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山東龍口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0日】

一.大法弟子丁學山、孫翠芳夫婦受迫害的情況

99年12月底,龍口市下丁家鎮政府一接到下丁家鎮有大法弟子上北京上訪的消息,就派人把正在龍口果品冷風庫幹活的孫翠芳抓到政府,後非法關押在下丁醫院20多天,勒索400元錢。

2000年正月十六,又有大法弟子上訪,政府怕孫翠芳去上訪就派人到她家,叫她到政府走一趟,因她被邪黨多次欺騙就不配合邪惡了。來抓她的人給鎮武裝部長王立輝打傳呼,說孫翠芳不去,王立輝立即派了8個人到她家,拖的拖、拉的拉,把孫翠芳的衣服都拖拉掉下來了,硬被他們抬到車上,拉到政府去將她毒打一頓。到晚上,進京上訪的大法弟子剛下車,就被一個個的叫去毒打。10多名打手蜂擁而上,打的打,用電棍電的電,直到打的快不行了,才架到樓上讓醫生搶救。主要打手有:孟之義,陳貞偉,李成志,呂世林的司機姓封。

打上訪的大法弟子時,惡人們就把孫翠芳叫在一旁看著,目的是想嚇住她,以後不能到北京去。孫翠芳想,你們這樣對待大法弟子太殘忍了,我有責任把你們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反映到北京國家領導人那裏,早日結束這場迫害,於是,強忍著全身的傷痛,拄著一根大棍子,一瘸一拐的冒著大雪走了一夜。因怕上黃城汽車站被抓回,好不容易走了50里路來到了招遠汽車站,又坐車來到了北京,被駐京專抓大法弟子的馬衍會把手背到後邊反銬,狠狠的打了一頓,大冬天送到院子裏凍。

和孫翠芳一塊去的同修有陳豐君,於希柳,同樣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惡人還把於希柳的嘴堵上,把煙捲放進鼻孔裏讓他吸煙。於希柳現被邪惡非法勞教。陳豐君自2000年至今這麼多年沒有音信,很可能被關在瀋陽蘇家屯。當鎮政府惡人王立輝一接到孫翠芳上訪的消息,當時就說這次把老孫抓回來,非扒了她的皮不可。他可說到做到,孫翠芳剛下車,還沒站穩,就被王立輝架走。將孫翠芳銬在暖氣管上,孟之義,陳貞偉等7、8個人一擁而上,拳打腳踢,膠皮棒都打斷了,用電棍把老孫的手虎口處都電熟了,好幾個月也不好。多少天都起不了床。打累的不能打了,惡人們就大吃大喝,賭錢。輸了不論半夜還是甚麼時候,拖起來繼續打,到能起來時又把她送進拘留所。15天後從拘留所放出,被王立輝繼續非法關押20多天,勒索30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9月底,鎮政府怕大法弟子上訪,王立輝在集市上把郭福香、王秀妍、孫翠芳、於希柳都抓到原十八號場廢棄的房子裏辦洗腦班。夜裏大法弟子們一起冒雨逃出了邪惡的魔掌,孫翠芳在外面流離失所,農曆新年都沒回家過。政府人員多次到她家說讓她回家,不再追究,剛回來沒幾天,中央開人大會時又把她抓去,逼迫拍錄像,寫「不煉功保證」。打她的兇手主要是下丁家鎮木廠村的陳貞偉,罰她蹲馬步,主謀是曹承續、牟鎮長。

2001年8月份,被強迫「轉化」了的同修說資料是孫翠芳給他的,610工作人員及派出所人員到孫家抄家,她想出去躲躲,在路上出了車禍,傷的挺重,但照樣被抓進大獄非法關押了30多天,又送610洗腦班。因孫翠芳被非法關押期間一直絕食抵制邪惡迫害,沒過幾天,610人員怕出危險,用車把她送回家。因家裏沒有人,找了捆玉米秸,放上面就走了。有見到的人以為她被迫害死了,沒有不罵那些喪盡天良的惡人的。

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孫翠芳身體很快恢復健康。農曆新年剛過,下丁家鎮派出所惡警梁健有事沒事的到大法弟子家找迫害藉口,進家就翻,抄走了大法資料。孫翠芳又被派出所梁健等人抓走送看守所拘留,在看守所裏惡人把她雙手銬上,又用很粗的鐵鏈子鎖在鐵椅子上4天4夜。晚上輪流看管不讓睡覺,一閉眼就打。到第五天中午,惡人帶出提審她時,她趁惡警喝酒睡著後戴著手銬跑了出來。惡警認為她跑回家了,到她家去找,找不到就把她兒子,媳婦,全抓到了派出所逼供,用電棍電。她媳婦懷孕8個多月,照樣受刑。她媳婦知道大法好,但因為這件事嚇的再也不敢提大法了。

