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島國保大隊王憲增、呂平、徐英斌等歹徒犯罪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河北省秦皇島市國保大隊(610辦公室,後為掩蓋迫害法輪功的事實,更名為國保大隊)的王憲增、呂平、徐英斌等人,幾年來追隨中共惡黨邪教迫害法輪功,不斷肇事,目前我們已掌握的證據中,直接被他們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有兩人,一人高位截癱,多人被不經任何手續非法關押、勞教,這裏我們將向國際刑事法庭和國際人權組織提供他們的犯罪事實中的一部份,希望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幫助。

(一)楊玉珠被迫害致高位截癱

2003年,王憲增、徐英斌任610的正、副處長,辦公室的位置在秦皇島海陽路早市附近一棟辦公樓房的六樓,他們兩個都是心狠手辣,為了迫害法輪功還在社會上雇了幾個殺手,這些人打起法輪功學員來非常兇狠、殘暴,他們的辦公室(在6樓)就是打人的酷刑場。

6月7日左右,國保大隊和公安勾結,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僅這一次就綁架了70多名(楊玉珠、楊玉福、孫揚、謝景珍、吳文峰等),刑訊逼供,嚴刑拷打,幾乎每個學員都不同程度的遭到毒打、酷刑,有的人全身都是傷。在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同時,非法抄家,造成經濟損失幾萬元。

2003年6月12日,秦皇島50多歲的女法輪功學員楊玉珠被綁架到610辦公室。此前,楊玉珠一家因堅持信仰姐妹三人及兩個外甥女孫揚、孫紅就被多次非法綁架,孫揚、孫紅被非法勞教,楊玉珠的一個姐姐被迫害的雙目失明,胳膊被打折,楊玉珠本人曾被迫流離失所,惡人為了抓到她,卑鄙的把她誣陷成「殺人犯」通緝。

這次楊玉珠被綁架後,610讓她做偽證,她拒絕,因此受盡了酷刑折磨。王憲增、徐英斌親自逼供,他們倆和那幾個打手共七、八個人拳打腳踢,用棒子打頭,她頭上被打出像飯碗大的血腫包。暴打之後,又把她按在地上用穿著皮鞋的腳踩著她戴手銬的手,來回在地上碾,然後再拉著手銬在地上拖。之後又用細尼龍繩密密的一道一道的捆綁胳膊往後擰成飛燕形,捏住鼻子往嘴裏灌水。這樣折磨了幾個小時,楊玉珠已被打的遍體鱗傷,完全失去人性的暴徒們還威脅說:往死裏整。

6月13日上午9點,楊玉珠經過了一夜的酷刑折磨,惡人們打累了暫短休息,一會兒,他們又想來折磨她,由於不再想承受酷刑,她從6樓王憲增的辦公室窗戶跳下,造成全身骨折,秦皇島人民醫院確診為高位截癱,至今癱在床上。

事情發生後,610的惡徒們怕承擔責任,一邊對外利用撒謊掩蓋它們犯下的罪行;一邊說假話裝成悔改的樣子,來欺騙法輪功學員,達到不起訴他的目地;一邊不間斷的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藉此向中共撈取向上爬的資本。

(二)丈夫被勞教,妻子被送進洗腦班,三歲幼兒無人照看

董俊明,是秦皇島河北科技師範學院(原秦皇島煤校)的一名職工,軍隊轉業幹部。1998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九九年邪黨鎮壓法輪功以來,多次遭到無理迫害,被非法關押、抄家、酷刑折磨。

2002年夏,董俊明單位領導又一次找他,逼迫他放棄修煉大法,董俊明因此被迫流離失所,過上有家難回的生活。

董俊明的妻子王樹梅,在丈夫流離失所後,全職在家照顧當時年僅三歲的孩子。惡人們為了抓董俊明,學院保衛科的人在小董家周圍監視。2002年9月底的一天早晨,王樹梅推著自行車帶孩子出去,被守在門口的學院保衛科的人糾纏。過了一會,開來一輛白色的汽車,從車裏下來秦皇島610的人,說要開「十六」大了,王樹梅必須到昌黎洗腦班「學習」(實際上是強行轉化)半個月。

王樹梅被迫回家送自行車,進家後王樹梅關上門說:「我今天哪也不去,孩子這麼小,沒和我分開過,自從小董走後,你們就不停的騷擾……」就這樣僵持了有半個小時。突然惡警將門踹開,蜂擁而進,610頭子王憲增大罵王樹梅,並揪住她的頭髮,他們把驚恐的孩子搶走,將王樹梅雙臂在背後戴上手銬,拖到客廳。為了怕她出聲,惡警們用手巾塞進王樹梅嘴裏,她吐出來,王憲增又塞進去,還用不鏽鋼湯勺把兒往王樹梅嘴裏使勁塞,小王的頭髮被拽掉許多,不知哪兒流出的血滴在衣服上。當時有很多鄰居圍觀。就這樣,在2002年9月30日左右,王樹梅像人質一樣被非法綁架到秦皇島昌黎洗腦班。說是半個月,可是直到2003年8月29日才放人。

