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隔閡 形成一個整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有同修建議我寫心得交流,開始我不太願意寫,因為我認為我的心性沒有真正提高,在具體的正法項目裏沒有甚麼成就。然而,這個缺乏寫心得交流的動力,也是源於懈怠、惰心以及名利心等執著心──不想承認自己沒有取得修煉上的巨大的成績。

隨著法會的臨近,當我有空時我發現自己很容易被電視和名人訪談之類的節目所吸引。一個同修打電話給我,鼓勵我寫出修煉體會。這是第二次有同修跟我提這件事,儘管我仍然有些猶豫,但我想,這也是師父的點化,鼓勵我與同修交流。

一個同修對我指出,我應該從幫助整體提高而不是自己個人的方面來看待這個交流。

我想與大家交流一下關於如何在蘇格蘭作為一個整體相互溝通以及在救度眾生方面的一些努力。兩年來,愛丁堡的大法弟子似乎分成了兩組──一小組學員能夠經常在一起學法,另一些學員因為太忙而不能來參加。

儘管這一小組學員能夠在一起學法,我們也是「私下裏哥倆好、哥仨好」,正如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所提到的那樣。在我心裏,我對一個不來與我們一起學法交流的中國學員真的有點隔閡,儘管我知道他們很忙。我責怪他們不來參加我們的小組學法和交流,同時對他們不來加入我們的小組,我又感到鬆口氣,因為我怕這個學員指出我不想放棄的執著。我總是有這麼一個觀念,這個學員不想與我說話,因為對那些與我關係「密切」的學員,我有太多的人的情,因此他們認為我的心性很低。但對他們因此而忽略我不想與我交談,我又心懷怨言。我既沒能真正做到向內找,來挖根,以解決這個問題,也未能真正的從其他學員的角度來審視這個問題。這個隔閡導致了長期以來我們之間沒有溝通與交流。

我們之間發生過一次爭執,就是從那以後我們不再交談,我覺的心裏不舒服。

我能看到我的缺點之一是,我喜歡與人們親近,反過來我期望人們也能像我一樣用類似的方式溝通與表達他們自己。以我說的這個中國學員為例,我不覺的親近,我也不能理解他們的溝通方式。從而導致我經常對他們誤解因而對他們有些看法。

因為我們是正法修煉,我的理解是,我們個人的修煉狀態會影響到學員有效的講真相和救度眾生,同時,如果大家作為一個整體能夠合作溝通的好,又會對本地區乃至全國的證實法工作起到好的影響。

以愛丁堡的情況為例,儘管這分開的兩組學員都就中共活體摘取器官的暴行向本地媒體講真相,我的理解是,因為在學員之間溝通的隔閡,削弱了作為一個整體的正念,這就是被邪惡利用的漏洞。因此,媒體沒能夠就此暴行發表一篇文章。

然而,隨著愛丁堡藝術節遊行的臨近,我們決定舉行一次全蘇格蘭學員的網上學法,討論如何作為一個整體改進我們的工作。 這個中國學員和我都參加了,並交流了我們的不足,以及我們如何就我們之間的隔閡而負責。這個學員指出了我對我丈夫以及其他學員的人的情是如何妨礙了講真相的工作,我接受了這個批評。我沒能真正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而是首先享受人的東西。對這次開誠佈公的交流,我沒有心懷怨言,反而這次交流,消除了我們之間的隔閡,清除了我頭腦中的不正確觀念。在我們的交流中,我們沒有相互指責,我們都想為此隔閡負責。因為我自己的人的情,我已經把這個學員推開了,把救度眾生的事放在了第二位。

稍後,這個學員主動給我打了電話使我很受感動,我們做了一次長談,我們談到了愛丁堡地區所表現出來的一些問題,以及他如何看待我存在的問題和在互相之間溝通上的困難等。我非常感激他能與我這樣交流。我的心覺的溫暖多了,減少了與其交往的恐懼心理。我知道這將增強我們救度眾生的效果。之後我們也作為一個整體做洪法的事,氣氛也和諧了。我們現在作為一個整體變的越來越強了。

我想就此與大家交流,我知道,中西方學員之間缺乏了解,已經是英國的一個問題了。我的理解,是因為學員之間觀念的不同,造成對一件事情判斷上的不同而產生隔閡;是因為學員之間的觀念的不同,導致救度眾生的方式的不同而產生隔閡;是因為學員之間的觀念的不同,有對各自怎樣能在一起工作的好的理解的不同從而可能產生這樣的隔閡。任何隔閡都可能被邪惡利用從而妨礙救度眾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

我記得師父也談到了怎樣在我們的工作、家庭和社會環境中修好我們自己的問題,這難道不包括我們的學員嗎?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們的聆聽。我希望大家能接受我們之間的差異,接受我們之間存在的不能相互理解的可能,將我們的這種差異用做救度更多眾生的力量。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六年英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