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 正視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1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提起筆來似乎覺的自己沒有甚麼好寫的。我修煉不是很精進,每一關、每一難過的並不好,心裏總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但是看到一個同修的信中說我們寫的法會交流稿也是向師父彙報自己的修煉過程,所以就提筆寫起。

我來愛爾蘭已經將近一年了,也許在國內修的不是很精進吧,師父把我又安排到了海外這樣一個相對寬鬆的環境中修煉。到愛爾蘭後,就要和大家一起做證實法的事情,過程中逐漸發現了很多自己以前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想寫出來和同修交流自己是如何意識到並逐漸去掉它的。

克服怕心

以前在國內都是看周圍沒人時才發放真相資料。到愛爾蘭找到同修後,第一次就在大街上參加了退黨活動,當時參加的同修不多。其中一個同修拿出了一件印有退黨字樣的文化衫,而且只有一件,問誰穿,我當時想:誰想穿誰就穿,多搶眼哪!反正我不穿。另一個同修這時指著我說,她穿著紅衣服配上這白色的文化衫好看,讓她穿吧。我不情願的接過來穿上,覺的好像所有的過路人都看我,同時自己想這樣暴露出來,中使館的人或特務看到了怎麼辦?將來回國怎麼辦?總之怕心就出來了,而且這個思想會在以後的活動中不時的冒出來。看到有中國人過來也不敢上前去。慢慢的意識到這個怕心後在心裏問自己:你到這裏來是幹甚麼來了,不是證實法嗎,難道讓這怕心阻止你做證實法的事情嗎?因為怕心呆在家裏不出來了嗎?「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意識到之後逐漸用師父的法歸正自己,慢慢也就在一層一層的去了。

意識到抱怨心

在正法中,需要整體上配合的時候,可能就需要協調,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但是最初的時候,每次看到參加活動的就幾個人,心裏很難過。在修煉過程中第一次哭也是在愛爾蘭。記得那是在一次活動,大概也就三個人上街,警察又讓臨時換地方,搬來搬去,發電機也不好用,沒有發多長時間的報紙就又搬著很重的電視機來回走。當時由於自己正念也不強,被帶動的很厲害,心裏有一種特別失落的感覺,傷心的掉了淚。

當時意識到這是一種情,可是無法控制自己。後來通過學法,自己就想:哪怕是只有一個人,難道證實法的事情就不做了嗎?況且還有一些同修一起做事情。哪怕上街只有一個人拿了報紙,那也沒有白來呀!只要你心在那,師父都會幫你的,師父都會引導有緣人來了解真相。這是在上街過程中存在的抱怨心。

後來隨著大家在法理上的提高,很多同修都能參與活動了。但是自己還是時不時的生出抱怨心,抱怨整體修煉狀態不好,這個不精進了,那個不精進了,多多少少也察覺到自己在抱怨的過程中存在著一顆顯示心,在說的過程中,不就是顯示自己比別人都精進嗎?後來一個同修善意的提醒:修煉中是有不精進的時候,但是你哪怕只看到他的一點點小的進步,你都要替他高興。是呀,師父說:「大家在迷中修煉,所以表現出來的狀態有的時候會比較懈怠,有的時候會被干擾,有的時候還表現的很常人化。當然了,這也都是在修煉過程中的狀態表現。如果不是這樣那也就不是修煉了,也不是人在修煉了,那是神在修煉。當然神修煉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不管怎麼樣,大家面對問題認識的好還是認識的不好,關過的好與不好,執著心去的多少,其實也都是修煉的實踐,也都是過程中的表現。關過的好與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會因為某個學員因為一時糊塗做錯了,也不能因為某些學員在一段時間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時間走不過來了、甚至於做了錯事,就說他不是修煉了,或者說他不行了。」(《洛杉磯市講法》)是呀,師父法理講的非常清楚,修煉就是看自己,為甚麼總把眼睛盯到別人身上呢?正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談到:「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

向內找,無條件的向內找是師父讓我們做的,既然是師父的弟子,為甚麼不能遵循師父的話做呢?同修之間需要的是交流,而不是抱怨。尤其讀了師父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提到:「大家想一想,是不是在表現上好像是這人一直在修、怎麼乾修看不著他更大的進步呢?怎麼就神不了呢?」 師父還說:「你只要修好那面過去了、隔開了,你沒修好的一切還會反應出來,人心還會反應出來,不好的因素還會反應出來。」同修修到甚麼成度只有師父知道,我們不能根據自己所在層次知道的那點理來判斷別人,來衡量別人。修煉中都有低谷的時候,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以前不是也很不精進嗎,為甚麼不能善待別人呢?自己能做到的就是按照師父的話去做,無條件的向內找,才能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勇猛精進。

