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龍口市劉明月、劉淑華、楊勝芸受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

劉明月,男,現年70歲。是煙台電業局龍口供電局幹部。劉明月於1996年2月,因老伴心臟病危之時,學煉法輪大法半個月身體康復,親眼見證了大法的威力。也走入了大法修煉。從此後,他以「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處處做好人。

但是,1999年7月20日開始的對法輪功群眾的殘酷迫害,也同樣波及到了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

99年7月20日單位通知去看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電視,他表示這是違犯事實的,要求上訪,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被單位非法軟禁一天。第二天被送到煙台電業局,7人24小時看管,失去人身自由。並且每天有壞人訓話,在心理上、政治上施加壓力。逼迫寫不煉大法的「保證書」,被非法軟禁一個月。回家後,龍口市「610」政法委副書記王成會一行人又強迫寫批判文章,不寫不行,天天騷擾。

2000年10月16日,他和老伴被電廠保衛科長韓建騙到電廠招待所,原來是龍口市和龍口鎮公安局三人來騷擾。女的叫馬淑梅,2個男的,一個姓高,一個姓李。問了不到兩句話,就把劉明月老倆口綁架到龍口分局,3人逼問、恫嚇、氣急暴跳了2個小時。沒有結果,非法拘留3天後,強行把兩個老人送到張家溝看守所進行迫害。給兩個近70歲的老人戴上了手銬、腳鐐。加上威脅恫嚇,邪惡囂張至極。叫嚷給兩位老人:抻筋、壓頂(40個重鐵帽子扣在頭上)、高吊、電擊四種刑罰。第二天老人的家被抄。

隔了幾天的一個晚上,23點30分左右,惡警提審劉明月,一名副局長坐陣,姓鄒。他走到獄警辦公室時,有人說:這個老爺子要遭大罪了。劉明月不心動,無畏懼。幾個人把他銬在鐵椅子上,一會兒有個彪形大漢進了提審室,舉著拳頭惡狠狠的朝他頭上砸來,奇怪的是邪惡的拳頭怎麼也落不到老人的頭上。彪形大漢嗯了兩聲,洩了氣。他覺著有點不對勁,出去就和那個提審官吵了起來。越吵越厲害,吵了十幾分鐘,那個坐陣的副局長坐不住了。喊了一聲:你們在幹甚麼?不像話!散了,回去吧。一場惡性提審在惡警的吵鬧聲中結束了。

邪惡之徒為了達到其迫害的目的,以判刑為由勒索錢財、互相勾結。煙台電業局為保住文明單位,請了「610」一夥吃喝。並送了2萬元人民幣讓他們私分,才答應不判刑。2000年11月6日被釋放,共被非法關押20天。被勒索人民幣500元。

2000年11月6日,劉明月從看守所回家後,沒有清靜過,時時被騷擾,人被監控,電話被監控。2001年6月13日,被龍口「610」和單位強迫綁架到「下丁家洗腦班」,精神備受折磨。不寫「三書」不給飯吃,坐小間,24小時輪流看管,不讓睡覺。時加體罰打罵。被非法關押42天,於8月24日被釋放。

劉淑華,女,龍口發電廠退休職工。1992年因心臟病嚴重不能上班,提前6年退休在家養病。1996年病危,幸得大法,看了《轉法輪》前兩頁,堅決的跟老伴說:就煉這功了!真神了!從此後她的病好了,像換了個人似的,人也精神了!

可是就在她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爭取做一個無私無我的更好的人時,19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一場對善良好人的殘酷迫害。她也被迫害。

受江氏流氓集團的唆使,單位上到廠長、書記、工會主席,下至辦事員,多次騷擾她,叫到單位訓話、開會、寫不煉的保證,逼迫、恫嚇、強迫交大法書籍。並在她家周圍派勤加武,24小時在家,不讓出去,買菜、辦事有人「代辦」。公事開會有人暗中跟蹤。不許離開龍口市,就是不讓上訪。電話又被監聽。被迫失去人身自由和做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和尊嚴。

2000年10月16日,老倆口被保衛科長韓建騙到單位招待所,沒說兩句話就把劉淑華的老伴綁架到龍口分局迫害。第二天,三個公安惡警,女的叫馬淑梅,還有一個姓高,另一個不知姓名。沒有出示任何證明和手續就進行非法抄家。第三天惡警打電話叫劉淑華給張家溝看守所送人民幣500元,送去錢,不讓見老伴,相依為命的老伴被迫害讓她心疼、焦急、痛苦萬分!

