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秦皇島市一個普通家庭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9日】在河北省秦皇島市有一個普通的家庭,有五人修煉法輪大法。在1999年7.20以前,一家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家庭矛盾少了,歡笑多了,老人因為修煉法輪功全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飛。

父親原來有腰椎盤突出,腰疼起來就癱在床上不能動;母親沒有工作患老年氣管炎,每年的醫藥費都得幾千元,可是多年都醫治不好。這給本來就不十分富裕的家庭帶來很大的經濟負擔。

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70多歲老兩口原來的老年氣管炎、腰椎盤突出都好了,近九年來一分錢的藥費都沒花過,家庭和睦、兒女孝順,而且沒有上過一天學的母親能夠通讀《轉法輪》

2001年8月,老人突然得了腦血栓,嘴歪了,一隻手不靈活,又發燒、又拉肚子,沒吃一片藥,可是五天後,竟然和孩子們一起去海邊了。當時不修煉的女婿就在身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他更能理解自己修煉的妻子了。以後老人跟所有的親朋好友都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女兒原來體弱多病也神奇的好了,而且臉上的妊娠斑都消失了。大法的神奇在這個家庭中都展現出來,使他們全家對大法更加堅定了。

可是,殘酷的鎮壓給這一家人帶來巨大的痛苦和災難。

小兒子畢久民,男34歲,畢業於石家莊鐵道學院。父母含辛茹苦從農村把他供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邪惡的鎮壓開始後,因為畢久民曾當過秦皇島輔導站的副站長,單位要求他在工作與修煉之間選擇其一,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修煉,並在99.7.20去北京為法輪大法上訪。1999年8月底,畢久民新婚後幾天就和妻子駱志遠再一次去北京證實大法。此時家裏承受也很大,派出所多次到家裏找人、抄家,文化路派出所(原為人民裏派出所)、文化路居委會常到家騷擾,老兩口擔驚受怕,經常在半夜被驚醒。

畢久民和妻子從北京被公安非法抓回來後,都被非法拘留一個月。畢久民在秦皇島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膠皮棒毒打致昏。大約在2001年10月,畢久民再次被邪惡綁架到秦皇島山海關小灣洗腦班。當天畢久民正念走脫,在外流離失所數月。

女兒畢豔珍,40歲,畢業於河北保定銀行學校,是秦皇島市工商銀行的一名會計師,品學兼優。畢豔珍工作出色,曾經給工商銀行挽回近20萬元的貸款損失。

在這場邪惡的鎮壓中,畢豔珍是這一家人中遭受迫害最嚴重的。在1999年7.20 就因為她負責每日教功、拿錄音機,被非法跟蹤、多次被紅旗路派出所、開發區公安分局非法傳喚。就在母親家被抄的時候,畢豔珍因為去市政府上訪被非法傳喚,每天到開發區公安分局報導,後來因為去北京半路被劫持到秦皇島某賓館監視居住(當時她丈夫正出差,年幼的兒子不在家),精神壓力很大。1999年10月,畢豔珍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在山海關看守所拘留一個月後又送洗腦班。因為拒絕放棄修煉,畢豔珍被單位停止工作。後來畢豔珍又被秦皇島市紅旗路派出所劉志純等非法從家中綁架到秦皇島第一看守所,拘留15天,期間遭受犯人、警察毒打,被戴背扣。

2000年,畢豔珍再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陳訴冤情,被非法超期羈押長達4個月,期間遭受第一看守所管教、犯人劉豔、林霞等的毒打。惡警在勒索了一萬元後,還要求她寫不煉功、不去北京的保證書。由於沒有放下執著,畢豔珍寫了不去北京的保證。6月後出來,畢豔珍發現自己錯了,於2000年7月,毅然走上了天安門廣場煉功,之後被非法關押在北京通縣看守所、河北香河看守所,期間遭受毒打、電警棍等酷刑折磨,後來被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第二看守所,10天後被非法送河北省唐山市開平區勞教所勞教三年。在勞教所畢豔珍受盡了殘酷迫害,9個多月,她只有3個月吃飯。在2001年1月16日至19日的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血腥鎮壓中,畢豔珍正絕食,被吊在柿子樹上長達10多個小時。2001年6月,畢豔珍被迫害的心力衰竭,由原來的120斤只剩下大約70斤,奄奄一息時,才被無條件釋放。畢豔珍剛從勞教所出來,秦皇島市610就指使市公安局二處周連國等和秦皇島市工商銀行單慧娥、宋金川等多次來家裏騷擾。

