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迫害 從未動搖過我信師信法的這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

一、是大法給我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好身體

我今年54歲了,98年7月有緣得大法。得法前,我體弱多病,胃病不能吃引發了多種疾病,心血供給不足、低血糖、鼻炎、頭痛、肩周炎、腰痛、周期性咳嗽,還有冷熱病,尿痛病。嚴重時不能吃不能睡,生活都不能自理。

得到《轉法輪》,我白天讀,晚上看,一口氣讀完。奇蹟出來了。一天中午我在家學法,有點瞌睡,躺下就做了一個夢:去衛生間沐浴,從頭往下沖洗。醒來後,心身愉快。我悟到是師父給我清理了身體。從此以後,能吃,能睡,每天早上的白糖雞蛋水不喝了,甚麼病也沒了,一年四季離不了的化妝品也不用了。我堅持每天早上的集體煉功和晚上的集體學法,白天有時間就自己學法。

修煉中,以前所有的病症都返出來了。哪不舒服,我都當成好事,悟到是在消業,是老師在給自己清理身體,病的狀態不治自癒。周期性咳嗽返出三次,直到吐出血絲再沒犯過;頑固的頭痛病返過二次,頭轟轟響,像要裂開似的,站立不住,躺下後愛人硬把藥放到我嘴裏,端著水叫我喝。我拒絕說:我是煉功人,這不是病,是老師在給我清理身體,往外推病業。不到半小時,我的頭不痛了,我起來告訴家人說自己好了。

2002年春天,是我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消業,頭痛、腰痛、尿痛、冷熱病一起上來了。前半夜先是冷的咬牙直哆嗦,冷後開始發燒,渾身發燒像火烤一樣難受,燒過之後,渾身出汗,秋衣、秋褲都濕透了,反覆幾天,飯不想吃,香味不能聞,再加上腰痛的像擰了筋,小便痛的揪心掉淚。

後來愛人發現我精神不好,一摸我的頭燒的厲害,拿體溫表給我測體溫,39度多。非叫我吃藥,我不吃,又給別人打電話給我打針,我拒絕了。我說,這不是病,是在消業,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往外推病業,很快就會好的。愛人說:要是三天不好,就去醫院。

到了晚上,渾身發燒像火烤一樣,真有點受不了了,這時我想到師父講的法:「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難忍能忍」。(《轉法輪》)

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弟子能忍的住,您往外給我推吧。」因為消業太大,來的也猛,不能吃,不能喝,像大病一樣,光想躺。愛人和兒子害怕出問題,硬要把我送往醫院。我想到師父講「好壞出自一念」,我對家人說:「我理解你們的心意,我沒有事,我現在起來去幹活。」

說完,我起來扛起鋤頭去菜地幹活了。當時我媽和大姐都在我家,我愛人那幾天下鄉,晚上十一點多才回來。我媽修大法,知道我幾天不能吃,不能喝,高燒厲害,我出去了一會兒,趕緊叫我大姐去找我,一看我真的在鋤地,他們都放心了。

當天中午我做飯,也能吃飯了。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很快就恢復正常了。親人,鄰友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冬天上班,起早貪黑,風雪無阻,我沒有感冒過,天氣再熱,心不慌。

從得法到現在八年了,現在我走路生風,騎自行車比年輕人都快。親人、鄰友、同事都羨慕我,我就給他們講我修大法親身受益,是大法給了我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好身體。並告訴他們「唯一要尋找你舒舒服服的沒有病,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地,就唯有修煉」。(《轉法輪》)

真正修大法,才能達到無病一身輕。

二、大法救了母親兩次,中共害了母親的命

我母親生前患有偏頭痛、血脂、肩周炎、氣喘、失眠。常年不離藥,一天三次,一次一大把。母親拿起藥就不耐煩的說:啥時候不吃藥就好了。

1998年我得法受益後,把《轉法輪》送到我媽家,媽不識字,我說叫父親讀《轉法輪》給她聽,當時我也不會煉功,只告訴她認真聽,不要抱任何有求之心。

兩星期後,我媽還沒有學一半,奇蹟就出現了:藥不吃了,走路也不氣喘了。麥收時,我媽獨自一人把地裏的麥桿堆到地頭,並用泥封住,也不覺得累也不氣喘。從此,我母親也走上了修煉的路。

