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帶來的慘痛教訓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有一段時間幹事心強,整天忙於做書、做資料,忽視了學法。師父講:「再忙也要學法」(《北美巡迴講法》)「不能夠不學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導航》〈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頭腦裏沒有了法,安全意識也淡忘了,可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虎視眈眈的看著,一旦哪有漏它們就鑽,達到不讓我們修的目地。

我家有個定時學法小組,已經堅持一年多了,時間一長大家都忽視了安全,邪惡利用跟蹤、蹲坑掌握了我們的學法時間,於2006年6月20日上午十點左右闖入我家。在這之前惡警先把我愛人(不修煉)劫持到派出所。(早上我愛人去買菜,在菜市場惡警以涉嫌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綁架了他,非法關押十幾個小時,晚上十點多才放回)。當天同一時間,另一群惡警去了我兒子的單位(兒子不修煉),把他強行非法綁架回家,逼迫我兒子打開門,惡警闖入我家。

在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下,由於自己沒有站在法上,正念不足,為情所動,只是指責兒子,讓邪惡鑽了空子,所以大家都被非法綁架。(我兒子也被非法關押到了晚上十一點多才放回)。他們不但非法綁架大法弟子,還非法抄了大法弟子的家,那群惡警就像土匪下山一樣,把我家洗劫一空,電腦、打印機、真相資料、護身符、錄音機、信封(幾百個)、複印紙(七包)、就連家人看的電影光盤、工具盤、空白盤(共有幾百多張),都被搶劫一空。當晚十一點鐘惡警就把我們關進了當地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們集體絕食,邪惡的命令、指使、一切都不配合(不背監規、不穿號服、不點名、不幹活、不盤板等)。我們只背法,同修們互相鼓勵,一定要堅定大法,堅定正念,去掉各自的執著,要集體正念闖出去,牢記師父講的話:「惡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正念制止行惡》)我們時刻發正念,背《論語》,背《洪吟》。

過了半個多月,市公安局來人給她們幾個非法勞教,沒有我(管教告訴我會比她們判的重),儘管我嘴上說:全盤否定舊勢力,不承認它們,一切都是假相,一切都聽師父安排,大家一起背《洪吟二》〈心自明〉:「法度眾生師導航」。嘴上雖然背法,但心態還是不穩,心想我比別人都重,以後大家都走了,就剩我自己了,怎麼辦,一個人太孤單了。當時我腦子都亂了,法也背不下去了,更沒有了正念。大鐵門一響,我的心就一動,是不是來提訊我了,明知這種狀態不對,怎麼排也排掉,邪惡看到了我的這個怕心,就開始迫害我,過了幾天就把我和大家分開了,分到別的監室了,師父講:「……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把我和大家分開,這不是自己這一念造成的嗎?我這不是自己求的嗎?這不又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我心底裏有一個強大聲音告訴自己:再不能胡思亂想了,要冷靜,這時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在點醒我,師父一直在我身邊,看護著我,我有甚麼好害怕的呢?

當我真正的靜下心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怕心太嚴重了,常人的執著心也太多了,從根本上沒有達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沒有真正的放下生死。《洪吟(二)》中寫到:「身臥牢籠別傷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我馬上意識到學法不深、不紮實,沒有修好自己。不時的出現爭鬥心,顯示心,幹事心,還缺乏善心,因為人心多,漏就大,沒有做到對法負責,對同修的安全負責,給我地區造成極大的損失,這是一次慘痛的教訓。

當自己又從新回到法上來的時候,怕心沒有了,也沒有孤獨感了。只想趕快振作起來,不論到哪裏都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我給在押的常人和管教講真相,給他們講共產黨的邪惡,天安門「自焚」真相,怎麼污衊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和欺騙老百姓,同我一個監室的在押人員,除去沒有上過學的,只要加入過邪黨組織的全部退了出來,有的人還表示一定和共產黨劃清界線。我還和管教講,有的管教明白真相後也用化名退了邪黨組織。

後來公安局給我下了逮捕證,讓我簽字,我一個字不簽還給他講真相,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假相,就是考驗自己信師信法的成度,一切邪惡不配考驗,我就抱著堅定大法這一念,去留由師父安排,誰說了也不算,只有師父說了算。這時我才真正悟到,甚麼是正念,正念來源於法,沒有信師信法,就沒有正念。要想修好自己,去掉各種執著心,首先要學好法。「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排除干擾》)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和國內外全體大法弟子正念幫助下,在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個多月後我正念闖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