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機緣 精進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師父好!同修大家好!我是在二零零五年喜得大法。以下談談我修煉心得:

* 得法前:

在我小時候,曾經想:我為甚麼叫這個名字?我為甚麼會在這個家?他們為甚麼是我的家人?我自己是誰?我找不到答案,好像是一個失憶的人。三年級時,我可以看到透明的分子結構,在運動著。我也不理解,以為自己看到的是空氣。十幾歲的時候,我就開始帶著很多疑問在茫茫世間尋找答案。人生為何存在?誰主宰著我們的人生?為甚麼有生老病死?為甚麼這麼多苦難?我們為甚麼存在?怎樣才可以長生不老?

隨著長大後,我帶著滿腹茫然學習了不同的法門。他們的解釋不能讓我感覺完全滿意,還不是我要找的。後來我就去研究水晶、風水、算命看相等方式,妄圖改變我的命運;都是徒勞無功,帶著無奈,接受我的人生。

* 得法初期:

一天,妹妹帶著一張真相資料,來我家對我說,煉法輪功可以戒掉煙酒,而且還免費教功。結果我倆就去學了,學一兩次,妹妹就沒有再去煉了。我堅持煉下來了。

以前,我自己在心情高興或不高興,累了的時候,煙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也從來沒想到戒煙,煉功後不長時間,我開始感覺聞到煙味很臭,很難受,修煉之後我真把十一年的煙戒掉了,酒也不喝了。以前我是醫院的常客,那時四歲的女兒有哮喘病,病情不嚴重要花幾百塊錢,病情嚴重需要住院觀察,就要花上兩、三千塊錢。煉功後,我的身體越來越好,沒有再上醫院,而女兒生病的次數也越來越少。

煉功初期,不知道大法這麼珍貴,只是煉功想把自己變的年輕漂亮。當時對大法的理解不深。不久,同修借我看師父的九天班講法光碟,我看完了兩次後,才恍然大悟,修煉原來這麼奧妙,是要去執著心的,要吃苦消業,要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原來我以前的想法是錯的。我要修煉,我要堅修大法。

後來,妹妹無意中幫我買到《轉法輪》;我開始學法了。我以前人生中種種的不解之迷,我可以在書中找到了答案。

* 開始過心性關

得法不久,我把自己護身符,擺放風水陣的物品,其它法門的書,風水書等等,全部清理出去。為了先生得法,沒有經過先生的同意,就把先生的佛像也丟了。他不理解,一直不停責備我;我十分傷心,當時我以為這樣做是為他好。

第一次我去參加法會時,他不讓我去,責問我要選擇大法還是家庭。我和先生那時兩人就常常為小事會吵架的,自己偶爾也有想要離婚的念頭。當時他說離婚,正合我意,那我可以選擇我自己要的東西,我轉身就走出門,高高興興的參加法會去了。當時在法會期間有一位台灣同修和我交流,是師父用他點給我,告訴我這是錯的,要做到取中,家庭也要,大法也要修。我一下呆了,騎虎難下,我已經開口說離婚了。由於學法不深,對法理不太理解,後來我才知道錯了。因為這次的爭吵,先生和我分居了,那段時間先生開始給我很少很少的零用錢。由於大紀元剛剛開始運作,我想出一點力,就想到了一個辦法,用我部份嫁妝兌換了現錢來支援。我漸漸放下對物質的心,和慢慢的割捨其它的執著心。隨著不斷發正念,我的正念加強,破除一切舊勢力的安排。不久後,先生終於回家了,零用錢也多了。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了這一大關。

* 圓容家人

我修煉前,因為我太愛乾淨了,潔癖很重;也很怕別人弄髒我的家,所以我家很少有人來做客。

開始修煉時,我總覺的電視播放的節目都是壞的、不正的。所以,我不愛開電視讓家人看。在修煉上我又走到另一個極端上去了。我從法中體悟,這是不對的,我應該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形式。因為他們是常人,也應該有適當的娛樂和資訊。

我先生他從事旅遊業,經常聽邪黨派出來的領隊和不明真相的中國人說大法的壞話,他一直對大法不理解。那時我迷惑:為甚麼學大法這麼苦?為甚麼做好人這麼難?心裏很苦,常常暗自流淚。後來,我在不斷的學法中明白了: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要努力做到師父說的「取中」。

我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做好自己的家務事,把家裏安排的井井有條。丈夫在家時,我沒有去大紀元,在家陪伴他。雖然他說的話,我從修煉的角度去看,我不愛聽;但是我會努力去掉這顆心,我要去理解他,他才能理解我。

