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我跟前的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0日】今天看到《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師父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正法進程到最後了,最近真的有許多有緣聽真相的人出現在我跟前,有時忘了和對方講真相,對方脫口而出的話都會提醒我呢!我把這些小故事整理一下和大家分享:

*等車時巧遇二十多年前的老師

在網路上和大陸網友講真相之外,我還努力的回想我所認識的來自大陸的朋友。結果我想到,我的國中老師不就是嘛!因為她當年老是和我們說一些大陸上四季分明的景象,所以我對她印象特別深。我翻開紀念冊試著去連絡,但卻沒人接電話,我想,隔了二十年,也許人事已非了。

後來有一天我和孩子參加完學法組,在等公車時,那一區有椅子可以休息,我就買了盒牛奶要孩子坐著喝,這時旁邊坐了個老太太,我就主動的和她打招呼,沒聊兩句,突然覺的這老太太的神情很眼熟。她不正是我那連絡不上的國中老師嗎?我考慮了一下,不好意思的開口問她,結果沒等我話說完,老太太就說:「你的模樣和小時候一樣呢。」就這樣我們把緣接上了,我告訴她我修大法了……

*店員買了《轉法輪》

在日常生活中,我都會和接觸的人們聊聊,主動提到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天我去一家講過真相的店買衣服,我一去,店員就說:「她就是那個煉法輪功的!」另一個店員就問了我一些修煉方面的問題,我勸她要珍惜修煉的機緣。隔天我再去那家店,店員把她們買的《轉法輪》都拿出來給我看,說:「我們都去買書了!」

*在捷運上遇到西畫老師

去年「真善忍美展畫冊」出版時,我就思考可以送誰呢?我想到了上高職時,我的西畫老師,當年他很鼓勵我繼續求學,我想到寄畫冊給他的同時,可以附上一封信告訴老師我得法的經過。

事隔一年多,因為上星期參加7•20的燭光悼念會,所以我搭上板南線的捷運,就在中途,我看到一群人上車,其中有兩人「很眼熟」。不會吧!那不正是我的高職老師嗎?因為近二十年不見,我再度端詳他,但沒有把握,可是眼看就要到站了,若是有緣人怎能不講真相呢?於是我走向前詢問:「請問是陳老師嗎?」也許是去年那封信讓老師印象深刻,他馬上就認出我是誰了,因為得下車了,我很簡短的和老師們說明我正要去參加一個有意義的悼念會。

*老闆娘說:「我只來這一次」

我在家中師父的法像上方換上一盞燈,因為沒有遮罩,有些刺眼,當時就浮現個景象,有片美麗的布當遮罩。因為我平時很少逛街,也不曉的那種美麗的布要去哪兒買,就先用美術紙當遮罩。

隔兩天我到附近的夜市買東西,竟看到賣美麗門飾的布攤,裏面就有我想要買的那種布花,因為要再花錢,我猶豫了,我和老闆娘說:「我以前沒見過你,你是第一次來這兒擺攤嗎?你下回甚麼時候還來?」老闆娘說:「其實我都在別的地方擺攤的,因為朋友說今天這兒有個空位,所以我只來這一次。」我一聽她說「只來這一次」,我怎能不和她講真相呢?我開始和她講真相,當我講到中共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她流露出同情之心,她說:「以前看到法輪功的各種活動,都會以為在和中共爭甚麼,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我知道她聽明白了,真為她高興!

*前世的救命之恩

這是同修A和我說的故事。同修A在多年前和一位男同事有一些情愫,談起來若說有緣,可是在感情上又都沒進展;若說無緣,可彼此又和一般的同事之情來的更深,彼此既非愛情,可又很在意對方,兩人就被這種情愫困擾了多年。直到修煉後,她才明白──原來她有一世是海邊村落的女村長,那年大海嘯把整個村莊給淹了,在落海前,有個少年不畏生死,冒著生命危險來救她,雖然最後兩人還是沒頂了,但因那世的救命之恩,所以到這世相見時彼此會感覺有情。

多年後因兩人陸續離職而不曾見面,之後同修A也在各法門中追尋著生命的意義,直到修了大法,才明白了這一切的因緣關係,所有的追尋是為了要告訴對方「修煉大法才是人來在世間真正的意義。」就在最近同修A和對方巧遇了,也向對方洪法,回報了過去世的恩情。

寫下這些小故事,也是因為看到同修寫的一篇文章,文章中說到過世的人埋怨在世時大法弟子沒向她洪法。我想,正法進程到最後了,該了的緣也陸續出現來了結宿世的恩怨,所以我們要多開口講真相,別留下遺憾才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