沒想到,母親得法不到兩個月我父親就去世了。當時母親又累、又急、加上生氣,水米不進,醫院確診為食道癌後期,送往市醫院腫瘤科。當時醫院無法治療,不接收。托親戚朋友,向醫院說明家裏還躺著一個病故的老人,5天後才辦完事,家裏環境對病人刺激太大,醫院才同意暫停幾日。每天輸液維持現狀,我就給母親讀《轉法輪》,勸她聽老師的,把這個治病的心放下,放下這個心。我媽明白了,不把這種症狀當成病,所以也不用吃藥治「病」。

一星期後,奇蹟出現了,我媽水能喝了,慢慢小米稀飯能吃了。我回家又請了一套老師的講法帶,有時間我就讀《轉法輪》給媽媽聽,沒時間就放老師的講法錄音,我媽做動功站不住,堅持煉靜功。半個月後,我媽說她做了個夢,說有人拿著多長的銀針給她通喉嚨。隨後便開始吃饅頭了,菜也能吃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主治醫生都感到吃驚,這真是奇蹟呀!親戚鄰友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個多月後我媽出院了,出院後,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很快恢復了健康。1999年過年後,我母親又重新參加集體煉功了。是大法救了我母親的命。

2001年春天,我媽的業力又返出來了,她摸到脖子下面有一個腫瘤,由於中共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我媽學法不精進,認為是病。吃藥、貼膏藥都沒有效果,又到市醫院,電療五天,不但沒好轉,腫瘤外皮又出現了一個綠豆大小的白泡,又電療一次,白泡皮破,不能再療。我媽精神不振,少氣無力。又到縣醫院叫專家診斷,開了兩瓶藥,醫囑外用、內服都行。結果,內服肚痛、拉肚,外用越用越嚴重,藥用完了,外皮腐爛一大片。

我悟到,媽媽只有學法修心,提高心性,才能過了這一關,我就勸母親學法,母親學法後心性提高了,沒幾天,外皮一大片的腐爛很快就好了。這是大法在我媽身上出現的又一次奇蹟。是大法又一次救了我媽的命。

2002春天,媽媽原腫瘤處又出現鼓泡、出膿,由於中共一直升級造謠,迫害法輪功,我媽由於怕心,不敢大膽講真相,證實法,也不堅持學法、煉功,病情越來越嚴重,腫瘤不時出膿,後來出血,一隻胳膊腫的不會動。可是她沒感到疼痛,要不是她得大法,疼痛是難忍的。是師父一直在呵護著她,等著她提高心性,可是最後,她法也聽不進了,病重二十天去世了。如果不是江××一夥迫害法輪功,我媽也不會去世。

是大法救了我母親兩次命,是中共奪走了我母親的生命。江××一夥殺人不見血,現在殺人不見屍,真是邪惡無極。

三、得法後所看到的,更增強了煉功的信心

我得法後,我堅持每天到煉功點煉功,晚飯後跑幾里地去學法點學法。沒幾天,我看到煉功場上紅光罩著一片紅,一閉眼就看見很多大小不同的圓點,變換著形狀,有的還放著光在旋轉。後來睜著眼也可以看見許許多多的五光十色的大小不同的法輪在旋著,有時無數法輪連成帶狀五光十色變換著圖形,在眼前,在遠處都可以看到,這更增強了我煉功的信心。

2000年春天,由於邪惡的迫害,我們失去了集體煉功和學法的環境,卻動搖不了我信師信法的心。我堅持在家學法煉功,出去送資料,面對面講真相、證實法。

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清清楚楚看到天上有兩個梯子,上面對著、下面離開一段距離保持穩定,一邊有一人在上梯,另一邊有一頭牛,梯子上空還飄著一條標語,上寫:自己上此梯。

