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看守所看中共的邪惡本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中共惡黨時刻對中國人民灌輸著其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時間長了,它溶入人的思想中,溶入人的大腦中,溶入人的細胞中。使的中國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不同程度的表現著中共惡黨灌輸的毒素,使人失去了善念,良心和道德。

下面就談談我在看守所見到的公安幹警的所作所為,因我曾經被中共邪黨從一九九九年~二零零二年非法抓進唐山市唐海縣看守所三次,這裏就是人間地獄,是社會上最黑暗、最殘暴、最低下的地方,是人性惡的一面在那裏完全暴露無遺的地方。進了看守所第一件事,就是逼你拿出錢交所謂的各種費用。其真正的是供養幹警和牢頭獄霸的奢侈生活,所用的日用品、食用品高出外面的幾倍,只要誰有了錢就會被逼著買東西。犯人們怨聲不斷。有一次全所的犯人們聯合起來後甚麼也不買,煙也不吸了,抗議這件事情。時間長了,衛生紙用完了,所裏就是不賣,就這樣威脅犯人,沒有辦法,犯人們每次上廁所都自帶洗臉盆去洗。

有一天中午,一個犯人多拿了一個窩頭(規定給兩個)就遭一頓毒打,而且還給戴上了手銬和腳鐐,中午喝的青菜清湯裏螞蟻,蟲子能找到幾個,如果上面來檢查時就會大有改善。

那裏的幹警很多都收禮,無論是錢、物都要,我們和犯人們呆的時間長了,慢慢的都會說他們給了誰多少錢,多少條香煙,有的人收了禮不辦事,有一天我的朋友通過人際關係找到所長見了我一面,當著我和所長的面兒把兩包東西送給我,所長滿口答應,等朋友走後,這些東西就不知去哪兒了。有一法輪功學員請一個很熟悉的幹警買一件生活用品,給他五十元,實花十元,剩下的四十元說是沒有零錢,就完事了,還有一個同修的妻子去看丈夫,給所長二百元錢要他交給丈夫,所長滿口答應。等丈夫出來後問此事,卻甚麼也不和道,我們知道幹警們愛賭博,可也不能拿著這樣的錢做賭資啊!

指導員孫月昌,他也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被抓是冤枉的,為了執行上級的命令,把一個六十多歲正在打坐煉功的老太太,揪住頭髮扔出去幾米,把頭髮一撮一撮的揪下來,冬天讓法輪功學員戴著腳鐐在雪堆裏煉功,中共現在不是講「執法為民」嗎?大家看看,這不是執法犯法,執法害民嗎!

有一個刑事犯因酒後盜竊被抓到公安局,按他的罪應該判一~二年的刑期,可幹警們連哄帶嚇某某、某某事件是不是你幹的,這些你都承認了,表現好,我們給你彙報一下,對你這案子會減輕,最後被逼無奈,失去理智,幹警說甚麼是甚麼,他沒上過幾年學,一般的字都不認識,不會寫,等到判決書下來時傻眼了,刑期為六年,他三天沒吃東西,晚上在被窩裏偷偷的哭,妻子知道後非要和他離婚,他後悔大罵共產黨不是人,不該相信他們。所謂「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那都是用來騙人的。不怪說看守所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寧挨三鎬把、也不聽共產黨的一句話」。這話確實不假,而那麼多沒有破的案子,現在終於破了,他們自然邀功領賞去了,這就是上邊騙下邊、下邊瞞上邊、互相欺騙、最後吃虧的是老百姓。這也正應了「九評」裏的一句話:「誰在甚麼事情上相信了共產黨,誰就在甚麼事情上斃命」。

在一次打黑除惡行動中抓了幾個本縣惡勢力的頭目,這些頭目一到看守所,裏邊的犯人可就遭殃了,頭目們的一切生活都由犯人們伺候,稍有不當拳打腳踢。洗臉,刷牙,洗衣,洗澡,按摩,等等,到了夏天晝夜不停的給他們扇扇子,煩了要給他唱歌,講故事,他吃的東西全都從外邊來,有時幹警給他們買來,然後把他們叫到值班室一起吃,按國家法律規定,犯人在沒有判刑之前是決對不允許和外邊聯繫的。在這裏就行不通了,犯人們自己帶手機。有一次,幹警帶著一個小黑頭目來到我們室裏,當著我們的面給其手機打電話。還有一次,抓了一個盜竊團伙,幹警開門坐在監室的床鋪上指揮犯人羞他們,這也是中共獨裁者在公安幹警身上的真實反映。無法無天,權大於法,政匪一家,共產邪教的特點是:「假、惡、鬥」。這與法輪功的「真、善、忍」是格格不入的,這也是不能容納法輪功的原因之一。

在這裏我只是寫了一個縣級看守所的幾個實例,在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各個領域是不是也會不同程度的反映出共產邪教的東西來呢?當然,只要我們細心觀察,去看「九評」,用「真、善、忍」去衡量,保證能有正確的答案,也會使人驚醒,從而遠離邪教中共,選擇「三退」,為自己保個平安,不被歷史淘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