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時間賽跑,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9日】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每天都把做好「三件事」當作最重要的事情。自從《九評》發表後,我認識到講真相、勸三退刻不容緩,尤其今年3月份中共活體摘取、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牟暴利的罪行曝光之後,我沒有絲毫的遲疑和猶豫,懷著無以言表的悲壯和來源於大法的慈悲,更加用心的講真相、勸三退。以下是我近期勸退的幾個小故事,寫出來向師父和同修彙報。

一、在工作環境中救度眾生

我修煉大法的身份在單位是公開的,平時的言行代表著大法弟子的形像。我每天早上都是第一個上班來打掃衛生,等到他們陸陸續續的來到後,所有的地方都是乾乾淨淨的。我是做主管的,工作量比較大,經常需要加班,有時為了趕一個項目兩天兩夜不睡覺的幹,這在常人看起來是不可思議的事。但我認定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走過的路是給未來留下來的,工作環境是我必需要圓容好的環境。當看到了師父的《2006年加拿大講法》後更堅定了這個信念。一年多來,經過我不失時機的向周圍的同事講真相,認識的同事基本上都已經三退。隨著明白真相的同事越來越多,我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向良性發展。比如我現在上班時完全可以自由的支配時間學法、上明慧網,中午吃飯休息的時候,我喜歡盤坐著,他們看到了也只是笑笑。

有一次,我主動找集團公司的黨委書記去勸退。他一開始惱羞成怒:「你竟敢勸到我頭上來了?」我一邊發正念,一邊不急不躁的說:「王書記,你看看現在××黨多麼不得人心,老百姓誰不心知肚明的。就說您現在做的這個黨務工作吧,您自己也知道沒人真信××黨說的那一套了。您現在在位上,大家還稱您一聲王書記,等您一退下來,誰還再理你啊!也就是我為了你的未來美好來給你說這件事,你還不趕緊用個化名退了保平安?這樣吧,我用『老王』給你退了啊!」他也沒反對,明白的那面起作用了。過了一陣子我又見到他,告訴他我已經用「老王」給他退了,他又要發作:「你怎麼用老王給我退了呢?你這不是讓我晚節不保嗎?」我說:「××黨一倒台,你還甚麼晚節不晚節的,還是快點留條後路吧!」這次他明確表示同意了。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經常到各地出差,我抓緊每次出去的機會救度眾生,儘量不留下遺憾。往往每次我帶出去的是真相資料和護身符,帶回來的是一長串的三退名單。例如,當一個大項目組很多人在一起時,我從心裏求師父給安排機會講真相。不一會兒就開始單個人跟我在一起,講完了,這塊工作也做好了,就再換另一個人單獨跟我在一起,甚麼時候都講完了,一夥人再合起來。每當感受到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和細緻入微的安排時,內心無比的激動!我從心裏默默的對師父說:請師父放心,我一定盡最大努力完成使命!

有一次,有個外地的客戶到我們公司來,我作為項目組長圓滿的給他解決了難題,但有些顧慮,沒講成真相。晚上公司請他赴宴去了。我沒去,下班後卻一直坐在辦公室裏,心裏難過的想哭。我想到也許他生生世世就是為了聽真相才跑到這裏來與我結緣,而自己使他錯過了得救的機會,真是痛悔啊!於是,我抓起電話撥通了他的手機,告訴他還有點重要的事情沒有向他說清,希望他能回辦公室一趟。他一開始有些不情願,電話這頭我這邊持續的正念打過去,他很快就同意馬上打車過來。見到他,我說:「有一件對您及您的全家都至關重要的事,如果我今天不能告訴您,我會難過的睡不著。」不一會兒,講完了,退完了,他輕鬆的說:「你今天晚上能睡著了吧!」

二、利用通訊工具講真相

外地的親戚朋友都是與我有緣的人,救度他們應當是我分內的事,但我不可能一家家的跑,怎麼辦呢?我想雖然惡黨為迫害大法在通訊工具上做了很多手腳,但所有的生命都是為法來的,電話手機他們也要在正法中擺正自己的位置。尤其屬於我的東西應該讓他們助我一臂之力,於是我就充份利用電話手機來講真相。