醒來後,我悟到:修煉如登梯,能修多高全靠自己,誰也代替不了。任憑中共再邪惡,我們信仰「真、善、忍」沒有錯,誰也動搖不了我修煉大法的信心。

四、有師父法身保護,有驚無險

1999春天,一天午飯後,我愛人騎摩托車回老家,回來的路上,上班趕點,騎的特別快。遇一人騎自行車突然左拐橫穿馬路,我愛人急剎車,雙腿跪在地上,摩托車前輪頂住他的自行車後輪,停住了,那個人和車都沒倒,依然站著。

由於車速太快,急剎車後,那個慣性很大,把我摔滾到路邊。我也不知道怎麼起來了,甚麼感覺也沒有,也不害怕,心裏想到師父講的法「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我是修大法的,沒有事。我趕緊走到那人跟前看怎麼樣,那個人連聲說:「我們都沒事,我們三人真是行好了!」

我悟到,要不是修大法,要沒有師父法身保護,後果不堪設想,我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後怕。當晚學法,大家都悟到是我過了一大關。真是有師在,有法在,有驚無險。

五、以法為師,堅定正念

99年7月20日江××一夥開始像二次文革一樣的陣勢迫害法輪功。那天午飯後,我正在休息,愛人從外面拿著收音機過來,叫我聽迫害法輪功的新聞,我對他說:我不聽,趕快拿一邊。這完全是造謠,顛倒是非。我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人,有個好身體,這是事實,你也承認,我們沒有錯。

當晚我依然去學法點學法。第二天早上我照常參加集體煉功。到了廣場,只有幾個人在煉,不少人在一邊看,我毫不猶豫的和他們幾個站在一起煉功。煉完後,一個人過來說:「你們沒聽電視廣播不叫煉法輪功了?你們咋還敢來這兒煉?」我們說:「我們煉功鍛煉身體,為啥不讓煉?」

我們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邪惡對老師,對大法的誹謗,我心裏無法比喻的難受,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每天在家學法煉功。

後來,有緣看到了老師的新經文《心自明》,我認真的抄了下來,讀了一遍又遍,背了一遍又一遍,更加增強了我堅修大法的信心,「堅修大法緊隨師」,遇到有緣人就給講真相,以親身經歷證實大法。

江××為達到邪惡目地,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假案、偽案,栽贓陷害法輪功,毒害不明真相的民眾。我一看到就給家人說,這是栽贓,真正的煉功人是不會去幹這事的,他們想升天,在自家燒死,為啥要到天安門去污染首都空氣,他們幾個是心不正被人利用。後來我看到資料對天安門自焚偽案提出好多疑點,給人面對面講真相更有力了。

2000年秋天,我外甥訂婚,訂婚宴席上,我利用吃飯時間講真相,二姐由於怕心,阻止我不讓我講。我說:我不怕,不會有事連累你,我們煉功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個好身體,沒有錯。他們中有人知道我以前身體不好,我給他們講了我得法受益的事實,證實大法,又講到天安門自焚偽案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全國一億人煉法輪功,北京那麼多人煉法輪功,都不去自焚。為甚麼河南開封那幾個人要跑到北京天安門自焚?天安門值班警察就允許他們幾個進去自焚?他們認真聽著。不管他們聽信多少,我只想著要維護法、證實性,只想著要揭穿邪惡謊言、救度世人。

2000年7月,老師發表了一篇經文《排除干擾》,我讀了幾遍,更加認識到學法的重要,我就開始背《轉法輪》。

有真相資料我就起早貪黑的送出去,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證實法,一有時間堅持背《轉法輪》,一有老師新經文、新講法,我抓緊反覆學幾遍。以法為師,緊隨師。

