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媒體講真相的修煉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首先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我想能夠在大法中修煉,在正法時期助師正法,真是太幸運了,不能以言語表達這種殊勝的機緣。

在我得法初期,在師父的鼓勵之下,讓我看見另外空間美麗的光芒, 真是五顏六色,變化無窮及無比的美妙。師尊也讓我在煉功時感覺到法輪強烈的轉動,和看到法輪快速的旋轉。我在理性上認識大法,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是世上真正的正法大道,師父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在師父的點悟下,在我如飢似渴的學法下,我更加的信師信法。

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是重大的。我們的責任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我們的史前大願,也可能是與師父簽下的誓約。 如今千千萬萬的中國的同修還在遭受歷史上最殘酷的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這根本是超越了人類的想像。很可惜的是當今很多的常人相信中共邪惡粉飾太平的假相,擺出事不關己的態度,讓我覺的非常的感慨。可是無論常人社會如何的表現,大法弟子講真相是為了救度那些善良的人們,我們是常人能否進入未來的唯一希望, 一個也不能落下,不然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 我們將會感到遺憾!

以下我交流一下在參與媒體講真相的心得體會。

在一年多前,同修們開始試著自己做「特刊」;之前我們都是依賴國外同修幫忙排版、或下載。 回想起來,當時我們的依賴心可能是很重的,舒舒服服的煉完功後,等待報紙的分配。雖然也是在講真相,可是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對大法弟子的要求越來越高,終於到了我們自己必須承擔責任的時候了。

在我開始參與英文大紀元工作時,原以為可以依賴馬來西亞以外的學員幫忙排版;後來結果是否定的,一個多月過去了,英文大紀元還是出不來;當時我想好吧,那我就自己來試試看。我用了大概十多天的時間自學排版,每晚都學習到深夜;家人很不理解。我就熄了燈對著電腦靜靜的做。當時也有同修擔心我可能太過自負吧,一個人在沒有經驗之下,怎麼可能可以做到如此要求專業的工作。由於我的層次有限,當時難免帶有一些爭鬥心和證實自己的心;帶有不信別人能做到,我就做不到的想法,還隱藏的很深。總的來說,我就抱著一顆一定要完成的心,把每個細節都抓的很緊,在師父的加持下,咬緊牙關的終於完成了第一份的排版。

第二天早上,同修打電話來轉達新加坡同修的意見,指出我的排版有瑕疵,不能出版。當時我感到有點失望;可是我馬上向內找,是不是我有一顆證實自我的心;發現果然是有這樣的因素存在,我試著把那顆心放下。果然,後來此版被安排了延遲出版的日期, 讓我有機會聽取新加坡同修的意見,改去瑕疵;後來就這樣的第一期的英文特刊出版了。

利用媒體講真相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在救度眾生中扮演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大批常人在接觸大法弟子所辦的媒體中,知道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第一手資料,有效的清除那些邪惡因素,起到救度眾生的效果。

我在利用媒體講真相的修煉過程中,深深的體會到,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而我們的這顆心是非常關鍵的。如果我們多學法,多向內找和發正念,正念正行的話,師父就會幫助我們。

記的有一次我要在週末參加一個大型研討會的採訪工作, 我的求安逸心非常的強,但最後還是克服了它,去了。到了之後,我發現很多事情都非常順利,很多常人都主動的接觸我,問我是哪一家媒體的,我就送他們《九評》;向他們介紹我們的媒體和真相等。

參與媒體講真相後,時間變的比較緊;但是想想國外同修的付出,我現在所做的還有一段差距。與同修們合力經營媒體的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我的很多必須修去的執著心。我找到的主要障礙就是我的求安逸之心。求安逸之心讓我不能更加的精進而停留在一個較舒服的狀態上。我想我應該多多學法、和發正念,以矯正這不正確的狀態。

在這裏我也順便與同修切磋一下,我感覺到我們的同修好像也普遍存在著求安逸之心, 使得整體不能突破。正法進程越來越快, 我想我們應該正視這個問題?當然有的學員還是非常精進的,只是我感覺我們整體上所表現出來的心還是有待加強。最常見的一個例子就是當被要求參與一些比較需要紀律的項目時,會用各種不同的藉口推遲,例如不會做,沒時間,很忙等等。其實很可能是求安逸之心造成的。

救度眾生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時間也不等人,我應該儘快趕上正法進程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以救度更多的眾生。

(馬來西亞法會發言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