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上海弟子就營救被關押同修一事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6日】近日,由於住在上海的親屬被抓,展開營救活動的過程中,有很多體會想和上海弟子交流:

一. 間隔問題

去年這位親屬曾在一篇交流文章中提到上海弟子間隔得厲害,各個地區形成小圈子,沒被抓過的弟子不敢和被抓過的弟子來往。我不太清楚這種情況現在是否改善,但六國峰會期間上海這樣大規模的抓捕能得逞,一定也是有我們弟子自身的一些原因的。希望上海弟子能夠突破小圈子的間隔,在嚴格注意安全的情況下,能與其它地區的弟子互通信息,展開營救,形成正念之場。

二. 對待身邊弟子被抓問題

去年一位經常與我這位親屬交流的弟子被抓了,絕食10天過了一個月堂堂正正闖出看守所。當時我和我的親屬聽她說在看守所的經歷時都很感動佩服,也去掉了很多怕心。問題是,在那個弟子被抓的一個月中,我們幾乎甚麼都沒做:沒有鼓勵家屬去要人,沒有搜集惡警電話,沒有貼有關真相標語,也沒有寫勸善信,就是為她發正念都不是很明確。

這次六國峰會期間,這個弟子和我的親屬幾乎是同時又都被抓了,教訓不能說不深刻。我想迫害是針對整體來的,不能只讓當事的弟子一個人只靠正念過關。在外面的弟子應該把營救同修當作自己修煉的一部份。當看到知道的時候,如何對待,每一件事都是考驗。

三. 具體營救方式

1. 電話

打電話是海外弟子參與營救大陸弟子的好方法之一。但這次在搜集電話的過程中,我發現一個問題:就是初期參與迫害的單位,如派出所、區公安局、看守所、檢察院的電話非常難找。114、網上搜索經常只能找到一個兩個,有時還是總機。這樣打電話的話可能一直就是值班的警察在接,不能讓很多人聽到。

我想在搜集電話方面,住在上海的弟子應該很有優勢。可以自己或親人親自到那些單位看看,或者通過親戚朋友關係得到那些單位的具體電話表。一旦上網公開以後,海外弟子就可以打了。如果這個單位所有的人都能聽一遍真相電話,情況應該是很不同的。

搜集電話還不侷限於這些單位,被抓弟子的工作、學習單位都可以儘量搜集。雖然被抓捕不是好事,但卻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向這個弟子周圍的人講真相。當自己認識的人受迫害的時候,人們是很想知道是怎麼回事的。

如果經過家屬同意,可以把這個弟子家中電話也公開,或僅保留最後一個號碼如021-5982893*。不是為了打到他家去,而是可以通過改變最後一位,或兩位號碼的方式,打到這個弟子鄰居的家中去。讓他們知道自己這個居民區中就有法輪功學員受迫害了。

2. 勸善信

我這次很想寫一些勸善信寄去,但也遇到問題:惡警的名字不知道。這次抓我親屬的人中,我只知道片警的名字,真正一直在審問的區公安局的警察名字他們不敢透露。還是想請上海弟子盡全力搜集一些公安局國保科(610)等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的名單,他們的親朋好友的名字、工作單位,地址。海外弟子可以發專門的勸善信過去。雖然這些人平時看過很多真相資料,但當他接到很多這樣針對他本人的信,或是親朋好友全都在勸他的時候,情況還是不同的。

這事很重要,關係到這個人以後是否還繼續行惡,再抓其他弟子的事情,希望上海弟子能當作急事來做。我想上海一共十幾個區,每個區公安分局國保科真正參與抓、審大法弟子的警察也就那麼幾個。如果能把他們的信息都搜集齊了,我們鋪開寫信過一遍,等於是從基層堵住了抓捕大法弟子的源頭。當警察都不願意再去抓弟子的時候,上面的命令也就成了一紙空文。

3. 對被抓弟子家人的直接支持

家人如果是常人,受到打擊會有各種反應:有時會埋怨大法弟子,有時會很痛苦,這都很正常。這時就非常需要其他弟子的支持,和他們講明為甚麼煉功印發資料不是違法,警察抓人才是違法。然後鼓勵他們理直氣壯地去警察局要人,去的人越多越好。態度中不要有一點妥協的意思,甚麼說知道錯了,請念其初犯放一馬之類的軟話,就說這麼好的一個人被你們無緣無故抓走了,沒偷沒搶的,要求你們馬上放人。

我發現許多警察都知道國外可以煉功,但還是覺得這是「國家規定」他們要執行。這是要和他們說清楚:就是根據中國的法律(憲法等),抓法輪功學員也是違法的。現在判拘留、逮捕、審判大法弟子大都是根據刑法第三百條「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但國家沒有任何法律法規說法輪功是×教,大法弟子印發真相材料也就是自己在做,甚麼也沒利用,「破壞法律實施」就更無從說起,破壞甚麼法律了呢?

有機會還可以和警察講講萬一法輪功平反,他們很可能成為犧牲品、替罪羊。這個他們很關心。還有退黨等,可以根據情況做。弟子可以和這個家人一起去,幫著說,也可以發正念。

4. 發正念

以前看到一篇交流文章,說的是一位母親在女兒被判刑並被洗腦後每天整點發正念十六、七次,過一段時間女兒被減刑放出來了。「金石為開」,這是那篇文章中用的一個詞。我想能做到這樣可能不是很容易,但上海弟子增加發正念密度,比如每兩小時一次,每次都加上一念:清除上海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因素,這還是可以做的到的。也有同修建議每天晚上8、9、10點專門針對本地區的迫害發正念,我覺的也很可行。真的,被抓捕的弟子需要得到所有弟子的正念支持,作為親屬這一點我體會很深。當我知道有一個地區的弟子答應為我的親屬發正念時,非常感動。

5. 對被抓弟子本人的支持

(1) 寫信

據看守所說,關在裏面的人是可以收到信的。我想上海弟子可以給自己認識的被關弟子寫信,不用留名字地址,也可以到離家較遠的信箱去寄。只要說請堅定下去,我們會盡力幫助這樣的話就可以了。如果能收到,對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弟子來說,會是很大的鼓勵。就算是被看守所卡住,也會讓他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牽掛著這個弟子,而且是不同意迫害的,這對邪惡就是一種震懾。還可以鼓勵被關弟子所有的家人給他寫信,一樣寫上正面鼓勵的話。

(2) 見面

見面可能是比較困難的。但可以鼓勵被抓弟子的家屬去要求,也可以讓律師帶話。這時要和他們說明白,這個時候這個弟子在裏面堅持下去唯一靠的就是信念,所以家屬一定不能說甚麼「我們都很痛苦,你早日悔改」之類的喪氣話,要說就說大家都很關心你,希望你一定堅持下去,不要承認任何東西。

正法形勢到目前已經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在我與上海地區警察接觸的過程中,也覺得邪惡已經非常弱了。我相信,上海的弟子都正念正行的時候,就一定能藉此次大批弟子被抓捕的機會向方方面面講清真相,掃除邪惡,把上海地區的形勢正過來。同時,海外弟子也一定會盡一切可能配合上海弟子。

後記:這次親屬被抓,教訓十分慘痛,顯示了我長期忽略的許多問題。開展營救之後,也是不斷地在摔跟頭。這次寫出這篇文章,希望能和上海弟子共勉,不足之處希望大家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