2001年12月,畢豔珍身體還沒恢復好,又被秦皇島市一處惡警俞曉軍綁架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第二看守所,家被抄,家裏的「愛華牌」錄音機被當作所謂的「作案工具」沒收,法輪大法師父法像、香爐、香、法輪大法書籍被抄走,皮包裏的180元錢和20元的郵票被惡警搶走,惡警因為畢豔珍在唐山開平勞教所寫的揭露迫害的文章被明慧網發表報復她。第二天由於畢豔珍父母、丈夫等家人的抗議,沒能把她送勞教所,於是惡警在第三天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第二次非法送畢豔珍到唐山開平區勞教所。在勞教所18天18夜不讓睡覺,她再次絕食絕水,100多邪悟的人輪流轉化她,為了達到讓她吃飯並轉化的目地,邪悟的人給她跪一圈。一個月後,被迫害得不行了才讓丈夫接回。

2003年6月,只是因為被抓的同修說認識畢豔珍,畢豔珍就被紅旗路派出所和海港區一科非法關押在第二看守所,五天後第三次綁架到唐山開平勞教所,因身體不合格,當天被放回家。

2004年11月10日,她再次被秦皇島海港公安分局呂平、國保大隊俞曉軍等半路綁架,並搶走了她的皮包手機等,直接到她家非法抄家,幾乎所有的屋子都翻遍了,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等被非法搶走,把她非法關押到秦皇島第二看守所。在非法審訊期間,秦皇島國保大隊的俞曉軍竟然說:「我不煉法輪功,我可以不說真話……」海港分局的國保大隊科長呂平還威脅畢豔珍:如果不交代,她丈夫就是同犯,他的黨員、領導工作都受影響。而且還說要到學校找孩子的老師等,讓她為家人想一想。在第三天,秦皇島610國保大隊和海港公安分局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把她非法送開平勞教所加重迫害。畢豔珍被酷刑輸液、野蠻灌食,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心臟病、腎功能衰竭,神志不清時,由秦皇島海港公安分局親自去人,帶其丈夫把她從唐山市開平醫院背回。

據說邪惡後來又到她母親那兒騷擾,而且因為她的情況被明慧網報導,610還給她丈夫打電話,丈夫看到妻子一次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岳母因為承受不住打擊病倒在床上,自己工作很忙,兒子沒人照顧,義正辭嚴的對惡人說:「人都快被你們迫害死了還不許說話!」惡人說:煉功就違法。他回答說:做好人,哪裏違法了?!惡警毆打、酷刑折磨我妻子才違法!

以上是河北秦皇島市修煉法輪功一個普通的一家人的遭遇,像這樣的例子在秦皇島市還有很多很多,法輪大法弟子和他們的家人都承受了精神和肉體的迫害。在秦皇島臨河裏小區於淑雲一家有8口人修煉法輪大法,其中有3人(於淑榮、於淑梅和她女兒趙春玲)被非法勞教、1人(余淑榮的丈夫魏起山)判刑、余淑雲被多次綁架,當時因為有一個吃奶的孩子才倖免於被勞教,未成年的孩子被警察拘留,70多歲的老太太在天安門廣場被惡警當胸踹了一腳,差點背過氣去。在中國大陸這樣遭受迫害的家庭就更多了,有1000多人被迫害致死,無數人致殘、致傷。然而這一切卻發生在如今的中國,而且在利用著中國人自己人整自己人的內鬥方式在運作著,真是邪惡至極。

同胞們,善良的人、還有良知的中國人,當你們看到自己的同胞只是因為一個信仰、一句真話就遭受如此非人的迫害,您做何感想呢?趕快覺醒吧,快來了解法輪大法真象,你不覺得邪惡的造謠荒唐並且矛盾嗎?一會誣蔑法輪功學員都是「自殺升天」,一會又誣蔑法輪功學員有政治目的,要奪政權,60多個國家人都在煉法輪功,怎麼從來沒有自殺的事,也沒有說要奪政權呢?

我們希望更多的可貴的中國人能夠覺醒,能夠了解法輪大法真象,不要被江氏一夥的邪惡謊言欺騙,那些610和公安人員也不要違心的再充當工具了。五年的迫害,你們應該知道真象了,多聽聽大法弟子的勸告,他們是為了你們好,要相信人做了壞事一定要償還的。如果了解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知道大法好,還在被動的參與迫害就是明知故犯,罪更大,執行公務絕不是理由,更不應該成為迫害好人的藉口,作為一個人做事首先應該辨明是非,為甚麼你們迫害大法弟子不敢公開呢?其實你們非常清楚你們做的事不是好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