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97年到今天──簡述我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10日】我97年得法時,環境是和平、寧靜的,大家天天晚上在一起學法、煉功。我們這裏大部份學員都是97年得法的。那時的修煉人很多,大家都在一個起跑線上,那時沒有甚麼顧慮,沒有外界的干擾,只有同修之間的心性摩擦。因為那時剛剛走入修煉的門,常人心很重,遇到矛盾不知向內找,爭強好勝,總是去看別人的不是。

由於自己當常人時是一個很要強的人,不管是在農村,還是隨後到了單位,領導分配甚麼活都要幹在別人的前面,顯示自己,所以剛進大法的門時,也把這些帶了進去。那時天天煉完功之後,自己趕快去收一收線,拾拾錄音機,好像也要走在別人前面,現在回頭看看,那時的心不是很純,但畢竟是走進了大法。師父在《轉法輪》第七頁講:「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也許那就是我剛起步時想回升的「萌芽」吧。

就這樣,走到99年的7.20,突然陰雲密布,江氏魔掌從中央伸到了地方,伸到了單位,伸到了家庭。不知是怎麼的,平常很急躁的我,這時是那麼的平靜。也許是自己本性的一面的流露吧。我記得以前有一句話,說梨子味道好不好,你得親自去嘗一嘗。我以前那麼多的病,現在煉功煉好了,這難道還是假的?大法教人做好人,難道教人做好人還是邪的嗎?我為甚麼要放棄,去聽它們的呢?別人說不好,我就跟著說不好,這不太荒唐了嗎?那時想的也不多,就這樣我橫下一條心,即使在7.20後,我照樣煉功學法,一天都沒落下。

就這樣往前走著,直到幾個月後,我們地區有好多功友上北京證實法。由於家庭的壓力很大,別人都上北京了,我自己卻邁不出去。這時的心是多麼焦急如焚,整日坐臥不安,這個日子太難熬了。後來由於功友的幫助,自己決心一下,非去不可。就這樣跨出了第一步。當時,我也感覺到師父時時都在幫助我,在去北京的路上遇到了很多的麻煩都過去了,從北京回來後的半個月,我被非法拘留,由於單位領導的努力,8天後我被釋放。

在拘留所裏,我感到心情特別的沉重,想到回家以後,修煉的道路還很漫長,外界的壓力那麼大,家庭的壓力那麼大,今後這路怎麼走啊?因為當時去北京我是背著家人逃出去的,所以自己心裏壓力很大。回家後很長一段時間,心裏總是害怕,單位、家裏,外面的冷言冷語,四面八方,沒有一方能理解你的。有時害怕得近乎草木皆兵的程度,家裏來了電話,怕警察來干擾,怕這怕那,那時的心理幾乎都要崩潰了。晚上做夢就夢見自己在往下坡滑,我知道自己再不振作起來就完了。

就在這時,師父在我夢中點化我了。記得我夢見好像是在一個小食店,店門關得很嚴,屋裏的油煙味很濃,罩得滿屋都是霧茫茫的。當時我呼吸都很困難,不斷地咳嗽,在咳嗽中我醒來。這不明顯是師父在點化我,要走出去呼吸新鮮空氣,和功友交流嗎?那時在法上的認識還不是很深。終於,在師父的點化下我走出去了,衝出了家庭的封鎖,衝開了親情的羈絆,衝破了怕心的窒息。當然修煉的人在甚麼時候都要圓容好法,要體諒家人,向他們講清真相。現在想來,學好法是多麼的重要。

師父在《轉法輪》第9頁講到:「釋迦牟尼在菩提樹下開功開悟之後,不是一下就達到如來這個層次了。他在整個49年的傳法當中,也是在不斷地提高著自己。他每提高一個層次的時候,回頭一看自己剛剛講過的法都不對了。再提高之後,他發現講過的法又不對了。等他再提高,他發現剛剛講過的法又不對了。整個49年,他都是這樣不斷地昇華著,每提高一個層次之後,發現他以前講過的法在認識上都是很低的。」在沒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對師父這段法理解不是很深刻,感覺自己天天學法也沒甚麼變化。現在悟到,從初期進大法之門的「萌芽」認識,到中期的「迷茫」,到後來比較清醒的認識,到現在堅定地在法上走著,回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也在昇華。

我們這裏從2000年8、9月開始,很多功友才陸續出來講真相。後來開始貼不乾膠,直到師父發表《快講》以後,我開始用口講,這樣面對面的講很實在。開始向我們單位的人講,親人講、朋友講,然後延伸到外面的關係網,就這樣講,給他們真相光碟看。

後來有段時間自己覺得該講的都講了,沒啥可講的了,就停了下來。我一想不對勁,師父在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中說:「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我悟到不能放鬆,還得往前走,就這樣我又開始向不認識的人講真相。我每天利用買菜的時間向他們講真相。我認準了這個人,不管我需不需要這個菜,也不問貴賤,好與壞,只為讓他明白真相,我就買他的。有時買回的水果、菜不好,拿回家丈夫就會說幾句玩笑話,因為他知道這是講真象後買回來的。我還跟多年不來往的朋友買上禮物,上門去講。有一家人很不錯,全家五口都能接受真相,他們有的還說:這(謊言宣傳)明顯是騙人的。多年不往來的尷尬局面,被此時的興奮沖淡了。就這樣走路講,坐車講,只要接觸到的人都講,一天一天,一月一月,成了我生活中的主旋律。

由於前一段時間資料點被破壞很嚴重,資料不夠用,我就自己做一些真相標語出去貼,有時還做點條幅,做到時時出門身上都有真相資料。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遇到過一些糊塗的人,接受不了,但我做到儘量去救度他們。我悟到要救度眾生,我們的路就必須得這樣走,也是我們修煉的需要。師父說,「你們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經看到了,其實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點,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標準。」(《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我會在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中全力做好,在修煉這條路上往前走,走得越來越輕鬆,一直走完師父給我安排的回歸之路。

個人所悟,不足之處願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