2001年6月9日,老人又被單位政治部主任張德帥騙到「下丁家」洗腦班,13日她老伴又被非法綁架到此,在那裏,王成會、馬道堂、戚壯大等支使辦事員每天不停的播放詆毀大法的電視、錄像。強迫聽報告、訓話等種種手段進行灌輸洗腦。強迫寫「三書」,不寫就不停的折磨,王成會為撈取政治資本,想方設法,費盡心機,專門帶人去王村勞教所男所、女所、法制中心(省級洗腦班)參觀、學習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手段和伎倆。用來迫害龍口的大法弟子。在那裏,過一天真是比過一年還難熬呢!劉淑華吃不好睡不好,直到違心的寫了三書,才停止了折磨。這期間,她一直鬧肚子,被折磨的憔悴瘦削。7月24日回家,一個月後老伴才被放回家。

像劉明月、劉淑華老倆口被迫害的老年人、老年家庭,在整個中國何止千萬呢?

楊勝芸,女,龍口電廠職工。1996年幸得大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家庭和睦,工作突出,家人及同事因她的極大變化也相繼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首先受益的是6歲的女兒。女兒從小容易發燒,有時連續打一星期的吊針,也不退燒。4歲半被診斷為癲癇病,從此女兒整天與藥為伴,病情也不見好轉。自從讓女兒聽大法錄音後,就再沒有出現過抽風的現象,有時出現高燒,2小時就自行退燒。女兒從此再沒用過藥。這一神奇的出現,使她丈夫、妯娌、姪女也開始學煉大法。後來她婆婆見到自己的兒子由脾氣暴躁變得性情溫和,又戒了一切不良習慣。老人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煉。全家沐浴在大法中,祥和幸福!

1999年「7.20」後,江澤民利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她一家三口去當地政府講真相,被非法扣留。被單位接回後,書記徐國榮、副廠長劉福京百般指責、挖苦、恐嚇,她仍堅持對大法的信仰,結果被逼寫辭職報告,但未執行。邪惡的江羅集團唆使強迫一級級打壓法輪功修煉者,無論哪個單位,只要有上訪的,都要拿「一把手」問罪。因此她被車間的劉維錫、王加興、林榮、崔思斌、冷愛玲、黃瑋等惡黨「幫教小組」軟禁了。逼迫交大法書籍和資料,寫「保證書」、思想彙報等,利用各種手段威脅,原工會主席王義華也百般侮辱她,她不配合,劉維錫和王加興通過她的表舅王瑞芝將她近70歲的老母親強行拉來,時至深夜,一對老雙親老淚縱橫,明知自己的女兒無錯冤枉,可為了女兒不再受折磨,只好雙雙跪下,讓女做了違心的選擇,寫了「保證書」。儘管這樣,住所仍然被四五個人24小時不斷監視,每出行一步都有人跟蹤,一個月受盡精神折磨,生不如死,幸虧她記得大法不許自殺,否則活不到今天。這期間,她和丈夫被扣了20%的獎金,而且,還強迫她全家人記錄晚間電視中央一套誹謗大法的內容。丈夫和婆婆等受不了如此邪惡流氓的折磨,不煉了,就這樣,一個本來幸福祥和的家,被邪惡流氓集團迫害的淒淒慘慘。

由於傳送一些真相資料,2001年5月31日,被龍口公安非法拘留,並抄了家。搶走了許多物品。拘留證是後補的。上面寫的拘留理由:參與會道門。真是亂加罪名,何患無辭?!在龍口張家溝看守所裏,被管在殺人監室,吃豬狗一樣的飯菜,還不定時的審問。丈夫、朋友請客送禮後,20天後才回家。

回單位以後,張德帥、劉維錫、王加興逼迫她寫「三書」,看邪惡錄像,精神險些崩潰,又想到了自殺,但她記得大法的要求:不許殺生,不許自殺。硬挺了過來!時隔不久,被非法押送到「下丁家」洗腦班強行轉化,戚壯大、王積安等用邪惡的手段逼寫「三書」,還勒索人民幣1000元多。被強行抽血化驗。這期間丈夫出差在外,孩子上學無人照顧,流氓邪惡的人還說:這是關心、挽救等等,簡直是哄孩子的一派胡言。被非法關押一個月,被單位扣了20%的獎金。

回家後,惡人仍電話騷擾,深夜也不例外。正常的生活被破壞,精神備受煎熬。

願正義善良的人們,擦亮自己的眼睛,分清真假、善惡、是非,快看《九評共產黨》,認清中共惡黨的邪惡真面目,莫讓謊言矇騙!爭取早日退出中共惡黨的一切組織,才能徹底擺脫惡黨的迫害,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