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龍口市李秋梅被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8日】山東省龍口市法輪功學員李秋梅,女,今年52歲,沒修煉前是個癌症患者,37歲那年在青島腫瘤醫院做了手術,在術後的6年裏被大量的化療藥及各種偏方折騰得奄奄一息,天天專想怎麼死,及死後的事,無論精神上還是身體上她都即將崩潰。自從99年3月份修煉了法輪大法,一切病狀不翼而飛,真正體驗到了師父講的作為一個人真正沒有病的滋味,是師父和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作為一個絕症病人重獲新生的喜悅心情,那真是用甚麼語言也表達不出來。她處處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受到了村領導及群眾的好評,生活的真是無憂無慮。可是,自從99年7.20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的7年裏,可以說真是沒過上幾天安穩的日子。

99年7.20,她和同修遲桂榮進京上訪講真相,剛到濟南上了去北京的車就被抓了,被龍口市拉回來送現在的下丁家610洗腦班所在地,當時是鎮政府辦的洗腦班,所有的親朋知道後都去要人,工作人員恐嚇說如果不表態不煉就得判刑。當時真是哭的哭叫的叫,真是無法形容。從那時起,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如每年的4.25、7.20、5.1、10.1、開人大會等等,邪黨人員都要進家問煉不煉,煉就抓,甚至逼迫說些對大法不敬的話,自從99年7.20以後的7年裏,李秋梅被抄家次數已記不清了,被拘留2次,蹲大獄2次,送勞教所3次。

99年12月份,她和郭福香進京上訪,被下丁家鎮政府王立輝帶人抓回來送在鄉醫院不給飯吃,不給被子蓋,2人一張床一天30元,進京的車費押金2000元,總共被勒索了3500元。(呂世林書記,陳永政工書記,王立輝武裝部長),第二次是2000年農曆正月進京上訪,被鎮政工書記陳勇帶人抓回來關在3樓會議室,一個個叫下去打,十幾個惡人打一個大法學員,當時把孫安志、遲桂榮、孫翠芳打的差點出現生命危險,醫生搶救他們都不知道。他們都知道李秋梅是得癌症的,王立輝囑咐別把她打壞了,那還用電棍把她電的好幾天象火燒似的,被呂世林的司機(姓封)狠狠的一巴掌把她打的眼冒金花,耳鳴眼花,差點昏死過去,後來送到前夼,原18號場廢棄的房子裏關押,幾天後送拘留所關押了15天,每天2個小窩窩頭,同監室的那些賣淫的一天3頓除了饅頭就是麵條。在放她回家時因李秋梅說還煉,被政保科馬淑梅沒頭沒腦的打了一頓,臉上青一塊紫一塊,回家好多日子才消去,被勒索了4000元。

2000年10.1前,政府怕大法學員進京上訪,就把李秋梅及其他幾名大法學員都抓到了下丁加鎮政府敬老院關押,天天被罰站,晚上在水泥地上打地鋪,到臘月十幾,鎮政府惡人不但不想放大法學員還告訴叫家人準備2000元錢,為了不配合邪惡,幾個人就在臘月十五日晚上逃了出去。剛回家過了農曆新年,中央又要開人大會,他們又怕大法學員進京,又把大法學員們抓到了敬老院,拍錄像,逼著說不煉,不說的就被牟鎮長和打死田香翠的直接責任人曹承緒帶領一幫打手,幾個人圍在一起打一個大法學員,逼迫放棄大法,罰蹲馬步。因為李秋梅不配合,惡人還把她妯娌的工作停了,連她妯娌單位的站長都去做李秋梅的轉化,如果再不轉化還威脅要停李秋梅大伯哥及其兒子、李秋梅丈夫還有她女兒的工作。

還有一次,是2000年8月份,政府人員非法闖到李秋梅家說是叫她到政府去問個事,當時李秋梅的姨從煙台來,她的姐妹幾個也都來了,李秋梅說家有客人,一會客人走了再去。惡人們認為這些人都是學大法的,一會有開著車的、有騎著摩托的來了一大幫人,帶頭的是王立輝,連她外甥女也一塊被抓到鎮政府。她姨本來就有心臟病,把老人嚇的癱倒在地,她姐妹一看這樣就和他們理論,說他們像土匪一樣,惡人就又要抓她姐妹。

