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苦為樂 珍惜我們今天的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七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現在主要是負責新聞週刊的製作工作。記得在成立之初,面臨著許多困難。看著大家在網上熱烈的討論著節目的規劃,而我心裏就覺的沒底。想想每週要做三十分鐘的節目,而當時新聞部能參與的人員只有我和另一個學員,後期製作就只有我一個人,問到負責人,有沒有可能找人幫忙,她一口回絕,意思是新聞部一直以來是人手緊缺。

所以,節目一直沒有上,就那麼拖了一段時間。其實,問題來自與我自身的修煉問題,我當時正面臨著修煉路上的一個大關,放棄對親情的執著。那段日子非常消沉,多年來每天一貫的堅持學法,現在竟然有幾次被中斷了。痛苦包圍著我,以致與上班時都忍不住流淚。邪惡在虎視眈眈的盯著,不斷在加強它,不理智的胡思亂想,想就此離開電視台,紐約有那麼多的大法項目,想逃避。這種狀態持續了幾個星期,自己感覺在往下掉。我怎麼能這樣消沉下去呢,我開始清醒理智起來了,舊勢力在久遠前的對我們個人修煉都做了周密的安排,我為甚麼要承認這些呢,而忘記我來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我是跟著師父來救度眾生來了,有我的使命和責任的。一定要振作起來,就在我想去學法時,干擾來了,我的背動不了了,躺在床上不能動。我沒有害怕,心裏很鎮定,當時,法中的那句話,不斷湧現在腦海裏,「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轉法輪》),現在更加明白了師父講的破除舊的勢力安排,是生與死的考驗。(不是原話)

我就靜靜的躺著,同時發著正念,只存有對師父和法的堅定,大約過了二十分鐘,突然我的背感到一股力量,我一下坐起來了,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切。

過了這一關後,心裏就想著節目要抓緊上,一定要做,抓緊時間救度眾生。就是我一個人做剪輯,也要去做。來到台裏以後,腦子裏突然冒出兩位同修的名字,去問問他們,和他們一說,那兩位欣然答應,說早就想做這類節目,就好像他們一直在等著我,我知道是自己的心性到位了,一切水到渠成。現在,已發展到幾個固定的外地小組在提供新聞。在此也表示對他們的感謝。

週刊是星期天早上播出,基本上是在星期二、三的時候就要商量籌劃準備一週的節目,各地的節目有時出的晚,甚至到星期六的晚上才能傳過來。我是做最後合成的,每個星期六基本上是要連夜作戰,有時,可以睡在狹小的配音間裏,睡上兩三個小時。第二天又要去打鼓。回家也已經是深夜了,夏季的時候還有很多遊行,一段時間以來,煉功少,感到特別累,尤其是星期一上班的時候,經常打瞌睡,中午休息的時候,我就坐在太陽底下的長凳上經常東倒西歪的睡過去了。經常有好心的多事的美國人,走過來把我弄醒,問「ARE YOU OK?」有一次大概在短短的時間內,竟有兩三個美國人接連把我弄醒,搞得我哭笑不得!大概是看我不像要飯的,可看我東倒西歪的樣子,擔心我身體出了狀況。

記得有一次,做好節目一看時間,還可以睡上兩個多小時,可是身體在消業,肚子不舒服,也就睡了一會,就搭車上山。路上還偏偏碰到和我有矛盾的學員,身體消業和修心一起來。知道是不能光做事,是師父要我提高上來。因為肚子不舒服,路上甚麼都沒有吃,到了那裏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沒有人在賣票,就向食堂的阿姨要了一碗湯,正喝著,食堂的大師傅走過來,非常嚴厲的衝著我說,你買票了麼?誰讓你吃的?我當時覺的自己特委屈,眼淚就快掉下來了,告訴他我一夜沒睡做節目,肚子又不舒服。誰知他說「誰都辛苦」。事後想想,這一關又一關,都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也是要提高上來。從小到大,我都是被嬌寵慣了,來美國之前一直是過著享受安逸的生活,身體的吃苦承受力差。

總覺的自己的付出大,覺的苦累。有一次,新聞部剩下我和一個小同修在趕節目,經過了大半夜後,當時我們倆都覺的特別累。因為第二天要開法會,我就想像著同修都能好好的睡上一覺,精神飽滿的聽法會。心裏就又覺的苦,對她說我們倆命苦。可她笑呵呵的說,甚麼命苦啊那是榮耀!那一刻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沒有把吃苦當成樂,珍惜這份榮耀。

眾生都在羨慕我們今天能夠參與大法的事情,我有甚麼苦呢。現在心態改變了,真的體會了以苦為樂的樂趣,更要珍惜我們今天所做的一切,踏踏實實的做好大法的工作。

我在新聞部工作的幾年來,一直是負責其中的項目。跟平常的做新聞的同修接觸不多,有時聽到看到存在的問題,多半是覺的無可奈何,或者是帶著負面的想法去想協調人,覺的他們學法不夠,有時沒在法上看待問題,我們整體上存在一些問題。但是自己的私心,怕承擔太多,學法修煉保證不了,一直是只顧自己的項目。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家對整體意識的加強,師父要我們共同精進,共同提高。如何發揮我們新聞部更大的作用呢,雖然我們是分工有秩,但也不是各自為營,我們的心不能被間隔。如果整體沒有做好,也不只是負責人的問題,在其中的每位學員都有責任,不能有等靠的想法,新聞部是我們大家講真相的場所。是靠大家共同維護的。

前一段時間,做新聞週刊的兩位同修,要去參與做晚會的事情,剩下我一人。當時,我在找房子,自己有對舒適生活的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找不到合我心意的住宿,可房東已把現在的房子租出去了,我工作的部門經理也不斷給我壓力。當時又面臨著七二零的活動,我有點應接不暇的感覺。當時感覺,邪惡是利用自己的有漏,以達到破壞我們的節目的目地。我就給其中的一位同修打電話,同修表示贊成我的想法,還安慰我說,這期的節目你放心吧,我們做個七二零專題。後來,節目做的非常好,我們節目組也都參加了七二零的法會。從這次的經歷中,我更加體會了整體的作用。協調人承擔了很多大法的工作,如果大家都能主動為這個整體多盡一份心,一份力,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協調人也會有更多的時間學法,做好協調工作。我們就會形成一個圓容的整體,發揮更大的作用,我們自身的修煉提高也就在其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