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同修中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9日】自7.20邪惡迫害以來,幾乎每年本地都有大法弟子遭到惡警的綁架,或被非法長期關押,或被非法強勞、判刑。面對同修遭受的殘酷迫害,開始時大部份學員並沒有想到積極去營救,處於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學習師父的新經文《也棒喝》後,這才認識到營救受迫害同修就是反迫害,是揭露當地邪惡、制止惡人行惡的過程,是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也是學員們修好自己實現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過程。

2005年9月30日,本地A同修在樓區發《九評》時因惡人舉報而被當地惡警綁架,關進縣第一看守所。A同修是本地學員公認的修的比較精進的大法弟子。事情發生後,一些學員埋怨A同修做真相不理智,不該大白天到樓區發《九評》,認為其有漏。當時本地主要協調人正在外地。在這種情況下,本地幾個大法弟子主動站出來協調營救A同修的行動,組織學員集體發正念,貼不乾膠粘貼,給縣610及國保大隊、派出所打電話,大量散發勸善信。但少數學員對此出現了人心,認為上述做法過激,會激怒公安部門和610惡人,使A同修不能獲釋。

由於認識不統一,營救中出現內耗,該做的事情沒有做到位,結果營救沒有成功。半月後A同修被非法勞教1年,關進萬家勞教所。

A同修送走後,本地學員都很痛心,在後來的幾次法會上,大家反覆學習師父近一年來發表的一系列講法和新經文,認真的向內找自己:在營救A同修中我動的是正念還是人心?我為營救A同修做出了甚麼?

師父說:「有的家裏人在迫害中被關、被迫害,你們不趕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減輕家人的被迫害,還在說甚麼在家裏學法,對學員所做的一切還牢騷滿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關押中減輕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為大法弟子頂著邪惡與危險在反迫害中揭露與震懾了邪惡造成的嗎?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有的人能認識,有的人認識不到,也有的人執著於怕心等各種因素不想認識。修煉不是搞常人的政治鬥爭,更不是權力與利益的角逐。那些在常人社會與官場中養成的觀念與壞習慣在常人中都是不齒的,修煉中就更要去掉。」(《也棒喝》)

大家認識到:同修遭受邪惡迫害,我們不能查找同修的漏,更不能責怪同修,那樣做等於站在了邪惡一邊,承認了舊勢力因素的迫害。我們必須用正念對待同修的被迫害,採取一切得力措施營救同修,把營救同修的過程當作窒息邪惡、制止惡人行惡的過程,當作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過程,當作修煉自己實現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過程。

2006年3月中旬,由於惡人舉報,本地惡警在一個晚上同時非法抓捕了6名同修。事情來得非常突然。消息傳出後,學員們不等協調人協調,都主動組織起來集體發正念,清除迫害6名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加持6名被迫害同修正念正行,儘早闖出魔窟。有的學員在第一時間上網,曝光當地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有的知情學員將縣610及公安局有關人員的通信地址、電話號碼直接發往明慧,請海外大法弟子援助。

在協調人的協調下,本地學員以學法小組為單位,採用接力方式,全天24小時不間斷的發正念。一時間,縣城的電線桿上貼滿了不乾膠粘貼,大街小巷撒遍了揭露當地邪惡的傳單。與此同時,不少學員往610和公安局有關部門打電話,向有關人員講清真相。海外大法弟子的電話也大量的打過來,極大的震懾了邪惡。通過學員做工作,受迫害同修的家屬也能積極要人。

而受到迫害的6名同修由於外面大法弟子的正念加持,本人正念也很強,在獄中不停的發正念,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並利用一切機會向身邊犯人講真相,動員他們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由於內外配合的好,形成一股強大的法力,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不到28天,6名被迫害同修全都無條件獲釋。

這件事在本地影響很大,極大的震懾了當地邪惡。要知道,當初惡警抓捕6名同修後曾惡狠狠的放出話來:要一律判刑。結果,邪惡的迫害計劃最終落空。這次營救成功,再次體現了師尊的洪大慈悲和法的強大威力,標誌著本地大法弟子在證實法的路上進一步走向成熟,真正在反迫害中實現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