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大連新寨子大法弟子交流營救同修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7日】與一位新寨子大法弟子談到營救一位新寨子地區被非法綁架的同修,該大法弟子說,新寨子同修除了發正念之外沒有甚麼營救措施,連網上的營救不乾膠和傳單都沒做。當問道新寨子同修怎麼會連營救當地同修的材料都沒做時(連市區資料點都做了營救新寨子同修的資料),同修答曰:個別有協調能力的同修在忙著學法調整自己。

在此想談談個人看法,如果有說錯的地方還請同修諒解。

一、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之事意義重大,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

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營救同修,這對當地大法弟子來說都不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額外的工作。師父也講過:「你們的同修大法弟子一定要救,不能被邪惡肆無忌憚的迫害。」(《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而且多次參與營救,我們體會到營救之事意義重大。

1、營救是講真相的契機

當地出現這麼大的事就是因為講真相不到位。我們平時發資料是為講真相,當地出事了,其實正是講真相的最好素材和機會。

某地區同修被綁架之後,大家協調一致講真相,從公安局到政法委、610,再到被迫害的同修單位、居住區,同修們搜集電話號碼、揭露惡人信息、打電話、寫信、面對面講、發資料,通過幾次,當地同修都提高上來了,形成了整體,環境也寬鬆了,現在公安局、政法委都不怎麼管了。

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象、去救度生命。」(《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通過這個麻煩,我怎麼樣能夠把與這件干擾有關的一切正確對待,本著救度眾生的目地平衡好,我怎麼樣能夠對眾生負責,把這些事情的出現視為正好是講真相的契機,正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你平時去找人家講真相沒有理由,平白無故的去找誰還不願意見你,干擾不正好使你有了接觸的機會了嗎?你不正好去講真相嗎?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煉之外,你們最大的責任就是要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能行嗎?不做好能行嗎?所以不要把所有的問題出現都當作是對你做正事的干擾,對自己學法在干擾,對自己講真相在干擾。不是的,問題的出現就是講真相的機會。」(《2006年加拿大講法》)

營救同修不是最終目地,我們在將同修營救出來的同時,要揭露邪惡,救度世人。同時借營救之機把當地同修都連起來,協調一致做,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既救了同修,又帶動了整體,也講了真相。

2、一個同修被迫害往往不是他個人的問題,有當地整體的問題。邪惡迫害同修,不僅是在鑽同修個人的漏洞,也是在鑽整體的漏洞。在營救過程中大家整體向內找,在認識上和心性上提高上來,彌補損失,是走好以後的路所必須的。

3、能不能把別人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是我們修煉境界的體現,去「私」、修成一個為他的生命是大法和新宇宙的要求,要想進入新宇宙就必須放下「私」,必須從「私」中走出來。同修被迫害時我們的狀態,反映了我們能多大成度達到無私。

二、從同修被綁架案反省當地的整體問題

同修被綁架固然有邪惡鑽他本人漏洞的因素,這裏暫且不談,等他回來後大家可以和他本人交流(同修在被迫害時我們談他的問題在一定成度上就是認同舊勢力的迫害,在承認邪惡迫害的有理)。

作為我們整體來講,明慧網提出資料點遍地開花已經有3年多了,很多地區20多個人就有一個小資料點,反省我們當地的狀態,已經遠遠的落後於正法進程了。

本應由大家承擔的責任都由個別幾個人來承擔,就等於把各種壓力(工作量和另外空間邪惡的關注)長期壓在個別幾個人身上。這種情況下個別人出問題了,能說是他自己的問題嗎?

邪惡的藉口也是這樣的,大家都指望個別人,邪惡就迫害個別人,看你們還指望誰。因此我們要彌補損失,就要從每個人做起,大家都更精進一點、多做一點、多一份責任心,早點挑起自己應該承擔的擔子,也會讓這件事更快化解。

某地區原來的資料點負責幾百人的資料,幾年中多次遭邪惡破壞,沒被破壞時也是干擾不斷。自從資料點遍地開花以後,沒有了過去那些不穩定因素。一個點負責協調一小部份同修、形成學法小組,經常交流,參與的同修狀態都有很大提高,當地真正達到了整體提高。

推薦大家看看明慧網2006年4月29日的《資料點遍地開花是正法進程的需要也是修煉的需要》(此文明慧週刊中沒有)。

三、正念對待營救問題

營救同修和揭露當地邪惡是我們地區的弱項,這方面做的一直不是太好。此次邪惡也是在鑽這個空子。因此,此事也是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彌補、突破狀態的機會。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互相配合,所以營救同修也是形成整體的一個最好契機。

1、首先我們大家都不應該被表面的假相所動,不管邪惡給同修定了甚麼樣的罪名,不管案子到了哪一步,我們都應該正念否定。因為迫害同修的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如果我們把另外空間的邪惡鏟除乾淨了,這個空間的一切表現都會化解。

明慧網2006年6月2日《獄中七天悟法理》中的同修被綁架後7天即被無條件釋放,他在這七天中一天最少發6個小時(360分鐘)正念,沒有絕食,也沒有高血壓、心臟病的演化即被無條件釋放。可見發正念的強大威力。

還有一篇文章提到,一個老年大法弟子的女兒被非法勞教了,這位同修特意搬到勞教所所在的另一個城市,每天近距離給女兒發正念、並念法給女兒聽,大概半年之後,已經邪悟了的女兒在這位同修的正念下提前出來了。這充份證明了即便同修本人存在問題或法理不清,也阻擋不了大法弟子在正的認識下正念營救、破除邪惡安排的效果。

