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否定舊勢力在經濟上的干擾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最近看了第241期週刊上的文章《按照正法理去做》,文中同修向院領導打電話,要回該得的工資。我悟到其中還有一個理就是:正法時期一定要否定舊勢力在經濟上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舊勢力會控制以常人中的各種形式減少大法弟子的收入,甚至有的大法弟子連一日三餐都難保證,我們必須從思想和行動上否定它,大法弟子有了最起碼的經濟保證才能做好證實法的事,師父給我們的路是堂堂正正在常人中修煉。

我回想起自己在這方面的經歷。我是醫生,在畢業工作一年後仍未給我轉正(轉為正式職工)。那時迫害還未開始,院領導已經開始不支持職工學大法了,他們對我的不公正對待,我還不知這是一種迫害形式,只把它當作是個人修煉中要過的關或個人的業力,一味的承受。

迫害開始後,由於只停留在個人修煉的層次,我被邪惡非法勞教一年多,在黑窩裏走了彎路,出來前,單位領導給我父母打電話,要我另找工作,我家人有正念,不予配合邪惡,強烈要求回原單位。這樣2001年我回原單位上班。

到2002年,我將報考全國的執業醫師(有此證才能上崗),誰知院領導不給,當時我想,對法輪功的不公正對待一定要正過來。我去找領導,他支支吾吾說不出理由,最後說我還沒「轉正」,又說再研究研究。第二天我去問,他說不行,我說:「法輪功是我個人信仰,你這樣是剝奪我的權利,我要求轉正和報考,否則我去上告。」於是情況發生了轉變,當天上午副院長來我辦公室滿臉笑容說「可以了」。

我們是不求世間名利的,但這種不公正對待大法弟子必須否定它,這是一種迫害。

2004年單位規定:凡本科畢業考取醫師證的,每月加補貼200元。同事已領了幾個月了,我沒有。這次我想起師父的話:「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2003年4月20日)

上次我做的還不是很好,沒講多少真相。這次抱著救人的心,我去院長辦公室,先問他為甚麼,然後我就把話引到大法上來,給他講天安門自焚真相,講大法教人做好人,講大法在國外洪傳的情況,講江××迫害好人,最後我說:「我們修大法的人是不貪求錢財的,我不是真正為這200元錢來的,我只是想把事情說清楚,生活再困難,但我們是不怕任何困苦的(當時我丈夫被抓去非法勞教,生活困難),給不給由你們了。」他始終耐心的聽我講。之後他們很快給我恢復了正常待遇,這樣我的總收入由以前的幾百元升到1仟多元,另外丈夫回來後,我們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在經濟上的迫害,這樣他很快找到一份離家近的工作,也有1仟多元,因此我們就可以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證實法的事了。

我們大法弟子不執於錢財,但卻不能在這方面被舊勢力迫害,給我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帶來困難。所以在經濟上很困難(受迫害)的同修一定要否定這種狀況,發正念清除它。我們要在常人中堂堂正正生活、修煉,走師父安排的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