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得法的大法弟子,沒有參加過師父的講法傳功學習班,但有幸的是還能夠迷途知返,在大法遭到邪黨迫害之時走進了大法修煉,同樣沐浴了師父的浩蕩佛恩。

那時我的妻子搞行政工作,長年下鄉,因而我的工作之餘忙於家務,無暇顧及其它。一九九八年妻子調回身邊,我重負盡卸,卻又感覺無所事事。那時供消遣的門道可多了,搓麻將,跳舞,釣魚等等,但這些我都不感興趣,既要花錢,又費精力,權衡之下,選擇了煉功。可氣功在當時也是花樣繁多,叫人莫衷一是。

有一天,我偶然看到一塊關於法輪功的簡介展牌,上邊所說正合我意:一是學費分文不取,二是動作簡單易學。至於說強身健體的功效如何如何,我也不敢全信,心想有前邊兩條就好,起碼不會折本。於是,出於消遣的目地,我起了修煉大法的念頭。

本單位一位同事慎重的給我一本《轉法輪》,用白紙包著,用雙手捧著。我心裏還竊笑:何當如此!那幾年我正年富力強,雖然說不上功成名就,但先後也有幾樣作品見諸報刊(儘管有些同事毫不客氣的指出那些大部份是水貨),心裏正美著呢!於是,我帶著東方妒忌和挑剔的眼光讀起了《轉法輪》。當初這些幼稚可笑的心理現在不敢回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儘管如此,師父並沒有嫌棄這個愚魯而狂妄的我。一九九九年五月三十一日這一天,我第三次懶洋洋的到廣場煉功,煉完功後我習慣叼上一支香煙,悠閒的瀏覽著街上的廣告。突然間有一種頭痛頭暈的異樣感覺,儘管不到一分鐘又消失了,但我的腦海卻迅速翻騰起來:這不是師父在點化我嗎?煉功人不能抽煙;這個信息是怎麼來的,如果別人這麼說我還不相信,可是我的感覺不會騙我呀,可見師父真有法身在,而且有一個在看護著我;三尺頭上有神靈這話不假,我那被教化的無神論卻是個道道地地的大謊言!這一天正好是世界戒煙日,我心裏默許:從今天起,正式修煉法輪大法,跟著李洪志師父不動搖。

二零零三年,為大法遭誣陷鳴不平,我獨自一人出外刷寫了一些標語,被邪惡鑽空子將我綁架非法關入當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自己受了迫害,也做了錯事,常常感到深深的內疚。但師父見我正念尚存,便用一個奇妙的方式點化我。

一天,同監室裏的一個少年犯興奮的告訴我說他做了一個與我相關的夢,說廣場中央停放一架大飛機,裏面已經坐滿了人,只剩下一個空位子,當我剛剛匆忙的登上飛機,飛機就起飛了。還說我在進門時跌了一跤。對於做夢者來說,可能覺得很奇怪,很有趣,但在我這裏,卻引起了震驚:這不明明是師父借他的夢告訴我,我的執著太多,太危險了!儘管我身在牢籠,師父仍在看護著我。我內心對師父無比感激。

二零零七年,單位企圖繼續利用職稱問題脅迫我。那天我正準備上班,有人找我說領導叫我去一趟。我剛出門,突然間腿肚子像被鐵鉗子狠狠的夾了一下,頓時疼痛難忍。是怎麼回事,平白無故的痛?我意識到領導找我一定是不好的事。果然,他們先以「關懷」的口氣繞著圈子「開導」我,到最後明確地說:不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保證」你的職稱不發放(副高,級差三百多元)。我的職稱已無端的被扣押了這麼多年,當然希望早點拿到手,但我心裏有個底線:叫我放棄大法是絕對不可能的。於是我理直氣壯的拒絕了他們的非法要求。當然我的正氣和力量全都來源於大法。最使我感動並永久難忘的是,師父不放心,怕我守不住,故先行一步,出門時給了我一個警示。

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在師父的看護下,我的那個職稱最後還是我的。

在常人的廟裏邊也常常看到「有求必應」的牌匾,那是常人為私為我的訴求,最後即使得到了一點,也是得不償失,因為常人看不到能滿足他們私慾的都不是好東西,他們是要付出沉痛代價的。我們的師父時時在幫助弟子,為弟子付出卻不要弟子任何回報,諸如安排弟子的修煉道路,承擔弟子的巨大業力等等。我沒有開天目,這些我看不見的我還不說,就我看的見的也是數不勝數。

例如有一次,我回農村老家去,傍晚接到電話要我回住居地辦事,可是那時末班車已經離去。當時我想,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沒有時間限制,就打起行裝往車站走去。老家人說,今天肯定走不了了,我說試試吧。路上,我默默的跟我師父說話。待我走到車站,還沒等上三分鐘,一輛客車朝我開來,好像專門為我準備的,因為車上沒有第二個乘客。

「曾經之我有個家,幸福美滿令人誇,如今妻離子也散,只因向善被人抓,棒打鴛鴦誰之過,請君說句公道話。」這是我前些年寫的一首自傳性的打油詩,為了便於述說,引來作為下文的一個背景。

由於承受不住邪惡迫害的壓力,不修煉的妻子二零零三年與我分手,二零零六年改嫁他人。既成事實之後,我又迴避不了眾多熟人對我從組家庭問題的關心。當然,單位領導的關心包含有同情和監督兩層意思;而同修的關心雖然是純潔的,卻有找和不找完全相反的兩種意見。自己的修煉狀況也讓我拿不定主意,猶豫不決。我做了一個夢:幾個農村伙伴和我一起在田裏割稻子,大家有說有笑,勁頭十足。可我回頭看的時候,發現他們割的乾乾淨淨,鋪的整整齊齊,而我割的谷茬參差不齊,鋪的也很凌亂。我雖然正在自覺返工割著二茬,但別人進度很快我就會落後。夢醒之後我仍然不得其解:這夢中的農事與我的婚事有甚麼關係嗎?待我細細捉摸,再與同修切磋,恍然大悟,相互擊掌叫絕:無論是人生季節還是修煉進程,我們都已步入秋收時節,我們只有搶割搶收的份。

我又一次幸福的領受了師父賜予我的關愛與慈悲,同時也感到自己至今尚存如此差距而羞澀。我謝絕朋友們的這類關愛,一心一意的走好今後的修煉之路,以更多的精力做好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不辱使命,早日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