積極參與整體正法活動

剛開始的時候,自己就是被動的參加同修組織的活動,有時候同修說這個需要幫忙,自己就去做,而沒有想到自己主動的去做甚麼來分擔同修的壓力。隨著逐漸溶入到正法活動中,我慢慢的產生了一種責任感,覺的很多事情自己應該主動去承擔,而不是指望別人都弄好了才去伸一伸手,出一點力。師父不是講了每個學員都要走自己的路嗎?意識到這些以後,我就和另外一個同修把組織上街講真相的活動和做電台節目的工作承擔下來。上街講真相的活動看似簡單,但是為了讓更多的學員參與,得到好的講真相的效果,每次活動前都要打很多電話聯繫,看哪些學員能來,怎麼保證有足夠的學員來講真相。有時看到人少就覺的很灰心。

有一次由於要準備汽車之旅所需要的材料,那個週六我就沒有去,只組織了三個同修到街上去講真相,其中一個英語不太好的小同修在桌子前面忙著弄徵簽。當時想,可能沒有甚麼效果吧。然而,第二天,一個負責Trinity教功的學員告訴我說:昨天來了一個人想學功,他就是這個週六看到了我們的活動,並讀了相關的資料後來的。他說他很感興趣,想來了解一下法輪功是如何受迫害的,學了功法後感覺很好。聽了這個同修的話我感到很大的震撼,之後我又和其他的同修交流了這件事。悟到不要覺的我們遞出去的一個傳單、一份報紙沒甚麼用,有時心不在那,好像只是走走形式,但是在另外空間是不一樣的,有緣人都會利用這個機會來了解真相、得法。

用法理歸正自己,正念對待同修之間的矛盾

在正法修煉中,用常人的話講總覺的自己還挺順的,沒有太大的魔難,心中還暗暗竊喜,覺的自己就是這樣的修煉道路,可能自己前世業力較少,沒必要經受那麼大的魔難考驗吧。然而最近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警醒到修煉是嚴肅的,舊勢力會利用一切還沒有去掉的執著鑽空子。反過來看,我的沾沾自喜這是多麼強的一顆心,舊勢力正虎視眈眈的盯著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它們能看不到嗎?

自從來到愛爾蘭之後,由於環境寬鬆了,總想盡自己的能力多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情,正當自己覺的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時,突然傳來有的同修懷疑我的某些行為像特務,當時對我的打擊真是太大了。忿忿不平,責怪埋怨的心都出來了。覺的為甚麼當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正法中的時候,怎麼還有人說我有些特務行為呢?不然就自己在家裏做三件事,不就少了懷疑和猜忌了嗎?但當冷靜下來一想,這樣做不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舊勢力不就是希望學員之間矛盾越大越好嗎?舊勢力不就是希望學員之間配合不好,從而干擾正法嗎?有這種想法不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了嗎。

意識到之後,就不斷的學法、發正念,但是覺的走過來還是很難,師父講「做到是修」,僅僅是悟到是不夠的。矛盾發生了,有沒有看自己呢?難道自己做的真的那麼正嗎?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自己在做證實法事情時所存在的幹事心、顯示心、歡喜心,自己都去掉了嗎?自己真的把全身心都用到了證實法上了嗎?為了正法的事情,自己真的做到無怨無悔了嗎?自己真的在任何環境下都把大法放在第一位了嗎?自己真的對同修做到善和圓容了嗎?答案自然是沒有。既然沒有做好,為甚麼就不能正視矛盾,在矛盾中真正的把自己提高上來呢?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為了修煉才出現的矛盾,是為了證實法才出現的矛盾。儘管裏邊帶有人心,帶有顯示心,帶有個人的執著,帶有人想要證實自己的那些因素,但是呢他們知道,一旦發現,他們就會去改。這和常人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在大法弟子中會有矛盾,而這種矛盾又在起著另外一種作用,就是這個矛盾一旦表現出來,就會觸及到別人,而別人就會發現,就會使這個矛盾變的突出,就會使修煉者自己注意到。在這個矛盾中,只要能向內找就能發現自己的不足。矛盾不暴露出來,沒有這個矛盾的出現,你就發現不了你的執著、看不到你的執著。一切都是平和的,那能修嗎?」(《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芝加哥法會》)「但是你提高時卻不是讓你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上走。帶著滿身業力上天了,拉著一大堆包袱上天了,(眾笑)這怎麼能行啊?我得給你設一些關,讓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關一關的你不斷的放下執著與人心,那些東西在不同的關中你都帶不進去。」(《2006年加拿大講法》)

以前看師父的經文覺的很多時候是在說別人,但自從這件事情出來後,覺的師父經文中的每句話都在說我。發現了就改,這是師父要求的,是法要求的,這才是一個修煉者,走在人成神路上的大法徒。當我意識到之後,覺的魔難就過去了,心裏想著的就是下一步如何相互配合完成正法需要做的工作了。

最後,重溫師父的講法,與同修互相勉勵,希望我們都能多學法,學好法,走好我們自己最後的修煉道路:「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2006年愛爾蘭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