一年多來,我通過打電話勸退了無數的親朋好友,甚至連小時候的老家的鄰居都去勸退。往往是他們明白真相後又把他們的親朋好友的電話告訴我,我再打過去繼續講。曾經有一次我為了找小時候的一位老鄰居都查到了那個城市的114(查號台),然後再打到他的單位,又輾轉打到他的辦公室,正好就是要找的那人接的電話。更神奇的是,他已經休病假好幾個月了,今天出門路過單位,心想進來轉轉吧,就正好接到了我的電話!我順利的給他辦了三退,他還非常熱心的把他六個弟弟的手機號都給了我,囑咐我一定要給他們打電話勸退!放下電話後,我心裏萬分感激師父慈悲的安排,也感謝師父對弟子巨大的鼓勵!

我的妹妹和小姑子都曾經離過婚,我通過打電話不但使他們的前夫都三退了,她們的公婆一家也基本上退完了。我做他們的工作就像對待其他等待救度的眾生一樣,沒有因為這種特殊的關係而勾起的常人之心而影響了講真相。那次對妹妹的前夫的父親勸退時,我事先發正念,再拿起電話來誠心誠意的向老人家問好,等他想起我來了,我又真誠的說「你們全家對我妹妹那麼好,是她不知珍惜才失去了這個家,我在這裏代表我們全家向您表示歉意了……」老人很感動,我又說了很多體貼的話,老人的心扉打開了。當我一給他說退黨保平安的事,他馬上就和他的30年代的黨齡拜拜了。給小姑子的前夫打電話時,他聽到我能千里迢迢的問候他也很感動,話鋒一轉,我給他聊三退的事,他也很痛快的退了。我又告誡他雖然在公安局工作,也千萬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他滿口答應。

在平時遇到的人,如果沒有機會講三退,我就儘量收集他們的名片或聯繫方式,抽時間再打電話勸退,這樣勸退的人也很多了。

三、只要有心,師父就安排

我周圍都是我應該救度的眾生,只要我有心,師父一定就給我安排時機,這是我最近一段時期最鮮明的感受。住家周圍的菜市場基本退完了,我就跑到遠一點的菜市場去買菜。有時候為了講真相買的東西再轉送給別人。幾乎每次都能有意想不到的機緣。只要我一接觸人,滿腦子裏都是想著怎麼講真相。用我對像的話說就是「不出三句話就開始切入正題」。往往一退就是一家,末了送上護身符、真相資料。同時我還找機會發資料。現在我能騎著車子就把真相資料投進別人的車筐裏,有時看到路邊停著的車正好沒有關車窗,司機背對著車在路邊買東西,我一走過真相資料就「飛」進去了……

一天晚上,我過十字路口時有兩個民工正好也站在旁邊等綠燈。我看他們戴著耳機聽收音機,就說:「出來打工不容易啊,晚上聽聽收音機放鬆一下啦!」兩個民工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接著摸出兩個護身符來,給他們一人一張,說:「給你們每人一張護身符,保祐你們平安健康啊!」他們一邊說謝謝,一邊就著路燈興致勃勃的看,這時綠燈亮了,我們一起走上斑馬線,我問了他們貴姓,他們告訴我姓A和Z,我接著問他們入過甚麼黨團組織沒有,一個入過團,一個入過隊,我立即說「我用老A和小Z把你們的團和隊給退了,保平安啊!」他們紛紛點頭。這時斑馬線走到頭了,他們拐向了另一邊。短短兩分鐘,又有兩個生命得救了。

