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根本執著 解體舊勢力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由於邪惡這幾年的迫害,自己修的不好,失去了工作。一段時間正念不強,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給自己的修煉帶來干擾。通過學法,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從舊勢力的安排中走出來。是師父洪大的慈悲,溶化了我的人心,增大了我的容量。我就把自己的一點修煉經歷寫出來,請同修批評,指正。

我經熟人介紹進了一家國營單位,做財務工作[因為他們的財務人員退休了]。剛去我就告訴財務科長我是煉法輪功的。她告訴我,不要和單位的同事說,我就用第三人稱講真相。可是,上班沒多久,我逐漸發現這個單位的人的道德已經敗壞到了可怕的地步。這個單位的經理通過財務科長表示對我有非份之想。被我拒絕後,單位同事還責怪我不識抬舉,意思是說你在這上班,他要不同意,你是進不來的。現在社會都這樣,他們的觀念都反了,其實這是迫害。

我厭惡他們的行為,堅決不與他們同流合污。在經理的授意下,財務科長開始給我增加工作量,在工作上找我的麻煩,扣我的獎金,跟我說是向銀行卡錄入時輸錯了,以後再補。我催了幾次,也沒給補,同事告訴我,是因為沒給她送過禮。

幾件事過後,也想要忍,但還是心裏放不下,就和別人說了兩句,沒想到這個人把話傳了過去。這樣一來,心性沒得到提高,反而產生了憎恨,爭鬥心,每天都在苦思怎麼跟她們鬥,還覺得自己是修大法的比他們聰明,他們甚麼都看不透,洋洋得意的。我沒能及時修正自己,救度他們,反而讓他們造了業。

後來,經理竟然夥同財務科長找女人,用利益勾引我丈夫(丈夫不是修煉人),破壞我們夫妻關係。他們做的事我不知道,就特意讓同事告訴我這一切。這樣,我解決一個矛盾又出現一個矛盾,我不斷的抵制他們,很被動,身心疲憊。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分析、推理、判斷可準了,其實都是舊勢力往我腦子裏打的變異的東西,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講真相、勸三退效果都不好。我找同修切磋,同修告訴我「都是魔帶動的,舊勢力可不把人當成人」。我就一遍遍看《轉法輪》,讀到第六講。我突然悟道,要修成佛就有魔的干擾。我再看看我周圍的人都是被魔帶動著向我發著魔性,往起勾我的魔性。經理的邪念,財務科長的妒嫉,同事的挑撥是非等。我悟到應該查找自己的魔性,認清它,清除它,修去魔性,充實佛性。

我不再消極承受了,放下嫉恨,何必跟人計較呢,他們被舊勢力利用著在毀滅著自己,多可憐啊。應該想著如何救度他們才是,用法來歸正一切吧。我天天發出強大的正念,不許舊勢力借助人來迫害我,毀滅眾生,利用眾生犯罪。我慈悲的對待周圍的人,把一切不好的都轉化成好的,起最好的作用。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是天理,救度一切可救度的。我感覺我跳出了魔圈,純淨了,就剩下法了。

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救了我。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他們也像沒事一樣,銷聲匿跡了,環境也變的祥和了。

能發生這些事,歸根結底是沒去掉根本執著「私」。在這上班這段時間,不注重學法,執著於在舊勢力給製造的磨難中提高,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耽誤了寶貴時間,是自己的人心重才被人帶動的。

現在我又回到了學法小組,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發真相資料,最近我又有幸讀了《回憶師父講法的日子》的書,沐浴在師父的慈悲中,感受到師父傳法的艱辛,師父為救度弟子和眾生耗盡了心血,許許多多是我們永遠不可能知道的,我們的心也永遠裝不下的。師父洪大的慈悲,溶化了我的人心,增大了我的容量。決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做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上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正念正行,在證實法中,解體一切邪惡,救度眾生。

大法徒只有救人的份,徹底解體舊勢力及其惡黨,更好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堅定地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辜負師父的無上慈悲和浩蕩佛恩。

感謝《明慧週刊》同修文章的啟發和鼓勵,在我寫的過程中,頭痛,流眼淚,流鼻涕,咳嗽,干擾很大,晚上睡覺醒來嘴裏叨咕「我不想死」。我知道那不是我,是人心要死了。我寫的過程也是解體他的過程,消滅他的過程,像同修說的寫作的過程也是正法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