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島市王淑春2001年遭惡警李風義凶殘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7日】河北秦皇島市煤礦機械廠退休工人王淑春,女,今年55歲,修煉大法前是一個體弱多病,曾兩次癱瘓臥床不起的人,由於多年病痛的折磨,脾氣暴躁,玩世不恭,本人和家人都倍受痛苦。1997年12月喜得大法後,身體健康,精神愉快,家庭和睦幸福。1999.7.20以後,由於她不放棄修煉,並說明法輪功真象,曾被市610和廠610不法人員多次上門騷擾,跟蹤、電話監聽等,也曾多次被非法關押,遭受殘酷迫害。

現僅將王淑春2001年6月28號被綁架後遭受的迫害事實揭露如下:

2001年6月28號那天下午5點左右,由公交分局惡警田佩春(此人已上惡人榜)帶領三名幹警非法闖入王淑春家,進門不由分說的就開始非法抄家,搶走了她手抄的部份《轉法輪》,打坐墊及電話本,隨後把她綁架到市公交分局進行刑訊逼供。

惡警李風義在連續9個多小時的審訊後,凌晨2點多鐘,惡狠狠的對王淑春說:「別看你50多歲了,不交代我們照樣收拾你!不說我們有的是辦法叫你說。」在和田佩春等人策劃後,開始對這位老年大法弟子動刑。

惡警李風義開始抓住王淑春的頭髮在屋裏猛掄起來,再一手抓住頭髮一手拼命的打她的臉和頭。惡警田佩春在屋外喊「別打她臉,打頭!使勁打頭!」李義風打累了,坐那喘著粗氣,歇一會又開始打,這次像發了瘋一樣。當時王淑春被毒打痛得慘叫,李喊著讓旁邊一名幹警,快把地上抹布拿來塞她的嘴裏,不能讓她出聲。

那是一條滿是油土的骯髒的毛巾,已成黑色。王淑春拼命擺頭,惡警們就拼命往裏塞。這位老年大法弟子不吱聲了,惡警李風義惡狠狠的說:「你不吱聲好,等著吧。」

惡警們開始給王淑春上繩,就是用一條筷子粗的白尼龍繩一名年輕警察不忍心下狠手使得第一次沒勒成,李風義氣的大罵年輕人,你他媽的使勁呀!你得使勁勒!李風義使勁蹬著王淑春的後背,就像打包一樣,尼龍繩深深勒進肉裏,直到再也勒不動為止。一會兒王淑春的胳膊就成紫黑色,疼得死去活來。

惡警李風義還不罷休,穿著皮鞋猛的一腳踹在這位老年大法弟子的腿上,使其跪在地上,他又上前一手抓住頭髮,雙腳踩在她的腿上,腳上使勁跺,強迫跪著審訊,用這種邪惡流氓的手段,侮辱這位同修,使其身心受著雙重的迫害。

惡警們這樣殘酷迫害直到早晨,才把50多歲的王淑春關進鐵籠子裏,銬在鐵椅子裏,兩腿之間有鐵棍做的東西卡住,腿的平面又壓上鐵板鎖在椅子上,只要坐進去人就一動也動不了,固定住了,因為整個人被橫豎卡住,而且緊緊的戴著背銬。

王淑春被這樣銬在鐵椅子裏直到第二次審訊逼供。有時惡警李風義把她整宿銬在鐵籠子欄杆上,站不了也坐不了,時間長痛苦難耐。

就這樣惡警李風義連續折磨王淑春80多個小時,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剛進去時還給一頓飯吃,以後就停飯、停水。惡警李風義的殘酷迫害,使得這位大法弟子半年之內腦袋都是處在暈暈沉沉、迷迷糊糊的狀態,像個大鉛球一樣,胳膊2年多時間不能正常生活,稍不注意抬舉時就疼痛難忍,而且胳膊肌肉成一塊塊的僵硬狀,繩勒地方下凹,就是到今天也沒完全恢復正常。

惡警李風義還在審訊時強行拿走王淑春家的鑰匙,在她家沒人的情況下,第二次非法抄家,抄走了大量師父的經文、橫幅等物。三年多過去了,鑰匙至今未還。在這期間,他們還同時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沒有任何家人的情況下,找來開鎖大王非法闖進她女兒的住所,抄走大量大法資料和用品,並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非法住進三天,等候抓捕去她家的大法弟子。王淑春年邁的父母得知消息後,身心受到很大打擊,父母只要聽見警笛聲和看到警察警車就全身哆嗦,說不出話來;老母一病臥床不起幾個月。

在80多個小時的殘酷迫害後,惡警把王淑春劫持到秦皇島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近三個月之久。由於酷刑的折磨使得王淑春雙膝越來越腫、錚亮,像個小孩的頭一樣大,她整天彎曲著,不能直立,也不能下蹲,疼痛得長期睡不著覺。當向看守所反映時,有的幹警看後都感到驚訝。

惡警李風義不僅對王淑春進行殘酷迫害,據一位幹警反映,李對堅定的大法弟子武興菲迫害的更殘忍。這位有正義的幹警氣憤的說:「武興菲被他打的全身沒一塊好地方,真是血肉模糊,要不是親眼看到,真不敢相信能把人打成那樣,兩個人架著她走路也只能一寸一寸的向前挪動,太慘了,李風義這麼幹到底想幹甚麼!?」

以上是已知道的惡警李風義對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大法弟子的部份迫害事實。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是天理,惡警李風義逃脫不了歷史對他的審判。已遭惡報的惡警惡人也不在少數,望還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為了你們和你們的家人立即停止你們的罪惡行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