《五次成功營救被綁架同修的一些體會》中有這樣一段:「同修都認識到:即使被迫害的同修甚麼也不做,作為外邊的同修也應該以這件事為切入點,去揭露邪惡、救度眾生、營救同修。作為常人來說自己的親人昏迷不醒,那其他的親人也要送他去醫院治療。所以大家都認為:就是『抬』,也得用正念把同修從看守所裏『抬』出來。」

2、同修被迫害了,我們每個人用了多大的心、做的如何,這都是自己修煉的過程。邪惡的藉口是考驗整體,如果大家都能儘快心性到位、整體提高、整體昇華,邪惡妄圖「考驗整體」的藉口就沒有了。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明慧網上曾有一個美國大法弟子的文章,提到為甚麼他們沒能營救出李祥春,每個人究竟用了多大的心非常關鍵,引用如下:

只聽到舊勢力叫囂著:「你們想救李祥春,根本救不出來。別看你們造的氣勢大,可是你們數數你們自己,有幾個人真正心裏面真心要救李祥春?人家加拿大弟子救一個成一個,是他們心齊。不管是不是真正參與具體行動的,他們都在內心支持這件事,他們的正念照得光芒萬丈,讓我們不得不放人,誰敢不放?澳洲把人救出來,儘管他們整體上不行,但是救××的那些直接參與者正念十足,氣貫長虹,太可怕了。你們美國呢?……」

同修被綁架已經這麼長時間了,案子至今拖著,其實是師父在給我們機會,等我們大法弟子整體提高上來,由我們來主導這件事。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狀態、改變整體的狀態還不晚,希望我們整體能儘快提高上來,不要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白白承受。

四、營救的具體建議

1、整點發正念鏟除迫害被綁架的同修的一切邪惡

某地在營救時24小時接力發正念效果非常好(參與的同修每人或每組連續發正念一個小時或半個小時),事後大家感覺,不僅清理了當地環境,參與的同修也感覺,通過一個小時的連續發正念,自己的狀態好了許多。

有同修明顯的感到自己空間場乾淨了;有同修從來沒有連續發正念這麼長時間,這次突破了以往發正念的狀態,能堅持的時間更長了,也更靜了;有同修說這次發正念特別強,達到了「如意展神通」的狀態──感覺想鏟除哪兒的邪惡就鏟除哪兒、想清理哪兒就清理哪兒;還有同修平時煉靜功因為腿疼都很難堅持一個小時,發正念一小時卻非常舒服……

2、大家都行動起來搜集參與迫害者的姓名、電話、以及迫害者家人的信息,上網曝光。每位同修都把上網曝光邪惡視為自任,得到消息後哪怕只有一句話,也通過自己得到資料的途徑向上反映,提供給上網同修。

3、寫信給參與迫害者,不管文化程度如何、哪怕只有一句話,也能起到一份力量。試想:如果參與迫害者收到了雪片一樣多的勸善信,他們會受到甚麼樣的震撼,會鏟除多少另外空間的邪惡?

案子當初在國保的時候,我們沒有抓住時機向國保講真相,現在案子已經轉到了檢察院和法院,我就從檢察院、法院講起,給參與的每個人都寫信講真相。

其實給甘井子分局國保和新寨子派出所講真相也不晚,因為畢竟人是他們綁架的,現在還在遭受迫害。從這一點講起,對他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完全用善的一面喚起他們的善念。

某地在營救同修時每個人都給迫害者寫了勸善信,文化不高的甚至只有兩句話「大法弟子×××不是壞人,你們不該迫害他,你們應該去管真正的壞人。迫害好人是要遭報的,為你自己想想吧。」寫信的每個同修都體會到了昇華。

4、散發、張貼同修被迫害的資料,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明慧上已有不乾膠和傳單,請關注明慧)。同時以這件事為契機講真相。事情畢竟出現在本地,以此為契機容易引起常人的共鳴。

不但要對惡人講真相,也要對當地民眾講真相,讓大家都知道,好人被迫害了、警察不務正業專抓好人。

講真相救人始終是我們的頭等大事,營救同修也要著眼於講真相救人,這樣才是徹底破除邪惡的安排,把壞事變成好事,變被動為主動,更有利於化解這件事。曾經有很多這樣的經驗,本來同修被綁架是壞事,但把這個契機利用好了,反倒引起了很多常人對迫害的憤慨,激起了他們的正義感,喚醒了他們麻木的心。

5、有條件的幫助家屬樹立正念,鼓勵家屬不要配合邪惡、要揭露邪惡。邪惡之徒的一貫伎倆就是威脅家屬,不讓家屬揭露他們。我們應該向家屬指出,邪惡是最怕曝光的,他們之所以不讓家屬揭露他們,就是因為他們害怕,揭露他們正是他們的死穴,也是營救同修的最有效辦法。因為只有把他們揭露出來,才能有更多的正義力量對他們勸善、阻止他們繼續迫害同修。如果幫他們掩蓋,就是在縱容他們犯罪。

6、建議有條件的片兒,進行小範圍的切磋,幾個人聚到一起長時間幫同修發正念。很多同修體會:只要跟同修們到了一起,心勁就強了,正念也足了,能突破很多障礙,既有利於個人提高,又能促進整體昇華。

7、學法時發出一念,讓被非法關押的同修聽到,和我們一起學法。

以上僅為個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補充指正。最後引用北京同修交流文章中的話:「同修們,請發出你的聲音吧,不要再以任何藉口躲在家裏(自以為)「精進」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