* 電腦助我講真相

先生不允許我出去參與講真相的活動,為此我感到十分苦惱,因為自己沒有做好三件事。因為家中沒有電腦,我就在大紀元辦公室上網,或者在網吧上網。我想,如果我有一台筆記本電腦,那就好了。那麼,我就可以下載資料,回家還能看到明慧網。

突然有一天,同修傳短信說要送給我一台手提電腦。看到短信後,我打電話問她時,我說電腦很貴,我不能接受。我說要給她錢。她說:「不用給錢。我們一切都是大法給予的。你有了電腦,一定要看明慧網,還有《明慧週刊》,等於每週開一次小法會,全球大法弟子交流自己心得體會,多看就會受益頗深的。同時,還可以知道正法的進程。」我心裏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因為,這些都是師父給我安排的。

我去同修家取電腦時,我的先生問我去哪裏? 我跟他說同修送我一台筆記本電腦。他開始不相信,那有那種好事,一定是有目地的;不然,就是很差、很舊的電腦。取回來後,他看見電腦的質量還可以;還是不太高興。我的女兒說,是一位姐姐送的。我笑笑,沒有說話。我想: 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洪流中,多少人為了名呀,利呀,去爭去鬥;只有大法使人心向上,做到先他後我,對物質看淡,為了對方好,可以無條件的放棄自己的東西,哪怕在自己也不寬裕的情況下,放棄自己是貴重的東西。只有大法弟子才做的到。我修煉大法是絕對沒有錯的。

我開始看明慧網,慢慢我發現用電腦不但可以更好的和同修比學比修,還可以講真相。我開始把真相資料用電子郵件的方式寄給政府各個部門、華人團體、公司、媒體和個人,十分方便;不出門就可以做講真相的事情,非常好!我還可以經常在網上與同修學法和交流。

現在,我每天不但可以學好法、講真相,做好三件事,同時做好家中的事。事事有條不紊,還有許多時間陪伴我女兒溫習功課。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要圓容師父所要的,圓容大法所要的

* 到中領館發正念

女兒到了入學的年齡,但是申請的學校不批,要我去另一所學校。在朋友的幫忙下,我找到了學校,事情很快就辦好了。在開車出校門不遠就是中領館了。我明白了,一定是師父安排的。從此,我送女兒上學。我就把車停在中領館對面在車內發正念。

剛開始時,心不穩定,心想:別人會不會注意到我的車,為甚麼這部車會每天停這裏十五分鐘。後來,我發現中領館旁邊有家私店,前面可以停車,反正,我在車內發,就開過去吧。

一次,我在發正念時,看見有同修在中領館前發正念,我想:要不要下車?可惜人心太重,最終,沒有下車。自己心裏很難過,自己沒有做好。後來,我打電話告訴此同修,我沒有下車和他一起發正念,同修鼓勵我,不要緊的,慢慢來。他還告訴我,他也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下次他去中領館時,可以相互配合。一天,該同修告訴我,他明早會去中領館發正念,我答應了。掛上電話,怕心來了,一直擔心:會不會有人認識我?知道了會怎麼樣?要不要找個藉口,不去了。心裏七上八下,忐忑不安。開始燙衣服時,我想:我不是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堂堂正正的坐在中領館前發正念嗎?為甚麼現在又不想去了?這一定不是我的念頭。

第二天早上發完正念,我照常在路上和女兒一起背《洪吟二》,那天我們還背了<論語>。開車到中領館旁邊時,同修已經到了,正在發正念。我下車,一點怕心也沒有。我在同修的陪伴下,坦坦蕩蕩的坐在中領館前,第一次發了十五分鐘正念,心中一點雜念都沒有。感謝師父慈悲。

有了這兩次經歷後,我與其他同修分享經驗,要想去掉怕心,首先我們要有證實法的心願,其次我們可以背法,再有,可以發正念鏟除怕心。我們大法弟子都可以到中領館前發正念,如果更多的同修參與進來,就能更有力的鏟除邪惡,早日結束這場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迫害。

現在我努力做好三件事:六點發正念,再到中領館發正念,然後到煉功點煉功,再到大紀元辦公室做清潔,和同修一起學法,傳真真相資料;再回家做家事,忙到女兒睡後,可以上網,有時做到兩、三點,只睡幾個小時的覺。同修勸我,注意休息。我說:大法弟子有煉功,不需要太多的睡眠。因為時間越來越緊,還有很多眾生等待著我們去救度;希望大家越最後越精進。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馬來西亞法會發言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