十一放長假。我們這邊幾個同修商量放假這幾天再去她家幾次,不能拖的時間太長,不要因為放常人的甚麼假耽誤了幫助同修。由於我們沒有同修甲的聯繫電話,只能通過同修乙和丙倆口子了解情況。於是我們與他們聯繫,打算約他們再去。同修乙說放假這幾天先不用去了,特別強調說是同修甲的家人說的。

這樣又過了幾天,想到同修甲的身體狀況還處於很危險的邊緣,覺的不能再等了。我們分析同修甲的家人說不讓去是一種客氣,怕影響別人,其實是希望我們去的。由此想到,這幾次去同修甲家,同修丙的表現顯的沒有耐心,坐不住,多次想要走。這幾日我們總是向他們催問同修甲的情況,他們卻讓我們不要執著,不要有著急的心。儘管表面上說的在理,但我們感到他們的話裏邊摻雜著怕心、顧慮心,怕同修甲如果「病」的嚴重了將來受埋怨等的心。我們想,不管怎樣,都不能因為常人心而耽誤救人。師父讓我們不要落下一個弟子,現在同修有難,我們不幫誰幫?如果我們見困難就退誰高興?只能讓邪惡高興。查找一下自己,是有甚麼執著心嗎?看到同修甲的狀態,著急幫助她沒有錯。於是更產生了對同修乙、丙的不滿,也對妻子(同修)表示了這種不滿。

這樣,長假過後一個星期,一天早上我們又與同修乙聯繫,得知了同修甲的情況,說還是那樣。我們感到事情有些複雜了,在我們之間似乎有了間隔。緊接著他們又打來電話告訴我們,同修甲突然感到喘不過氣來,又住進了醫院,詳細的情況也不知道。他們也沒有對我們表示任何再去看望幫助同修甲的意思。

我們通過查地圖清楚了醫院的地址和確實情況後,決定不再等、靠,馬上主動與醫院聯繫,決定去醫院看望同修甲。打電話聯繫,明明知道同修甲就在急診室,可醫院卻說沒有這個人。這時我們冷靜下來了,開始想是不是我們自己這兒有了甚麼問題了?經過向內找,我發現,我的人心出來了,不滿的心已經很強了。一直在強調同修乙、同修丙的問題,沒有反過來看看自己,一味的強調對方的不對,認為自己對。這時強烈的不滿之心、爭鬥心都出來了,可一直沒有意識到,還在強調對方的不對,這種心被放大、加強了。在這樣的狀態下怎麼能做好幫助同修的事呢?同時又很後悔,後悔的是我們沒有盡心去做好。為甚麼我們不主動到同修甲家去?為甚麼讓等、靠的思想障礙了我們?如果我們在第四次同修甲的狀況已有了明顯的好轉之後,連續再去幾次,很可能就幫助同修甲闖過了這一關,不致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我們知道,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只有想辦法再做好。妻子向師父請求,請求師父再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做好我們該做的。問題認識到了之後,第二天很順利的一下就聯繫上了同修甲的家人,感到很「巧」,他們已辦理好轉院手續。當同修甲的家人(常人)接到我妻子的電話時,第一句話就說「謝謝師父!」然後將同修甲的身體情況及所轉醫院告訴了我們。我們感到他當時是多麼高興、多麼盼望著我們來啊!

我和妻子還有同修戊阿姨一起到同修甲新轉的醫院去了,這裏的條件很好,很適合我們進行切磋。同修甲的家人正在窗前向外看,等著我們的到來呢,見到我們後非常高興。我們與同修甲共同切磋、發正念,讓她增強信師信法的信念,堅信自己一定能闖過這一關,有師在,有法在,全面否定舊勢力對自己的迫害,自己的不足不應該成為舊勢力迫害的理由,今後要在法中提高上來,做好三件事。

