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以下是我修煉的一點心得體會與大家分享:

(一)生命中註定與大法有緣

一九九一年十一月,有一天我開車自怡保返回檳城途中出了一次很嚴重的車禍。當時高速公路尚未完成,走的仍是舊路,我開了一部新車,車速很快,為了閃避路上的一個大洞車子失去了控制,整輛車翻了幾轉後四輪朝天的跌入了路旁的大水溝。但奇怪的是在整個翻轉過程中,我都坐的直直的。我從路人打破的車窗裏爬出來後,發現整個身體竟然沒有損傷,一點刮傷、一個紅腫都沒有;然而整個車頂全壓扁了。後來保險公司說車子損壞到已無法修理。看到車子損壞的程度,每個人都說這是奇蹟。

過了十年,我得法後才悟到這不是奇蹟,當時是師父救了我。師父說:「其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無數年以前就已經安排好的了,包括得法的人在內都不是偶然的,但表現卻和常人中的形式相同。」(《精進要旨》<驚醒>)。我是多麼的幸運,師父在我得法之前就已經在管我了,並一路保護著我。

(二) 得法的經過

二零零一年的一個禮拜天早晨,我九歲的女兒提議去BUKIT JALIL散步,我住的地方離那裏不遠,於是就同意她的提議。一到那裏,看到草坪上有人配合音樂做著一些動作,那具有穿透力的音樂深深的吸引著我,我竟然站了許久不想離去。這時有一位林先生向我走來,並告訴我這是法輪功,是一種修煉身心的功法;並且在短短的時間內教會了我五套功法,還送了我一些有關法輪功的光碟及資料。煉功之後,同修們又和我交流了如何修煉。他們慈悲、祥和的語氣、神態深深的觸動了我;我感到內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從此以後我就走上了修煉之路。

現在每當我們提到此事都覺的不可思議,因為當時中共惡黨正全面鋪天蓋地污衊法輪功,全部媒體都報導法輪功的負面消息,而我先生竟在這種情況下鼓勵我煉法輪功,我悟到這應該是師父慈悲,借我先生的話領我走向修煉大法之路。

(三) 跌跌撞撞修煉之路

由於個人不精進,學法不深,被邪惡鑽了空子,當我先生去了印度工作後,我也中斷了修煉,逐步重回以前沒三天好日子過的常人生活,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最後全身疼痛影響到不能走動。在兩個人的扶助下去了醫院,經過檢查,醫生說我得了骨質增生。我突然想到了法輪功,當時已經好長時間沒有煉功了。然而就在我連續煉功三天之後,所有的疼痛竟然完全消失了。師父的慈悲再度點化了我,讓我見證到大法的威力,我當時感到萬分的慚愧。師父將這部大法送到我面前,我竟然不知珍惜。從此以後我對大法堅信不疑,每一天和先生一起讀法煉功,互相切磋,我們還到印度各地去洪法。

(四)在印度洪法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維護大法的作用是無法圓滿的,因為你們與過去和將來的修煉都不同,大法弟子的偉大就在於此。」來印度後一直在家裏煉功,為了讓更多人能夠得法、了解真相,我們決定每天早上五時到七時去附近的小公園煉功,同時展示印度文介紹大法的資料(從新德裏印度同修處得來)。

有一段時間有七、八位當地人學功;就這樣也有一年多的時間了。但是進來煉功的人愈來愈少,我就有些信心動搖,很想回吉隆坡參加同修的洪法及講清真相活動,認為這才是大法弟子該做的。我先生告訴我一切順其自然,並說在吉隆坡已經有許多同修在參與講清真相,但是要在印度這個小地方能有一個煉功點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為通過我們每天的煉功可以讓許多當地人知道法輪大法,那就像在他們的心中播下了一粒種子。有一天,如果他有緣在其它地方再次與大法相逢,可能因而走上修煉之路。

我聽了這番話,想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我能在印度這一角落洪揚大法也是師父安排的,我們應該認真的堅持做下去,讓這小鎮遍地開花 。

(五)在吉隆坡講真相

雖然我每次從印度回來我都會去參與講清真相,但是這次我參與中國同修在旅遊景點,獨立廣場的講清真相活動,卻有完全不同的心得體會:

講真相時我都是本著最純淨的心態,請求師父給我加持。面對眾生,我的智慧源源不斷,甚麼都敢講。有一次有不明真相的導遊叫來警察,當時會講馬來語的只有我,我沒有害怕,而是迎上去講真相,其他同修在旁邊為我發正念。我先出示了自己的證件,然後對那兩位警察講:「法輪功對身心健康,教人做好人。我自己本來都癱瘓了,可是煉了法輪功三天之後就全都好了。你看現在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都支持法輪功,在印度好多人都在煉啊。這樣好的功法,在中國卻不讓煉,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去賣,他們在殺人哪,沒有了人性,任何有良心的人都會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這時,在一旁的大陸同修把真相資料,和法輪功在馬來西亞的合法證件遞過去給警察。我們配合的非常好。

開始那兩個警察的臉色很不好,對我們不友善。可是隨著我講,他們一直在點頭,態度也越來越好,連說:「法輪功是真的好」。過一會兒,他們來了四個上司,他們就彙報說法輪功很好,最後再也沒有趕我們。此後,有時就算有警察在旁邊,也不干擾我們講真相,這樣對中國遊客就更有說服力,讓他們看到國外都是自由民主國家,警察都支持我們。所有的大陸遊客都看到我們和警察友好的交談。在講清真相過程中堅持走了過來。

對待導遊,我除了講真相,還會加上「我知道這是你們的工作,但你們都知道法輪功好,中共迫害法輪功,所以你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遊客拿資料,也不影響你們的工作。」這樣他們大都理解,不再阻止我們向遊客講真相。甚至有一位導遊聽了這一番話,還叫兩位遊客退黨。

面對大陸遊客,我也是從煉法輪功後身體康復講起,繼而談到中共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我說:「全世界,比如在印度,就算有人不富有,可是他們的人民甚麼都能說,那才是民主;你們在中國,就算你有錢,可是你敢說一句法輪大法好嗎?你們在共產邪黨的控制下根本沒有自由的。你們看看這些吧… …。」說著我就遞過去《九評》和其它真相資料。這樣,原本不接的人都接了。

無論天氣再熱,太陽再猛烈,講真相的時候我都把墨鏡摘下來,因為我要讓聽真相的人看到我的眼睛,讓他們看到我說的都是真話,都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我說;我站在太陽底下曬了幾個鐘頭,做甚麼,就是為了要告訴你們一句真心話,法輪功在中國還繼續受到迫害,如果停止迫害,我們也不用出來講真相。我從法輪功中受益,我就是要告訴你們一句真心話, 「法輪大法是正法」。

以上是我修煉過程中個人的心得體會,不足之處,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大家。

(馬來西亞法會發言稿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