2001年,師父發表了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悟到了學法,講真相,發正念的重要性,我背完《轉法輪》,背《精進要旨》、《洪吟》、《洪吟(二)》,同時學習老師的新經文,新講法,來指導自己做好「三件事」。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其餘整點按具體情況去做。走出去講真相由近到遠。

2002年春天,到處都在修路,多條路都不通,自行車都騎不成。我就走便道,不能騎時就步行,到幾十里遠我原來工作過的地方洪法講真相。到了一位老教師家,他不在家,家人原來都很熟悉,他們都說我比前幾年精神多了。我就開始給他們講我煉法輪功受益的事實。

一會兒那個老教師回來了,見了我高興的說:幾年不見了好稀罕呀!我就給他講前幾年體弱多病,坐車遠了都受不了,一修大法一煉法輪功,今天騎車,很多路不能騎車時步行,來到這兒都不累。他們都被我的身體變化所感動,對大法,對法輪功感到神奇。可他們由於看到過電視上的邪惡宣傳,提到天安門自焚、殺人等問題,我都給他們講了真相,講了天安門自焚的許多疑點,那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不要聽信邪惡宣傳。我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決不幹不好的事,《轉法輪》上寫「煉功人不能殺生」更不會去殺人。

一邊吃飯一邊講,吃過飯我又給他們講了大法在我親人身上發生的奇蹟,他們都感到大法太神奇了,他們出於善意勸我,可不要隨便給別人講,他街裏有個人原來煉法輪功,現在不敢煉了。老教師笑著說:「你給我說,不怕告你?」我說:「我敢給你說,就不怕。按「真、善、忍」做好人,煉功有個好身體,沒有錯。」

最後老教師決定要看《轉法輪》。停了兩天,他親自騎老年三輪繞路,不遠幾十里到我家請走了《轉法輪》。

2002年7月,母親病故。單位要求上班,我91年病休,98年得大法無病一身輕,要求上班沒崗位。這次上班讓我管理男住校生。因為男生太亂,別人不願管,特別是初三男生,進住室張口罵娘、打架、罵人不斷、當面罵老師、吸煙、喝酒甚麼壞事都有,按學校制度扣分不解決根本問題。

我接管後,先是善意教育,對個別特別搗亂、行為不好的,進行多次談心,給他們講為甚麼不讓打人、罵人、吸煙、喝酒的道理,結果不好管理的這幾個人很聽話,也很尊重我,我就側面給他們講做好人的道理標準。

開始剛到校,我在教育處給幾個老師講過真相,面對面給個別老師講過,後來給男住室的大部份人講過,給個別學生看過真相資料,到女住室給部份人也講過。中國新年要放假前,我給個別學生講,拜年要給你們的親人朋友講真相,要他們知道法輪功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就會有一個好身體。

我在工作中盡職盡責,對學生善心相待,學生半夜未歸我就去找,學生有病我即時陪他們去看,衣服破了我給縫。校長滿意,師生敬重,有學生直問我:你煉法輪功?我說:我煉一年了,有人卻反對不叫煉,我也沒殺人,也沒去自焚,沒罵過你一句,也沒打過你們一下。有的學生明白真相後,回家問家長後,跟我說:燒傷就是不能包紮,我相信你說的。原來幾個常違紀的學生變好了,因為他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2003年中國新年過後,正月初八我去值班,自行車在校院裏放了一會,車胎被劃破了半尺多長,我只好推回家,沒有追究。正月十四,元宵節放假前,我正在掃校院,有人通知讓我一會兒到校長室,原來是學區有人傳令停止我上班,說是有人告我到教育局,說我在學生中間宣傳法輪功,還傳小冊子資料,並且要通知我家人。我隨即就說:誰說了,誰見了。我的事我承擔,家人與這事無關,不要通知家人。到了校長室,我跟學區兩個人、校長、主任說:我就是跟學生說了句真話,我工作中是不負責任了,還是做啥錯事了?這時學區那個人拿起電話請示怎麼辦?回答是元宵節後叫我去學區再說。