第二天,我們三個同修又聯繫了一個同修丁,再次去醫院看望同修甲。這一次,我們看到同修甲的狀態比前一天又好了,精神狀態也很好。我們圍著她發正念時,都感到能量場特別強,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們。我們這次給她帶去了明慧網上前一天的一篇很有針對性的文章,幫助她認識到了自己存在的許多問題。這樣,我們每次去都能使她有所收穫,明確下一步應該如何做。

在我們要走時,同修甲表現出依依不捨。我們決定隔一天再來看她,到時給她帶來MP3,讓她能在醫院聽法,她表示非常高興。其實我們早就應該做到這一點的。

晚上回到家裏,回想這些天來所經歷的事,想到這幾位同修在對待這件事上的表現,心裏不能平靜。

向內找一下,在對待這件事情上,我的責任心並沒有妻子強,雖然在做的過程中我也是盡全力的在做,但還是不如她的那份對同修的理解、無私的就是要幫助同修解脫危難、一點沒有考慮個人得失的表現;還有同修戊阿姨,也是純純淨淨的沒有私心雜念,說走就走,說甚麼時候走就甚麼時候走,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她們高境界的表現感染著我,使我也能夠不斷的越做越好。

那麼,在對待同修乙和同修丙的態度問題上,我就顯的不夠理智了。

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說:「這個我想啊,現在還不能夠說學員怎麼樣,也不能下結論,因為修煉的過程中都有不同的表現,常人心都會表現出來。他只要不去掉它,一定會表現出來;而修的好的那一部份看不見了,因為他修好了的部份也表現不出來了。修的不好的那一部份一表現出來就會被別人看見。關鍵是別人指出來的時候,或者是他的執著碰到衝突的時候怎麼去對待、能不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這才是關鍵。認識到了就要克服它,那才是修煉。」

師父還說:「也就是說不怕修煉過程中還有常人心反映出來,關鍵是大家都能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有問題出現後要向內找,都能這樣做,那麼這個地區的修煉狀態一定會非常好,矛盾一定會少。」(《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今天,又從新學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師父在講法中又講到了這個問題,要我們慈悲的對待眾生,包括同修。師父一再告誡我們要向內找,向內找。

法理早就知道,但是我為甚麼遇到問題時就想不到向內找呢?當問題觸及到人心時,不是馬上意識到應該在這個問題上提高了,向內找,而是任由人心在放大,一味的向外找,一味的在證實自己,暴露出來很多不好的心,爭鬥心、證實自己的心、顯示心等等,放不下自己,甚至僵持不下,總是向外找,總是說對方的不對,甚至帶有怨氣。這是修煉嗎?在正法到了現在階段,大法弟子都在救度眾生這件事上爭分奪秒的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時,我卻發現還存在著這麼多骯髒的人心沒有去。實在是愧對師父啊!雖然後來冷靜下來,想到了向內找,但是我並沒有做到一開始就向內找。還是學法不夠。人在修煉中就會表現出人心來,要能夠寬容對待同修表現出來的一些人心,有人心不怕,但是不能讓這些人心、這些沒修去的心被舊勢力利用,造成我們大法弟子之間的間隔,使的我們不能形成一個更強有力的整體,削弱了我們的整體力量。

我也認識到,我們所做的這一切是按照師父要求的在做,是最對的事,在救度眾生中能夠救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是更重要嗎?如果我們能夠把她救了,不就在解體舊勢力、就在破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和間隔、不就在證實法嗎?只是在做的過程中要理性、理智,不能盲目、草率,不能帶有人的東西。

由於我們在幫助同修甲的過程中,始終是以純真、純善的心態去做的,我們的心性在提高,也都體會到做的過程中師父一直在加持我們。同時我們的真誠和善心感動了同修甲的家人,說我們這些人都不一般,說三四個小時那麼多的話卻不口渴,不喝一口水,他表示欽佩。當我們第二次到醫院去的時候,他特意去買來水果和飲料招待我們,我們走之後對到來的子女誇獎我們等。我們也向他講明了我們的想法,使他更明白、理解和支持我們了。

我有信心在今後更加理智、理性的對待一切事情。師父看的是我們的心,我們就是要做好我們應該做的,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會越做越好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