一天,孫翠芳剛回家,就被惡人王琪,鄒林,王應乾(連她的丈夫丁學山,大法弟子李秋梅)抓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提審時,也不知道惡人們給她用的是甚麼刑,進去時好好的,出來時是被架出來的,立即被獄醫搶救。惡警知道孫翠芳送勞教所肯定不能收,就把她的丈夫丁學山非法判了3年勞教,在看守所被迫害了一個月,丁學山查體時有嚴重的心臟病、高血壓,勞教所不收,惡人們把丁學山拉回來給他吃降壓藥,打吊瓶,企圖等血壓一降下來再送勞教所。結果越治越壞,最後不得不把丁學山放回家,他身上的240元錢被邪惡搜走了。

2003年正月底,丁學山又被抓送王村勞教所,理由是把勞教所病退的全抓回去,本來丁學山通過修煉大法身體非常好,從96年修煉一粒藥沒吃過,送勞教所後逼迫吃藥,越吃越壞,打吊針也不好使,在勞教所治療了5個月差點給治死,勞教所一看不行了就將他放回來了。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丁學山很快身體完全恢復健康。

2006年3月份,只因江鬼來南山集團一次,龍口市邪惡之徒為討好江鬼,怕大法弟子找江鬼算賬,就把龍口市的大法弟子抓進610關押,孫翠芳在南山會議中心賓館洗碗打工,也正是江鬼所去的一所賓館,南山並不知道誰是煉法輪功的,是下丁家政府提前把所有大法弟子的情況都掌握了,丁學山是在下車地點被抓,同時被抓的還有王曉華。也是因為這事孫翠芳及其他幾名大法學員被南山集團開除,呂豔娜也是在這期間被邪惡從南山綁架的。

從99年到現在的7年裏,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是用語言無法表達的。

二.張鳳蓮遭惡人迫害情況

張鳳蓮,女,今年54歲,沒修煉前患多種疾病,一年中連半年活都幹不了,自從修了大法以來,身體非常健康,她自己管理十幾個人的地、樹,家裏養著一群羊,還照顧得過腦血栓的婆婆,真正體驗到了大法的無邊法力及師父的無量慈悲。

99年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張鳳蓮被610抓去,逼迫交書或保證不再修煉大法。從那後,每年進家騷擾,非法抄家多次,敏感日抓去關押,藉口是怕上北京。全家人都跟著擔驚受怕的。

2000年張鳳蓮兒子高中畢業,應徵入伍,各方面檢查都合格,並且都是最優秀的,最後卻因媽媽煉法輪功不讓去,真是無法形容當時全家人的心情。她兒子哭的好幾頓飯沒吃,她丈夫把這一切不幸全怪到張鳳蓮身上。

02年2月中央開人大會,張鳳蓮覺得作為一個公民,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本著對自己的國家負責,應該向領導反映真實情況,於是她冒著被判刑,被迫害致死的危險上了北京。被下丁家政府曹承緒抓回來關在派出所的鐵籠子裏,7天7夜,白天不給飯吃,餓的實在受不了了就要,有時給點,有時不給。晚上就在籠子裏站著(因籠子本來就扣在水泥地上),到第8天送610洗腦班,又住了7天,送看守所蹲大獄。在大獄蹲了一個月,送610非法關押1個多月,總共被敲詐18,000元。為甚麼花了這麼多錢呢?因為無論政府、610、派出所惡人梁建,都恐嚇她的丈夫這一次非得勞教張鳳蓮不可,把她丈夫嚇得到處借錢。雖然當時沒被勞教,但是直到現在他們也沒還上這被敲詐去的冤枉債。這一切的不幸都是惡黨腐敗、邪惡的見證,希望把所有的惡人都繩之以法,使所有被欺騙不了解真相的眾生得救。

三.遲桂榮遭惡人迫害情況

遲桂榮,女,今年54歲,沒得大法前有多種疾病,從96年修煉大法開始全身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真正體驗到甚麼叫無病一身輕的美好。99年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她覺得作為一個大法修煉的親身受益者,有責任證實大法。99年臘月下丁鎮關押了十幾名進京上訪抓回來的大法弟子,遲桂榮找到鎮政府政工書記陳勇講真相,陳勇不但不聽反而把她也扣下,非法關押了5天,勒索了2000元錢。臘月十一把她放回家。