回家後,我沒有告知家人,我加強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解體一切障礙,清除一切邪惡因素,我要上班繼續講真相,堅持學法,學《精進要旨》,整點時一有時間就發正念,我側面給家人說:如果有人告我煉法輪功不叫我上班咋辦?愛人說:不叫上班也要過哩。我感激愛人對我的理解。

元宵節過後,我去學區找校長,心平氣和的說了一下情況,他說了很多,主要是怕連累他,他讓我寫一下情況。我回家隨即寫了一個《自述》:我是如何管理住校生,學生誤打我、罵我、劃破自行車,我都忍了,沒有給領導說過。學生吸煙、喝酒、張口罵娘,我只是善意教育,叫學生如何做人,重德做好事。到學校,到師生中間去調查,我對工作怎樣,我對學生怎樣。學生斷章取義理解我說的話,隨便說了,他們決不會有意去傷害我,甚麼我都可以理解。

我交給他看過後,叫我回去等通知。開學了,我托別人去問情況,回來給我說:我看你寫的了,人家說一看就知道是煉法輪功人寫的。因為裏面充滿了「真、善、忍」,如何重德。他也給校長說我以前身體不好,每天早上喝雞蛋茶水,一煉法輪功身體好了,雞蛋茶水不喝了。

我又親自找學區校長要求上班,他說各學校都不需要人,叫我休息。我說:前幾年身體不好不能幹,現在髒活,累活都能幹,在家歇著不自在,我堅持上班。最後決定叫我到小學上班,我悟到這是我該到小學去講真相、去救度眾生了。

到了小學沒甚麼具體事。校長室、教導處、校院我打掃,校園有紙我就撿,有甚麼活我都幹,給教師辦公室送開水,以法為師,時時處處都體現是個好人,來證實大法,校長老師承認我勤快、能幹。

我在教導處給幾個老師講真相,在不同場合單獨給老師講,使他們知道我們煉法輪功的人就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個好身體。校長也是個女人,比我大三歲,和我很說的來,我給她講我得法受益,身體的超常變化,她說她聽說我煉法輪功,我就又給她講了天安門自焚案真相。她好意交待我不要給別人講。我說,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我3月份到小學,4月份非典開始,5月份非典盛行,各地區地震不斷,學生停課放假,人心惶惶,出門怕非典,在家怕地震。我悟到這是天在警示人,可是江××一夥為達到其邪惡目地,還唯恐不亂。

在教育界從上到下說是傳真過來的,縣級通知學區,學區召開各學校長會議,說法輪功為了圓滿要殺300小學生,有的地方殺幾個了,專殺穿紅衣服的。不叫廣播,叫老師到各片有學生的地方通知。很快傳遍縣城,傳到鄉村。校長召開全體教師會一傳達,老師們說甚麼的都有,我當時就說了一句,這是造謠。校長接著強調說:如有這方面的言論,立即送到東大院(縣東邊監獄)。

我等散會後,隨即到校長室給她講:這純屬謠言,大法書上寫都不叫殺生。蚊子蒼蠅都不會無故打死,花草樹木都不叫損傷怎麼會殺人呢?我會去殺人嗎?她說上邊說是傳真過來的。我說,要是真的,新聞怎麼不報導,報紙上怎麼沒登出來哪個煉功人叫甚麼名?殺那裏的學生叫甚麼名?她還是說不叫我給別人說那麼多,又停幾天開教師會又有人談到法輪功殺人,甚麼地方殺了多少個,我當時就說:是造謠,是借刀殺人。有個老師還作解釋說:借刀殺人就是藉著法輪功的名幹的,說是法輪功人幹的。

我在不同場合給老師講這完全是謠言,是陷害。我堅持多學法、多發正念,解體邪惡謠言。我走到哪講到哪,現在小孩是家中之寶,造這個謠言最容易激起更多人恨法輪功,毀掉更多的眾生。邪惡為達到其目的真是比毒藥還毒,時不多久,謠言過去了,非典、地震也不那麼厲害了,學生又到校上課了。我悟到這都不是偶然的,如果學生在校直接聽到這個謠言,會毒害更多學生。

