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師尊的話做,就能解體邪惡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3日】今年年初,我市數名同修被邪惡抄家,電腦等被搶走,一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現已被非法關押在合肥女子勞教所)。全市大法弟子統一行動,每晚七、八、九、十整點發正念的同時,揭露市610迫害大法弟子的小標語一夜之間貼滿了全市大街小巷。它們於3月底瘋狂抓捕大法弟子送到洗腦班,就在我送經文的路上,被幾個惡警將我推入警車劫持到派出所,我當即鎮靜下來,知道眼前發生了甚麼事,也明白此時此刻應該做甚麼,我不驚不慌不失時機的向搜我身的女警察、門衛、及去派出所辦身份證的居民講真相,告訴他們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違反憲法,是犯罪行為,天理不容。我講自己身體上、精神上發生的巨大變化,十年沒上過醫院,沒吃過一片藥,曾經欺負我的、往死裏整我的所謂仇人也不記恨了,撿到幾百元錢主動還給失主,是甚麼改變了我,這一切都是大法,大法使我健康,大法教我學會了寬容、沒有敵人,大法教我事先想到別人。女公安直點頭,看守的人連連說:「我看得出來,你們煉功人素質高。」忙拿椅子讓我坐下,此時,又一警察手拿紙筆審問我,我斷然拒絕,不配合,不回答,不簽名。

天黑了,警車把我帶到很遠的地方,下車一看,大院子裏黑壓壓站一群公安,我厲聲喝問:「這是甚麼地方,你們為甚麼深更半夜劫我到此,滿地的貪官不去逮,專揀好人抓,這就是當今的人民警察,喪盡天良的警察!」兩個惡人擰我的胳膊,將我推到樓上一房間裏,有床、被、桌子,頓時擁上來幾個中年女人圍著我,偽善的勸我,企圖讓我放棄修煉,我才知道這是邪惡辦的洗腦班。而這些人也是深受邪黨造謠媒體及黨文化毒害的眾生,我牢記師父的話,「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今天我來到這裏,就是救度她們來的。

我開始講真相,講大法洪傳八十個國家和地區,大法給人類帶來美好,大法弟子是一群守法的好人卻無辜遭迫害,告訴她們天安門自焚漏洞百出,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反過來勸她們別幹蠢事了,真修者絕不可能放棄修煉,又向我身邊的公安講紅眼石獅的故事,而當今的大法弟子正如那位村婦一樣,並且冒著被罰、被抓、被關的危險講真相,為了甚麼?就是為了救人,這麼好的一群人,你卻將他們投入牢房折磨,你忍心嗎?這樣善惡不分不怕遭天譴嗎?這個公安低著頭,一聲不吱,這時外邊傳來聲音:「這裏轉化班不要她,找分局,分局又沒有人,怎麼辦?送到哪兒呢?」「交給我吧。我就是×××,我們單獨談談,好嗎?」

我知道這人是市610的頭兒,欣然答應。這一夜,大法源源不斷的給我智慧,我首先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再講法輪功是甚麼,江××為甚麼迫害大法學員,江××已被多個國家起訴,「九評」的傳播使中共惡黨惶恐萬分,集中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已慘絕人寰,滅絕人性,講到幾位有識之士的明智之舉。我心裏充滿善念告訴他「你為甚麼不給自己留條後路呢?中共解體了,你怎麼辦,中共能給你官,給你錢,卻不能給你生命打包票,甚麼能有生命寶貴呢?」他開始還歇斯底里「中共要真倒了,把我槍斃。」我進一步向他講透,「不管甚麼黨,它迫害大法,最終都逃脫不了被淘汰的命運,它的解體也是必然。今天我們談也是給你的機會,我希望你被救度。」

第二天天亮,他拿著從我家抄出的一包真相資料、「九評」等將我帶到市公安局,我又向提審的公安及司機講真相,我講到我國古代預言、推背圖、梅花詩、饒餅歌,都預言到了今天天下發生的大事,廟宇裏三千年一開花的優曇婆羅花開放意味著甚麼,大是大非面前不能糊塗,不要輕信一言堂的媒體宣傳,凡事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又例舉了我市毒打大法弟子遭惡報的警察事例……

公安一再追問那一包資料的來源,我平靜的告訴他,「資料的來源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裏面寫的內容,你們仔細看看,對你們將來有好處。」「回家吧。」610頭兒叫我走。就這樣,我從派出所到洗腦班,從洗腦班又到另一派出所,又到公安局,逢人就講真相,整整二十個小時,不渴、不餓、不驚、不怕,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公安局。