2000年正月十六日,遲桂榮到北京為法輪大法講句公道話,被駐北京專門抓大法弟子的馬衍會抓到了龍口駐京辦。下丁鎮陳勇、王立輝、於淑蘭等一共8個人,明的是去抓大法弟子,其實就是到北京旅遊,住星級賓館,一宿400元。往返都是坐飛機(他們知道這些錢從大法弟子身上取),走到煙台剛下飛機,王立輝就一遍遍的給鎮政府準備打大法弟子的那些打手打電話叫他們做好準備。剛下車,就把遲桂榮單獨關在一個窗上沒有玻璃,以前用於專門關計劃生育超生人員的3樓的一間鐵欄柵門的空屋子裏,接著把進京上訪的一個個的叫出去單個打,足有20人像一窩蜂似的一齊上,把遲桂榮拳打腳踢的好一陣子,然後問她還上不上北京?遲桂榮說沒有準,需要去時還去,兩個惡人同時把兩根電棍電她的脖子,把遲桂榮打的快不行了,當時把醫生找來搶救(遭毒打的還有還有孫翠芳,孫志安),一直打到晚上11點多鐘。在政府關了一天一夜,又把大法弟子送到前夼原十八號廠廢棄的房子裏關了4、5天,又送拘留所,從拘留所回來被惡人王立輝勒索了4000元。

2000年7.20大法遭迫害1年整,中共怕大法弟子上訪,到遲桂榮家把她先抓到鎮政府後又送到十八號廠關押10天左右才放回家。

2001年遲桂榮在城裏養雞,政府還到她家找遲桂榮好幾次,因不在家沒被抓。

2002年2月份,遲桂榮在地裏嫁接樹,村書記呂文記,治保呂永明帶領政府5,6個人把遲桂榮抓到政府去,書記呂文記也跟著去了。臧鎮長讓遲桂榮回家拿4000元錢交給呂文記,不拿錢來就送610洗腦班。當時遲桂榮想就說回家拿錢,回家她就到城裏東市場賣東西,以躲避邪惡的迫害。可是,下丁家大隊聯防隊及鎮政府4、5個人強行將遲桂榮抓610洗腦班,非法關押60多天,後勒索2000元才放人。

2005年7月28日晚,鎮政府司法所惡人孟之義帶領6、7個人開著2輛車闖進遲桂榮家,非法抄家,抄出一盤煉功帶,問遲桂榮煉不煉,她說煉!他們把遲桂榮強行抬車上拉到派出所,遲桂榮在那給他們講了2個小時真相,然後他們打電話讓遲桂榮的兒子把她拉回家。

2005年十月初二日晚,企圖利用迫害大法弟子升官發財的下丁家鎮政工書記孫緒超(他因迫害法輪功升了一級)與邪惡的610串通一氣非法進遲桂榮家抓人,為首的惡人孟之義又帶5、6個人闖入家中,說是讓她到政府說兩句話就回來。因遲桂榮知道他們沒一句真話,就說不去。惡人們想強行帶走,遲桂榮丈夫說看誰敢!後惡人孟之義對她丈夫說:你要不信,你用摩托車帶著遲桂榮去說兩句話,再把她帶回來。結果到那後,遲桂榮丈夫剛想進去,就被610工作人員趙強給推了出來,遲桂榮丈夫氣憤地說:你們說話不算話!被趙強另外幾個人連打帶推的推了出去,將遲桂榮非法關押15天,勒索300元,才放人。

四.郭福香遭惡人迫害情況

大法弟子郭福香77歲,自從99年7.20江氏迫害大法以來,70多歲的老人只因到北京講句真話,被下丁家鎮政府惡人王立輝抓回來勒索了1200元錢。

2000年9月份郭福香到集市上趕集,在大法弟子呂仁英的攤位旁站著說了幾句話,被邪黨政府人員於淑蘭發現告訴王立輝。惡人王立輝馬上帶人把郭福香老人以及王秀妍等幾個抓送原十八號廠廢棄的房子裏,企圖辦洗腦班,因她們不配合,晚間跑了出去,後惡人知道郭福香在她女兒家,就到她女兒家將郭福香抓送下丁家鎮敬老院非法關押。大冬天,有時天天被逼迫到最陰冷的地方罰站,晚上在水泥地上打地鋪,一直關押了80多天。到臘月十幾,鎮政府惡人不但不想放大法弟子還告訴叫家人準備2000元錢,為了不配合邪惡,幾個大法弟子就在臘月十五日晚上,逃了出去。