五一、十一假期,我又兩次騎自行車到原來工作過的同學、同事、老師居住的地方講真相,揭破邪惡謠言,見到人就講,見不到人就給留一份真相資料,來回八十多里,騎自行車像人推一樣一點都不覺的累。

2004年,通知改字,我把家裏所有的大法書,老師的經文,所知的別人請的現在不學的人的大法書都做了改字,同時我又通學了一遍,又背了一遍《轉法輪》。以法為師,堅持發正念,講真相,發資料都比較順利。

冬天,學校按上級布置印發「崇尚科學、反對×教」的問答題,在校師生一人一份,並有現成的答案。我一看有兩個小題是誣陷法輪功,便加強發正念,解體所有空間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因素。

我抓緊時間再次向校長向老師們講真相,在住室給住校生講真相,完全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校長叫照答案答卷我不寫,明知是好的說成壞的,沒有殺人,要說殺人了。我還是不寫。她說不寫到學區查出來不好說,我說學區查出來我去學區說。最後校長只是好說,你不寫不要給別人說。

正如師所說:「念一正 惡就垮」(《怕啥》)。我負責管理小學住校生。有的學生明白真相後給家長一說,有的家長受邪惡宣傳,中毒深,反而打電話反映給校長說學校有老師給學生講法輪功。校長把我叫到校長室批評我不該給學生講,我說我教學生說真話、善心待人,如何做個好人,學生做了壞事,我一不打、二不罵,善意批評教育。校長說這樣教育很好,以後有些話不要隨便給學生說。她的心情我理解,我給她說我知道怎麼做。

2006年3月份,五年級上「思品」課,老師們講到誣陷法輪功的資料,在課堂上當時就有學生說我給他們講法輪功是好的。很多老師我也給她們講過真相,她在課堂上對學生說書這麼寫的就這麼說。課下一個學生告訴了我,我加強發正念。

當天我在住室裏站在五年級住校生當中,對著所有住校生又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讓學生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第二天我又單獨找教五年級「思品」的那個老師又給她講真相。江××之流連小學生都不放過,讓小學生仇恨法輪功,使小學生都中毒受害,真是太邪惡了。可有的學生不理解我的善意,反而把我在住宅給他講的寫給了校長。這一下校長要通知我愛人來配合她來說服我,她打電話叫我愛人和我一塊來學校,愛人不知何事,到校後,我見了校長,她正在做操,打個招呼,讓我先等一下。

一會兒學生跌傷她忙去包紮,等她回來已很晚了,我叫愛人走了。

邪惡的中共不停的幹著邪惡之事,不停的毒害眾生、毒害學生。今年3月份曝光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4月份610辦公室給各學校下發通知,裏面有一句:挽救法輪功演煉者。真是表面裝善迷惑老百姓,背地殺人不見屍,邪惡至極。

教師會上,副校長念過通知後,緊接著布置其它工作。因為我早已給正、副校長,老師們講過真相,勸他們三退。他們誰也不吱聲。

當時我還沒看到摘取器官的集中營被曝光的資料。第二天我發現校院板報上寫「崇尚科學,反對X教」的標語,我隨即到校長室給校長說:這標語會招來邪氣,對學生安全不利。甚麼是正?橫平豎直,頂天立地;甚麼是邪?一隻腳也站不穩,再加上這幾年的邪惡宣傳,學生會誤認為是法輪功。校長說:這是標語,師生不會那樣理解。我天天發正念加上解體這條標語。沒停幾天,一張「學生傷害事故賠償規定」把它完全蓋住了。

我現在背第三遍《轉法輪》,前面背過後再寫一遍加深記憶。同時反覆通讀老師的新講法,背新經文,讀「九評」。加強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以法為師,堅定正念,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六、堅定正念,抓緊勸三退