2003年6月,秦皇島610綁架董俊明,不經任何手續將他送進臭名昭著的唐山荷花坑勞教所非法勞教。

母親王樹梅被綁架的一幕,給3歲孩子的心靈造成了極大傷害,嚇得二十多天晚上睡覺時從夢中驚醒,哭鬧不止,見到小汽車就以為是抓人的,董俊明父母都是60多歲的人,無生活來源,為了養孩子,不得不帶著孩子出去嘣爆花(食品)度日,不分季節從早上6點出去,晚上天黑才回。孩子睏了,就在放工具的小手推車上睡,來了生意,就把孩子放在石板上睡。

(三)弱女子張彥被三次上繩

張彥,女,35歲,秦皇島耀華集團建安公司會計師。2003年1月中旬因向同事贈送真相資料,被舉報到設在武裝保衛部的「610」辦公室。武裝部部長許××、工作人員董連中到建安公司查問,她抵制搜查,被綁架到秦皇島公安一處的「610」辦公室。公安處副處長徐英斌和其他兩名惡警,分別三次對柔弱的小張上繩用刑,逼供不成,於1月17日左右,處長王憲增讓徐英斌將小張送進秦皇島第二看守所。1月30日放人時,惡徒要求家人交押金1000元。

(四)洪飛、劉淑敏被迫害致死

2006年的3月7日晚上8點左右,國保大隊大隊長王憲增和手下呂平又演了一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悲劇。在他們的直接指揮下,道南派出所惡警王明學等非法闖入秦皇島煤廠小區20棟一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抄家,暴力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這次被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之一洪飛,男,20歲左右,河北某大學學生,在惡人們非法闖入時,他因驚嚇過度而昏迷,惡人們根本不管這些,強行把他拖上車,車行一段時間後,見他狀況不好,就把他扔在街上,並用棉被蓋住,洪飛就這樣因無人搶救而凍死街頭。第二天,惡人們謊稱有人報案所以通知找家屬,以此來掩蓋虐殺的罪惡。

這次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之一劉淑敏,女,50多歲,看到惡人闖入屋的殘暴行為,嚇的吐了兩口血,隨即暈倒,惡人不顧這一切,強行把她送到秦皇島第一看守所,時間不長就離世了。

國保大隊為逃避迫害死人的罪責,向省級彙報,又在媒體上造謠說法輪功給人治病致人死亡,又說甚麼進屋時人已經死多日了。在此問一下,如果人已經死多日了,為甚麼還要把一個送到第一看守所,一個扔在街頭?劉淑敏患有癌症,已被醫院確診,說是只能活三個月,在這種情況下,她開始學煉法輪功,迫害死時已超過醫院的三個月說法的半年之多,如果不是國保非法闖入迫害,至今仍然活著。按照國保的邪理,用法輪功治病,不讓上醫院去治病,才導致她死亡,想問一句哪個醫院不死人呢? 你們為甚麼不抓?

(五)吉慶余被酷刑折磨,哥哥因此精神失常

2006年3月10日,國保大隊呂平等惡人非法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吉慶余,企圖把煤廠小區迫害死兩個人的罪責推到他身上。惡人對吉慶餘刑訊逼供,用各種酷刑折磨他,逼他交待他根本不知道的事情。

吉慶余的哥哥吉慶有,也是法輪功學員,99年中共邪黨鎮壓法輪功後,吉慶有多次被綁架,身心都承受了巨大的痛苦,這次聽聞弟弟被綁架,一下崩潰了,精神失常,給家庭帶來很大的痛苦。

在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吉慶余被送到秦皇島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一段時間後才被放回家。

(六)主治大夫被迫害奄奄一息,後又被非法勞教

2006年3月10日下午,下了夜班的秦皇島市中醫院放射科主治大夫常力中正在家休息,3點左右,他接到中醫院領導電話,以派他到外地進修為名,讓他到醫院去一趟,常力中剛一開家門,就被早在門外等候的國保大隊的惡警們綁架了。同時對他家進行非法抄家,抄走了兩個筆記本電腦、打印機等許多私人物品和現金,價值幾萬元。

常力中遭到國保大隊的暴力毆打,戴手銬、腳鐐、野蠻灌食,僅六天時間人已折磨全身、手、腳、頭部嚴重腫大,人不能說話、不能進食、不會走路,處於昏迷狀態。惡警怕擔責任,才把常力中放回家,回家時,呂平竟當著市工委及其妻單位領導的面宣布說:「小常沒事了,回家好好養養,養好了再上班」。可是事隔1個月的5月11日,常力中身體剛剛恢復,國保大隊惡警們在中醫院的又一次配合下,非法綁架了他,並不經任何手續直接押送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1年半,現在常力中仍被非法關押。