2001年春天,龍口市在下丁家原接待站辦了610洗腦班,李秋梅知道政府不會放過她,就準備離開這個地方,下丁家鎮政府及派出所人員到她妹妹家找李秋梅,發現沒有又要到她妹的婆家找,正趕上老人家裏有客人,李秋梅妹夫的妹夫叫任昌基,就堅決不讓他們進家,與一惡人個人摔起跤來了,真是連那麼遠的親戚都跟著受迫害。

2002年春天,李秋梅到同修家串門,被龍口市公安局及610惡警一塊抓起來拘留,主要負責迫害她的是王應乾、鄒林。他們把李秋梅銬在鐵椅子上,拳打腳踢,鄒林還用手搖電話上電刑,嚴刑逼供,問李秋梅把光盤都給誰了,讓她出賣同修,當時李秋梅嚇壞了,為了不出賣同修,她說給了大元的姪女家,因她姪女的兒子有白血病,她想讓他聽法。李秋梅姪女的丈夫聽有人說公安要抄他家,嚇得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帶給燒了。惡人們只顧自己升官發財,根本不考慮病人家屬的感受。又到李秋梅娘家村,到李秋梅姪子廠裏去調查,真是不但迫害李秋梅一家,連她的親朋好友都跟著受牽連。李秋梅在看守所的一個月裏,被迫害的在送勞教查體時身體出現了嚴重的高血壓,心臟病,就是這樣也被勞教了。在勞教所裏只要不轉化就不讓睡覺,非得把人逼得說假話,除了受精神上肉身上不讓睡覺折磨外,最重要的是她明知道自己的命都是師父給的,卻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的證實法,受良心譴責的那種痛苦才是最受不了的。3個月後查體時,病情嚴重惡化,給退了回來。

回家沒住上幾個月,李秋梅小姑子家的兒子要去當兵,通過拉關係到北京當兵,說是兵種好,不用回來很有前途。各方面都很好沒有問題,可是就在準備走的時候,突然告訴說因李秋梅煉法輪功不讓去了,這下可了不得了,大人哭孩子怨。丈夫也罵她,甚麼辦法也想不出來,最後想了個下下之策──假離婚,而辦離婚又要登記證這個那個的很麻煩。後來李秋梅覺得她修的是真善忍,不能辦假離婚,本來惡人就找藉口迫害大法學員說大法學員不顧家、自私如何如何,後來李秋梅鄭重的告訴她小姑子「你想別的辦法吧,哪怕斷絕關係也行。」到後來他小姑花了8000多元錢托關係走後門總算送兒子當兵去了。惡黨真有一套詐騙錢財的手段。

2003年正月廿七日,龍口市公安610及下丁鎮政府等7、8個人,翻牆進入李秋梅家把她抬到車上,第2天就送王村勞教所,(後來才知道是把以前從勞教所病退的全部送回去)本來從修煉一直也沒吃一粒藥,可進了勞教所就逼著吃藥,可是越吃越厲害,50天又被放回家。

2004年12月份到南山去買錄音機,遇到熟人送了一張護身符,被南山巡街的便衣給舉報了,被南山公安王琪、下丁家鎮派出所梁健等五、六個人非法去抄家,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送王村去勞教。因多次受迫害身體出現異常不好的狀態,勞教所不收,辦了所外執行。

2005年10月初一又被企圖利用迫害大法學員升官發財的下丁家鎮政工書記孫緒超(他因迫害法輪功升了一級)與邪惡的610串通一氣非法進家抓人,這次參與抓人的有下丁家鎮司法所的孟之義、邢其山、張凱等,特別是孟之義進家到處亂翻,甚麼也沒翻出把李秋梅連拖帶拉地抓到車上非法將她綁架到洗腦班,非法關押15天,勒索現金500元才放李秋梅回家。

2006年3月份,只因江××要到南山來,把龍口的一方百姓害得叫苦連天,道路經常處於戒嚴狀態,龍口市邪惡的610利用謊言欺騙、非法綁架了十多名大法學員;在南山上班的大法學員一律被開除,還被綁架到610洗腦班非法關押。下丁家鎮司法所惡人孟之義、派出所張凱等五六個人在下班的路上抓大法學員,有的大法學員為了不配合邪惡躲了起來,他們不死心,白天、夜裏至12點到李秋梅家抓了好幾次,很多了解真相的人紛紛通知大法學員躲起來,別讓他們抓去勒索錢財,都知道邪黨吃慣了這一口。以上所說只是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學員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