上個月我為了收拾儲藏室到勞務市場去找兩個民工,結果一下子圍上來五個人,都爭著要來。我想隨其自然吧,就把他們帶回了家。等儲藏室收拾完了,這五個人也都退完了。我把收拾出來的物品拿去賣廢品,接著又給收廢品的人講,旁邊坐著的兩個老人也聽了真相,又都退了。我女兒回家後聽說我一下午退了這麼多人,還賣廢品淨掙了三十塊錢,開玩笑說太合算啦。

7月20日那天中午吃過飯,打開明慧網看到亞太十國的同修絕食呼籲人們注意這個不尋常的日子。我想自己悟性差,沒有悟到這一點,那就多講真相來彌補吧。在下班前已經退了11個,其中有中午去超市買東西時給兩個商場導購和一個女大學生退的。

四、用大法賦予的法力和智慧來救人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看上去你們做的事情平平常常,看上去你們做的事情很像常人吃苦也能做的事情。不一樣的,同樣一件事情大法弟子做和常人做就是不一樣,承負的不一樣。」我的體會是,我們是用大法賦予的法力和智慧來救人,不是單純的常人用常人的方式做常人的事。做好三件事的密不可分。學好法是前提和保證。修煉好自己講出來的話才能純淨,才能一下子打到眾生的微觀中去。所以工作無論再忙,哪怕通宵回不了家,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是不可以缺少的。平時我有時間就學法。發正念不但清理自身的空間場,還能清除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障礙,所以只要醒著,每個整點基本上都發正念。由於有了學法、修心、正念的基礎,所以勸退基本上是水到渠成。

在做勸退的過程中,我不想別的,一念就是救人,心念純淨,心態祥和。雖然話語不多,但因為發正念清理了一切阻礙世人明白真相的因素,用大法的法力開啟了他塵封的本性,讓他明白的那一面記起自己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來的,從而做出正確的選擇。我勸退的人中有知識份子,也有黨員幹部,有在校大學生,當然也有市民、商販,往往了了幾句,告訴他有這麼一件事,三退保平安,聽的人本性的那一面就明白了,就達到了目地。

在和同修交流時,我看到有的同修講真相就像老師給學生上課一樣面面俱到,生怕拉下一點解釋不清楚。師父講「正念救度世中人」,其實做這件事情的是師父,我們只不過達到了這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遵從師父的安排去做了,背後實際上是大法的威力在起作用。而且如果不分對像一下子向世人講了很多他聞所未聞、也從來沒有涉及到的真實情況時,人的表面觀念會震驚或恐懼,從而阻礙了他本性的一面。雖然沒有「神唉神唉」的講,但對他來說已經講高了,所以這樣就很難救了他。也就是說,其實並不是講多少才能讓他明白,而是重視發正念,清除或抑制了眾生的觀念或者外來干擾,讓他本性的一面來聽真相、做主宰。當然有些人也許因為觀念比較多一些,特別有些自以為有知識有「主見」的人,可能破他的「殼」需要多做一些努力。但要注意兩點:一是過程中不停的發正念;二是用正念佔據主動,引領他的本性的一面,而不是被他變幻莫測的觀念或狡辯所動,更不能隨著他的思路辯論起來,那樣很難起到好的效果。

以上這些體會是幾年來點點滴滴的積累。曾經的坎坷風雨,回過頭來一看甚麼也不是。相比師父無微不至的安排和慈悲的呵護,我感到自己應該做的還沒有完完全全達到標準。

這篇文章我很早就想動筆寫,但一直沒有成文。原因是覺的自己做的離大法的要求還很遠,而且還時常有常人的顧慮心冒出來。但最近我在跟周圍的一些同修交流時,發現為數不少的同修出去講真相開不了口,甚至一個月也退不了一、二個的。當我把自己講真相的一些體會講出來時,有的同修感到比較有啟發性,回去後講真相、勸退的效果就好了很多。所以,站在為法負責、為整體提高的基點上,我終於完成了此文。當前的認識中肯定會有侷限甚至錯誤,也希望同修們能慈悲的提出寶貴的意見。願我們每個大陸同修都能珍惜現在的每一分時光,抓緊救度世人。讓我們共同精進,直至圓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