(七)廉寶昌被迫害流離失所,國保大隊栽贓不成騷擾其妻兒

呂平、王憲增等人,為了掩蓋害死兩人的罪惡,一面對上面、對百姓繼續說謊,一面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妄圖以此封住人們了解真相的途徑,窮凶極惡的圖謀把一切栽贓在法輪功學員廉寶昌身上。

3月7日,也就是在迫害死洪飛和劉淑敏的當晚,呂平指使道南派出所也騷擾了廉寶昌家,廉寶昌從此被迫流離失所,這樣,國保大隊還與廉寶昌所在單位秦皇島港務集團公司的公安局勾結,加調人手,圖謀綁架他,致使他家中只剩下沒有工作的妻子和正在上學的兒子,度日非常艱難。

2006年4月25日下午,國保大隊惡警、道南派出所王明學等人再一次非法闖入廉寶昌家進行騷擾,並對他家非法抄家,抄走《轉法輪》書和「明慧週報」等私人物品,並以協助調查為名,圖謀綁架廉寶昌的妻子,後因她的抵制而放棄。

廉寶昌至今下落不明。

(八)化智凱被非法勞教,家門多次被撬

化智凱,秦皇島高級技工學校的教師。 2006年4月21日上午,秦皇島國保大隊、玉峰裏派出所夥同高級技工學校保衛科科長葉軍等,以回訪、看他現在有沒有轉化為名,在沒有任何手續、沒有通知家屬、連他的其他同事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秘密綁架,隨即被非法抄家,人被送保定勞教所非法勞教。

化智凱被綁架後,家中只剩他的妻子,由於他的妻子要上班,加之有時在她媽家住,所以家中經常沒人。在家裏沒有人的情況下,其家門多次被不法人員撬開。一位目擊者說:「有一次發現不明身份的人把他家的門撬開進了屋子,好像在找甚麼東西,後來又發現了兩次。我看到是便衣,心想這是甚麼社會呀?人都給非法關押了,還像強盜似的撬門擰鎖,簡直是個活土匪。」 撬門的人到底是誰?與國保大隊是甚麼關係?我們一定會追查到底。

(九)蘇文忠曾遭到無理綁架

2006年7月10日上午,秦皇島建設銀行職員蘇文忠正在上班,門衛通知有人找,蘇文忠到門口後看到有幾個穿便衣的國保大隊人員,他們把蘇文忠強行戴上手銬,說「跟我們走一趟」,然後就強行把他塞進警車。車行途中,蘇文忠因身體不適而嘔吐,也無人過問,也無人告知為甚麼被綁架,要去哪裏。後來才知道要被送往保定勞教所,他已被勞教2年。由於種種原因,蘇文忠現已回家。

國保大隊,你們這幾年中幹的流氓事還不止這些,我們會盡全力搜集,早日把你們繩之以法。

在這血寫的事實面前,我們想問問你們,你們的這些事符合哪一條《憲法》及法律程序,你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非法抄家、索取財物、行賄受賄、犯有人命案,你們為甚麼不服法,是誰給你們的權力來踐踏人權信仰、破壞憲法賦予人的權利的呢?你們不是聲稱以法治國嗎?你們不也是國家的公民嗎?為甚麼不執行法律呢?法律是給誰定的,你們可以超越法律之上嗎?你們現在的公安系統,從上至下,哪一個不是在往兜裏撈錢,有一點權的,哪一個沒姘頭?哪一個不嫖娼,你們為甚麼不被抓哪?因為你們的惡黨就是從流氓起家的,你們是被這個流氓中共護著在幹壞事,你們維護的就是流氓體系,你們不斷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就是要向你的流氓中共報功領賞,相互來達到你們各自的利益。

不要以為你們所有的卑鄙的行為不會被人知道。可曾想過古語說的好:三尺頭上有神靈,都給你們記著呢!我們已經著手起訴國保大隊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相關人員,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如不立即住手,彌補過失,將立即遭到天譴,那時你們得到的結果一定是惡報!機會不會總有,我們將把你們的罪行陸續整理出來,在此也呼籲知情者提供更加詳實的受迫害情況,以便把惡人送上歷史的審判台。同時我們也告訴善良的人們不要再相信國保大隊的一言堂, 伸出援手,和我們一起制止這場迫害!

現提供呂平的個人資料如下:
呂平家庭住址:秦皇島市海港區和平大街金龍花苑─3棟1單元202室
呂平的妻子  董燕 手機:13833589652 辦公室電話:0335-5917556 工作單位:秦皇島玻璃設計院 人力資源部部長 (海港區燕山大街269號)
呂平的父親 :呂啟周 母親:史寶元,都是秦皇島玻璃設計院退休職工 家庭住址:秦皇島海港區燕山大街269號建玻裏1棟1單元5號
呂平的岳父母住址:海軍秦皇島民族路幹休所
呂平的弟弟  呂天  秦皇島玻璃工業研究設計院 秦遠機電公司 單位電話:0335-5917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