我一看過「九評」和有關資料後,悟到了三退的重要。我雖然沒正式宣誓入隊、入團,可我曾繫過紅領巾,寫過入團申請書。為了徹底清除身體周圍和所有空間場的共產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和干擾,我隨即寫了「嚴正聲明」退出邪黨一切附屬組織,隨即反覆做親人、朋友的工作,給他講真相,勸三退。

去年我愛人退了黨,兒子退了團,女兒退了隊。女兒在校全班集體入團,她智慧地躲過,(全班只有她一人沒入團)師生都沒注意到。我的親人大部份聽了三退真相後都即時退了,有一部份沒退的,今年過中國新年時我再一次給他們講後,又有很多人退了。現在只剩沒幾個了,我要堅持再勸、盡力去勸。

在學校我給兩個校長(黨員)、原教導主任(黨員)、工會代表(黨員)、年輕老師(團員)、老教師(不黨、不團)都講過真相,勸他們三退,有的叫他們看過資料,有的還叫他看過「九評」,可至今他們沒有行動。小學生週一都舉行升旗儀式,各班要求一人不戴紅領巾,一次罰五毛錢。我只是給有的講真相,還沒悟到如何勸退隊的適宜辦法。六年級住校生在畢業前,我給他們單獨講真相,勸退隊,十五個住校生都退了隊。

我要堅持多學法,以法為師,堅定正念,抓緊勸三退,救眾生。

七、摩托車為大法做事,前輪胎跑了四萬公里沒一點事

2002年8月份,我家花了3千7百元錢買了一輛摩托車。在磨合期間,一天晚上我愛人帶我跑了幾十公里張貼小標語「法輪大法好」,順大路在馬路兩邊樹上,電線桿上隔一段貼一張,路邊學校門口貼,回來繞小路,經過幾個村,村頭,村十字路口貼,隔幾家放一份真相資料,一路發正念,貼完順利回家。

四年來,摩托車為大法弟子做了不少事,大法也在呵護著它。如今跑了4萬多里,車前輪胎沒有出過一點麻煩,從外觀看和新的差不多少,誰也不相信它是已跑了4萬多公里的摩托車。我想他現在是不是變成了法器了呢?真是奇蹟!

八、一人修煉,全家受益

自從我修大法,無病一身輕,八年沒吃過藥,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他們都做好事,都支持我學法、煉功、發正念,有時也講真相,證實法。善行得善報,他們也很少有病,甚麼流行感冒,傳染病我家從來沒有過。

我愛人前幾年患有肩周炎、腿關節炎、眩暈症,後來騎車帶我出去貼標語、送真相資料,還多次一人送資料,不知甚麼時候肩周炎好了,腿也不痛了,眩暈症這幾年也沒有再犯過了。我給他說你為大法做事得福報了。誰哪不舒服,我就叫他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很快就好了。

前二年我婆母腿痛,吃消炎藥,外用藥,都不見效,最後拄拐杖也走不成了。到醫院一拍片子,診斷是骨質增生。八十多歲的人了,醫院也沒法治,她自己也認為難好了。

一天,我給她講了我得大法,煉功受益,以前一身病她也知道,現在無病一身輕,八年沒吃過藥,她也承認。我說我們煉法輪功,修的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您要信的話,把甚麼心都放下,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教她好幾遍,她記住了,我又給她一張「護身符」,上面寫有「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天天念,沒幾天拄著拐杖會走了,到家沒多久,出門上街拐杖也不用了。真是一人修煉,全家受益。

以上是我八年來堅定的在法上修的修煉經歷。以前總覺的自己修的不精進,沒有甚麼驚人的事可寫。最近看到明慧週刊上一篇文章,悟到以前那種想法,是黨文化的邪惡干擾,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應立刻破除這個觀念,清除一切干擾,把自己在法上修的修煉經歷寫出來,和同修交流。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