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的警察都在幹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在大連火車站前的地面上,看到很多不乾膠,上面寫著「假幣 13322292057」,不乾膠的密度很大,每平方米至少有5張,那景象甚是「壯觀」,不盡的人流視而不見的走在貼滿不乾膠的站前廣場上,「假幣廣告」是如此的堂而皇之。

哪怕是晚上,站前也是人流不斷、燈火通明的,不禁簡單的設想了一下貼假幣廣告時的情景:可能貼假幣廣告的人就是在巡警默認的注視之下,從容不迫、有條不紊的把一張張廣告貼滿地面的吧。

中共邪黨政權對這些「假、惡、鬥」的「包容」在大連還有很多,比如各種建築物上隨處可見的辦假證廣告──「辦證 139********」;還有大學校園外掛著「按日租房」招牌的、專門給在校學生提供未婚同居場所的情人旅館(遼師大學和理工大學外都有);遍布市區的「紅燈區」;大家都經常收到的「本公司常年銷售各種黑車、槍支、迷魂藥,聯繫人×××」的手機短信……

感歎這種「包容」的同時,不禁同時感歎邪黨警察的「不作為」,連這些以舉手之勞即可阻止的敗壞社會道德的爛事都能在看似文明的大連泛濫成災,大連警察夠「輕閒」的啊!可是,隨即我就推翻了這兩個「感歎」──大連真的「包容」嗎?大連警察真的「輕閒」嗎?

答案都是否定的。

2006年以來,大連地區邪黨人員綁架修煉「真善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的數量在全國「領先」:先後綁架了李淑忠、朱本福、孫敬美、孫世珍、玉萍、陳軍、老徐、洪振雁、姜富學、劉麗君、薛新凱、孫淑雲、郝躍峰、劉明偉、穆春梅、韓淑華、劉芳、陳元增、都興千、王娟、劉希勇、李淑賢、王技芝、周瑞英、王曉豔、王慧清、郭兆華、張義君(王紅、王濤等一家六口)、楊萍、關越、尹志明、王德齊、楊春玲、李玉花、小王、孔慶春、宋利新、劉冬梅、尚永傑、王博、王新中、劉淑芹、姜慧琴、劉清濤、曲君、於長順、叢丕晶、王麗、於曉麗、滕世玲、趙本帥、王金榮、從偉、張國宇、唐秀忠、高慎花、以及另外姓名不詳的至少10名。

大連邪黨政府就連法輪功學員頭腦中想甚麼都要管;大連警察一點也沒有輕閒,他們每天都在忙著策劃和迫害這些手無寸鐵、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學員。這就叫「不務正業」,這些邪黨人員們就是揮霍著老百姓的錢,放著危害社會的事不管,專管好人。

那些假幣廣告和辦假證廣告上都明明白白寫著罪犯的手機號,想通過手機定位找到罪犯是很容易的事,大連警察常常用這種先進設備綁架法輪功學員。那些用納稅人的錢買來的昂貴的定位設備似乎只是用於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而從不用在危害社會的犯罪分子身上。那些推銷「黑車、槍支、迷魂藥」的明顯危害社會的短信泛濫成災,警察卻不過問。可如果有人發了一條「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的短信,就會立即面臨被追找、定位、綁架、勞教、判刑的危險。(2004年10月,法輪功學員朱貴良因發短信被大連人民路派出所警察王輝綁架;2006年4月,法輪功學員趙本帥也因發短信被人民路派出所張洪偉等警察從家中綁架)。這種怪異現象似乎在宣布共產黨政權的「治國理念」:中國不需要真善忍,中國需要「黑車、槍支、迷魂藥」所代表的黑社會和暴力。

中國警察的職能從何時起變了呢?從「懲惡揚善、除暴安良」變成了「懲善揚惡、除良安暴」。這真是警察的悲哀,也是大連的悲哀和華夏民族的悲哀。相信大連市民都在從內心深處盼望著大連警察能重操舊業,把危害社會的爛事、該管的壞人管好,而不去管那些本本份份的好人,把和諧和秩序還給這個社會。

上樑不正下樑歪,共產邪黨從上到下都在「不務正業」,大連就能逆轉整個潮流而動嗎?共產黨政權雖然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其實從來都不是為民的。《九評共產黨》全面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殺人本質。

「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沒人能逆轉,目前已經超過1300萬的退黨及其相關組織,就是大陸民眾對天意的回應,共產政權倒台的那天不會遠了。相信更多人的覺醒一定會推動退黨大潮來的更猛,更多人的覺醒一定會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我也相信,每個真正明智的人都會在歷史走過這一頁之後,慶幸自己當初順天意行事做出了三退選擇(退黨、退團、退隊),而使自己成為識天理、識時務、順天意的歷史俊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