剛回家過了農曆新年,中央又要開人大會,惡人怕大法弟子進京,又把大法學員們抓到了敬老院,拍錄像,逼著說不煉,因老人不願出賣自己的良心,被打死田翠香的兇手曹承緒當這眾人的面連打帶罵的好幾次,也逼老人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樣蹲馬步,非法關押15天才放回家。

2005年8月份在下丁家鎮政工書記孫續超的指使下,鎮司法所惡人孟之義等5、6個人非法闖進老人的家,因老人多次被迫害,就從後夾道跑了出去,被孟之義抓回來,從院子裏拿起一塊架芸豆的棍子打老人,一下打成3節。把老人的臉打的腫了,一道道血痕,把老人的錄音機砸成兩半,把十幾本《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錄音抄走,又把老人非法抓派出所問從哪弄來的書,惡人孟之義喪心病狂的滿嘴污言穢語,又要用電棍電老人,在場的人實在看不下去這樣野蠻的對待70多歲的老人,就說沒有電棍。

2006年3月份,只因江鬼要到南山來,把龍口的一方百姓害得叫苦連天,道路經常處於戒嚴狀態,龍口市邪惡的610利用謊言欺騙、綁架了十多名大法弟子;在南山上班的大法弟子一律被開除,還被綁架到610洗腦班非法關押。下丁家鎮派出所張凱、與下丁家村治保主任戰勝慶到郭福香家摸底準備抓人,正趕上老人出去了沒鎖門,他倆就進家把老人的煉功帶、師父講法錄音帶全抄走了,因白天沒抓著老人,到了晚上又去抓,因老人及時躲了起來,才躲過了這次迫害。

在邪惡這些年的迫害中,每到所謂的敏感日惡人們都要到老人家中騷擾,使老人沒過上幾天安穩的日子。

五.於春芳遭惡人迫害情況

大法弟子於春芳66歲,沒修大法前全身多種疾病,不能勞動,連孩子都抱不上,哪裏都醫治過也不好。自從修大法以來,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幹活年輕人都比不上。99年7.20邪惡逼迫大法弟子表態不煉功,老人本來就非常正直純樸,又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美好及師父的無量慈悲,想讓她說假話根本做不到,就把她抓到了下丁大隊聯防隊,逼她放棄修煉。老人死活不說,哭得特別傷心,後來她女兒替她寫了,才算完。從那以後,邪惡經常讓她去,因為她每次都抱著孩子,才沒遭到毒打。

2001年6月,於春芳在市場買菜被王立輝帶人抓走,然後送龍口610洗腦班,迫害40天,老伴在20里以外給人家看鋪,小孫女沒人看,她的兒子上班用摩托車帶著。有時晚上下班晚,孩子在車上睡著了很危險,家裏養了幾十隻兔子,老伴好幾天才回家拿一次乾糧,回家一看火冒三丈,鍋碗瓢盆被惡警砸了個一乾二淨,兔子也都被摔死了。

自從99年7.20到現在的7年裏,每年惡人都要去她家裏騷擾,老人天天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六.王秀妍、李仁青、於希波等遭惡人迫害的情況

王秀妍:2000年帶著5、6歲的女兒進京上訪被下丁家鎮政府勒索3000元,被非法關押在十八號廠期間挨打。2000年在市場趕集被於淑蘭、王立輝抓送十八號廠關押(準備在那辦洗腦班,因不配合逃走,後搬敬老院)。01年2月份被抓到敬老院迫害,被惡人逼著蹲馬步(具體誰參與打她不清楚)。01年6月份被強行抓走送610洗腦班非法關押2個多月。05年9月29號因到南山講真相,被下丁派出所抓送龍口市看守所迫害1個月後,被邪惡送淄博非法勞教2年。

李仁青:7.20邪惡到各村逼大法弟子交書,做「保證不煉功」,她堅決不配合,被抓到現在的610洗腦班,受到威脅恐嚇。邪惡給家人施加壓力,夥同家人逼李仁青「保證不煉功」,把李仁青的對像嚇的偷偷的把師父的講法全都燒了,看著不讓她煉功,使她又犯了老毛病,逼她上醫院花了很多錢。直到04年經同修勸說又從新走上了修煉路,全身的病狀都沒有了,又成了健康的人。05年9月29日,因講真相救度眾生,被下丁家鎮派出所抓送龍口市看守所,不到一個月就被龍口市惡人送王村非法勞教2年。

於希波:沒修煉前嚴重的心臟病,自從修煉大法全身的病症全都好了,7.20進京上訪被下丁家政府抓回來毒打。他在那站著,惡人把他一拳打倒床上,把床上的板子坐斷了,差點打死,後放回家很長時間不能勞動。

