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樹市惡警惡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7日】1999年7.20開始惡黨迫害法輪功,榆樹警察分片到戶查修煉法輪功的人。問「還煉不煉?」說「煉」就抓走,非法拘留、非法勞教。

2000年2、3月份先後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至榆樹市拘留所1百多人,有的是因為煉功,有的是去北京證實大法的,只為說一句真話「法輪大法好!」就被非法綁架,遣返回榆樹市拘留所,勒索每人至少1千元錢。我是其中一個。

煉功人在哪都堅持煉功,是理所當然的,憲法明文規定信仰自由,我們信仰「真、善、忍」大法,按要求修自己,對自己、對家庭、對社會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可是拘留所警察就是不讓煉功,每天起早看到我們煉功就叫來高勇、孫某某等幾個警察手持小白龍(塑料管子)挨個打。因為我們一起都煉,他們幾個累的氣喘吁吁,這個被打倒了,那個起來又煉了。他們累的夠嗆,就又想出個毒招,集中打7號拘室的同修。強行扒去外衣、褲,從臀部到腳脖子一下挨一下打,打了一個多小時,肉都腫得老高,變成了紫黑色。這還不算,還逼迫幾個同修在冰天雪地的2月凌晨穿內衣褲到外邊凍她們,有的同修幾分鐘就昏倒了,有的雙手凍漂白,之後脫了一層皮,要不是修煉人都不知是啥後果呢。

大法書是修大法人的性命,因一名同修的《轉法輪》被管教搜走,我們集體絕食抗議,絕食到第四天,拘留所就又想出了個邪惡主意,讓我們背一天雪。非法拘留十五天到兩個月,多數學員被陸續放回家。有的被送去非法勞教。

2003年3月,我被非法綁架到榆樹市公安局,審到半夜無所獲,來一個惡警手拿竹棍,一句話沒說進屋就打,從腿打到頭,把竹棍打劈了,我的頭被打破,鮮血直流,由於流血多,我處於昏迷狀態,即使這樣還是被兩個警察抬上警車送至榆樹市看守所。幾天時間,先後抓去十幾個同修。大夥絕食抗議,其中幾個人被強行灌食。因我們不配合邪惡,副所長龔鐵領一幫打手(警察和刑事犯)進女號挨個劈頭蓋臉一頓毒打。非法拘留20多天,強行把我們送進黑嘴子勞教所勞教一年。

2006年3月23日,我到農村講真相,被大隊書記孫龍風舉報,榆樹市閔家派出所三人把我拽上警車拉到派出所,審一上午,我只是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看資料。十一點把我送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張德青等人審我一下午,一直讓我站著,下班前把我送去拘留,家人和親屬怕我被送去勞教,托人找國保大隊,沒想到說不通,後來親屬托人找到一位副局長,他給說句話起了作用,他一分錢沒要,可是因為辦此事請別人吃飯、煙、酒、車費、拘留費用等花5千元左右,往法治科交2千元錢,共經濟損失7千元左右。

善惡到頭終有報,這是天理,我希望這位局長對待其他煉功人也像對我這樣,希望所有做錯事的警察和世人都能歸正自己的言行,別做惡事,支持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將來能有個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