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走入正法修煉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4日】我從九九年十月有幸得師父的大法,因為我是個農村婦女,文化低,悟性差,就有一顆對大法堅定的心。

我通過學師父《我的一點感想》的經文,悟到要來一場魔難,我從學法以後,從來不看電視,突然九九年七二零那天,我和丈夫在房間裏還不知是怎麼回事,鄰居進來說,你快看電視,電視說法輪功呢,丈夫打開電視一看,播音員正惡狠狠的說呢。說的內容也沒細聽,知道是取締法輪功,丈夫對我說:「我們分頭出去聯繫同修,認識到必須得去北京。」

晚上我們正決定要走時,我娘家父親和妹妹來啦,說甚麼也不讓我們去,不管父親說啥,也沒動搖我們去北京證實大法。父親流著眼淚走了。我們剛走出二里多路,被村幹部截回來了,丈夫說往西走不了咱們往東走,因為往東走二十多里是外縣,沒人認識我們,條條鐵路通北京,咱們從哪走都能到北京。因沒去過北京,到了那裏也不知去哪裏正法。白天出去聯繫同修,晚上住火車站,後來和同修聯繫上,突然有一天晚上110把我們包圍了。

惡警們把我們拉到豐台體育館然後逐個問姓名,問還煉不煉,我堂堂正正的說煉。請政府允許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個好人。登記完以後,他們把我們送回縣裏,回到縣裏又把我們拉到好幾個地方審問,我心想把我拉到哪兒我也不怕。有師父在有法在,因為我學大法做好人沒有錯。不管你怎麼審問,我甚麼也不說。最後把我拘留15天,可到第7天,家人承受不住了,拿出900元錢把我們接回家。到家以後我們就學法,《道法》經文中師父說:「做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還有在《精進要旨》「證實」經文裏,師父說:「那麼做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從1999年7.20到2003年間,自從出現假經文後,我就拒絕同修送的所有經文,因為當時無法辨別真假,怕亂法。

從2003年10月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同修的幫助下,我開始接受師父的新經文。看完師父正法時期的講法,我當時真是激動不已,決心做好師父教我們的三件事,於是丈夫就去借同修家的VCD去親屬家放光盤。我是老實人,見人多或生人我就不敢說話,通過不斷的學法,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 》中說:「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象。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認識到講真象的重要性,我從農村親屬家講,講我煉功後的親身受益,到江澤民破壞法輪功導演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我家農活多,5月末到8月初是農閒時間,我和同修去偏遠農村講真象。我們這裏三天一個集,我們又到集市上去講真象,即使商家很忙,我也簡單的告訴他,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由不會講到會講,由不敢講到敢講。同修們,讓我們共同努力,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三件事。

最後以師父的新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與大家共勉:「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

我文化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