05年10月初一晚,被下丁家鎮政府以孟之義為首的惡人非法抄家,並被強行抓610洗腦班非法關押15天,勒索5000塊錢才放人。06年6月與本村大法弟子於華晚上出去做真相資料時,被派出所惡人抓送龍口市看守所,後龍口市惡人將於希波、於華非法勞教1年。

七.龍口大法弟子王明琦被迫害經過

王明琦 ,桑園礦退休工人,今年70歲。2002年10月21日下午,龍口市公安局以李樹強(外號李大牙)為首的一幫惡警把王明琦的住處團團圍住。然後先派了幾個惡警闖入王家。當時王明琦正在發正念。幾個惡警進入家中就去動師父的法像和其他東西。這時王明琦大喝一聲:「你們膽還不小,敢動我的東西,給我放下!」那幾個惡警被一下子震住了,老老實實放下手中的法像和其他東西。這時一個惡警打電話請示:我們動不了他。時間不長李樹強又帶上幾個惡警闖入家中。王明琦還在繼續發正念。李樹強看到這個情景惡狠狠地說:「好,王明琦,我讓你蔑視法律,今天要不是我看在我們是龍口一中的校友並且我一直很崇拜你的份上,今天我就叫你嘴啃泥。」說完他就拿出了他的工作證和抄家證,強行抄了家並綁架了王明琦。這期間王明琦不給簽字,一切都不配合。

當天下午他們就把他關押在張家溝拘留所。王明琦毫不懼怕邪惡,走哪就講到哪,一路講著大法真相。被關押在一個監室的犯人都知道大法好。惡人非法提審他,他就一直講著大法的真相。並且他在紙上寫下:真善忍,法輪大法是正法,取締法輪功是錯誤的,歷史會證明的!邪惡一看這樣沒辦法,就用鐵鏈子把他鎖在鐵椅子上,白天晚上不許睡覺,幾人輪流監管。這過程中,王明琦一直講自己學法的受益事蹟,講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一些善良一點的警察給他鬆鬆鐵鏈子讓他休息一會兒。就這樣把他銬在鐵椅子上6天6夜。邪惡一看也沒有招了,拘留一個月又轉移到桑園煤礦繼續關押,又被非法關押47天。他所接觸的人又有許多明白了真相。最後逼家人交上5000元錢,作取保候審才放人。

八.解雲蘭與唐祝龍夫妻二人所遭受迫害的簡單經過

解雲蘭,97年元旦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的丈夫唐祝龍也修煉。自從修煉後,夫妻身體健康,家庭和睦。99年7.20迫害發生後,99年11月份幾個外地同修與該村同修到解雲蘭家來,被該村村委舉報公安,把解雲蘭、唐祝龍等同修一起抓到該村學校。當時抓人的有龐軍、解德聚等民兵。在學校裏同修都被毒打,當時有派出所所長王剛、中村鎮政府田軍、公安局的於建軍等。唐祝龍被打得三四天張不開嘴吃飯。以後又把他們關押在該村村委,五天以後放回。回家一個星期,又把唐祝龍從工作單位抓走,拘留十五天。解雲蘭因進京被抓回來拘留一個月,99年臘月廿二放回,還被勒索3000元。

2000年正月十六日夫妻倆又被該村民兵抓到村委裏非法關押,抓人的有龐軍、欒永平等。在那裏他們被戴上手銬遭電棍、膠棒毒打,半月以後還要了300元生活費才放回家。2001年正月初六,因為其姐姐和姐夫被抓,惡人又到其家抓解雲蘭和唐祝龍。因不配合邪惡,夫妻二人離家出走,在外面一個月後回家。這期間公安天天上其家進行騷擾。家裏有12歲的孩子和70多歲的老媽媽。老太太經常被嚇得心臟病發作。回來後夫妻二人被派出所天天叫去,不讓上班。一個月後放回,當時王剛是所長(現已調走)。六月份解雲蘭又被龐軍抓到當地610,一個月後放回。以後他們經常受到邪惡騷擾。為了不被邪惡抓走,夫妻倆於2001年10月底離家出走,在外地打工。2005年回家過農曆新年,大年初一晚7點多公安又非法闖入家中抓走該夫妻,來人有二十多,有王琪、於建軍等。老太太被他們嚇得心臟病發作,他們不管老人死活,強行將二人帶走,關押在當地拘留所。一個月後唐祝龍被勞教兩年,解雲蘭被放回家。

有關惡黨官員:

北皂前村:解得聚(大隊書記);逄軍(治保主任);派出所所長:王剛;鎮政府副書記:李軍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