回家十來天,據一同修分析,市610頭兒去上面開會,第二天就回來抓我,我被迫離開了家鄉,流離失所了。在異鄉的一個多月裏,我冷靜的思索,反省自己的一思一念,漏在哪裏:

1、當地公安提出要去我家時,我不是正念使用神通保護資料或請師父幫助,而是擔心資料被搜,由於人心的冒出,結果還是被搜去了,師父早在《轉法輪》裏講過,「氣與氣之間哪有制約作用?」

2、平時講真相時遇到不願聽的、抵觸大法的,我就急躁,不是慈悲耐心的把真相講到位,而是畏難情緒重,甚至放棄了,包括家人。

3、我們幾個同修經常意見不統一,遇到矛盾爭執不休,甚至互相埋怨,多次不歡而散,問題來了,不是向內找,整體提高,而是強調自己,放不下自我。

4、我自己從牢裏出來幾年了,環境變了,人的惰性也出來了,三件事時緊時鬆,學法也像完成任務一樣。

我有這麼多沒放下的東西,使邪惡有了迫害我的藉口。我不停的反覆背頌平時背下的師父的法,細細體會大法的深刻內涵,清洗著自己頭腦裏的不好的物質,用大法歸正自己的思想,身體頓覺輕鬆,頭腦非常清醒。

當我背到師父2005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最後一段時,我立刻悟到了我應該回去,我是大法徒,我肩負著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回去面對一切,做我該做的事,這才是我修煉的路;再說,有師在,有法在,「誰懼誰呢?」我全身充滿了力量,回家了。

回家沒幾天,蹲坑的公安乘家人開門溜了進來,我理直氣壯的問:「你來幹甚麼,直講!」緊接著又竄進來幾個便衣公安,我目光直視著為首的一人,對著他發正念。這個公安頭越來越低,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上面要求我們對你又打又罰,不然你還要活動,今天我們好不容易找到你,就是要拘留你,你準備拿東西跟我們走……」最後聲音小如囈語。我正告這個公安,「告訴你一句話:迫害大法弟子就等於迫害你自己。」

到了公安分局,叫我在拘留證上簽字,我不簽。又見到了市610頭兒,我再一次向他講真相,闡明利害關係,告訴他,你們跳不長了,與邪惡中共為伍的人終究要被繩之以法,你拘留我我不怕,真正害怕的是你,要知道你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你欠的這筆債今後要加倍償還,再行惡下去,就償還不清了,現在將功贖罪還來得及,不然,下場是可悲的,講準確一點,是『可怕』的。這610頭兒麻木的站在那兒,一句話也沒說。

警車將我送到拘留所,我向司機和拘留所看守人員講真相,講大法教人誠實善良,也要明是非,分善惡,有良知,法律也講懲惡揚善,你們迫害好人是有罪的。

拘留所的人員對送我去的公安說:「這個法輪功太頑固,來到這個地方還在口口聲聲宣揚大法好,給她關起來,我不信治不好她。」我不為所動,仍然推心置腹的向他講大法真相,同時發正念鏟除拘留所另外空間的一切邪靈爛鬼,我堅信我們偉大的師父真切的就在我的身邊看護著他的弟子,我已經看到我們光明的前途。

約十分鐘,我頭部一下子陣痛起來,雙手抽搐,太陽穴又劇痛起來,竟坐不住了,倒在椅子上,看守人員要求將我全面體檢不收。又過了一會兒,看守人員說,「不用檢查了,她有嚴重疾病,快帶走吧,別在我們拘留所出事,我們不收。」送我來的公安也乞求我,「快想大法,別給我帶來麻煩,你死這兒,我擔不了責任,我看你一講到法,就神氣了,你想法吧。」就這樣,慈悲的師父又一次保護我,拘留所沒進,公安將我往回送。

兩次洗腦班、拘留所的拒收,使我深深體會到任何環境下都要牢記自己是師父的弟子,尤其是面對邪惡迫害時,坦坦蕩蕩的正面證實法,真正沒有了人心,用神的一面來正法,邪惡之徒避之猶恐不及,還敢迫害嗎?

最後讓我們重溫一下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的一段法:

「無論你們身在異鄉還是在直接被邪惡迫害的環境下,都應該表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來,使邪惡膽寒。邪惡表面上咋呼,它內心裏在害怕。你們是大法弟子,你們內心不能害怕。如果一個修煉的人真能夠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遠的遠離了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