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體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5日】2005年7月19日,黎塘監獄十八監區惡警領導對我說:「我已經對你失去信心了,把你送到出監隊去吧。」在這個監區的三個月中,為了證實法和救度眾生,我不配合邪惡,堅決拒絕邪惡強加給我的勞動任務,遭到惡警惡人的吊扣、罰站、罰蹲、不准洗澡、不准睡覺、不准吃中餐等多種迫害。在反迫害中,我有機會就講真相,惡警對我既害怕又拿我沒有辦法,不得不把我送到出監隊。

到了出監隊,遇到認識的功友龐壽光,他不好意思的說他已經「轉化」了,我問他轉化的原因,他說在轉化班能與更多的功友交流。我直截了當的說:「這是轉化的藉口,你知不知道轉化是錯的,如果你不走正回來,那意味著甚麼你知道嗎?」他聽我一說,表示要走正回來。從他的嘴裏我才知道黎塘監獄在今年四月份開始就辦了洗腦班,對整個監區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利用轉化了的人做所謂的「轉化」工作,分別在八監區、五監區、一監區辦了三個洗腦轉化點,整個監獄已有近十個人「轉化了」。邪惡見有空子可鑽,在十九監區(出監隊)又辦一個點,這個功友就是這個點的所謂「負責人」。他說:「明天徐文西是我的第一個轉化對像,那我就不叫他轉化了,不再配合邪惡了。」我說你有這個想法就好。

第二天徐文西來了。徐文西是個七十幾歲的老弟子,玉林人,在入監隊時我就認識他了,因堅修大法被邪惡判七年,儘管邪惡迫害,仍然動搖不了他修大法的心。見到他,我說:「你一定要堅定,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文西點點頭。「紅袖章」見我倆說甚麼,馬上過來幹涉,我說你不配合邪惡他就沒有辦法,文西堅定的點了一下頭。

第二天邪惡早早就叫文西和龐壽光過去了,惡警強迫看攻擊誣蔑大法的電視,假惺惺的與文西所謂的談心。文西根本不理他們那一套,不配合他們,一言不發。連續幾天,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不准文西睡覺,妄圖採取疲勞戰術把文西搞垮。文西識破他們的陰謀,拒絕說話,拒絕寫四書,邪惡人員沒有辦法,只好強迫文西的兒子過來做所謂「思想工作」,從情上動搖他。無論惡警或他的兒子好說歹說,文西就是不轉化,最後惡警沒有辦法,讓文西兒子代替在擬好的四書上簽字,算是完成了「轉化任務」,濫竽充數。

而龐壽光呢,因為根本沒有起到「轉化」作用,邪惡人員已經意識他開始清醒了,反過來找他談話洗腦。龐壽光思想還處在不穩定階段,惡警抓住他不放,問他是不是因為我才所謂「反彈」的,龐壽光說是他自己的事情,「轉化」是錯的。惡警說不過來,又不想放棄,就把他擱在出監隊那裏,過幾天再打算.龐壽光寫好了」嚴正聲明」,叫我出監了幫他上網,我說:「最好你在這裏向邪惡聲明,我出去了再上網.我認為這樣做比較好,能夠起到震懾邪惡的作用。」他有些猶疑,我說,如果你能邁出這一步的話,這個洗腦班肯定會解體,轉化的功友就會受鼓舞,邪惡就可能被抑制,你大膽的邁出這一步吧。第二天,龐壽光遞交了」嚴正聲明」,邪惡將他放回了監區.

邪惡為了維持這個轉化點,從一監區那裏抽來了兩個轉化了的人繼續搞轉化迫害,第三個被轉化的對像是十一監區上來的韋丙煉,是百色地區的,被邪惡判八年迫害。見到他,我說,前面的徐文西沒有轉化,你有沒有信心闖過這一關,他說,沒問題,我不會配合他們的。

晚上一有機會,我就跟他交流心得,他說,目前關鍵就是堅定,正念正行,決不能讓邪惡鑽空子。避開紅袖章的視線,我悄悄的把師父的經文《2004年復活節在紐約法會講法》交給了他。邪惡對他跟對待徐文西一樣,也是採取疲勞戰術,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二點,不讓睡覺的辦法來折磨他,連續折磨好幾天,邪惡不見效果,只好草草收兵,邪惡的洗腦班只能不了了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