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蕩救眾生 真相進萬家(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8日】2001年10月31日明慧編輯部發表了《更加全面深入細緻地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文章,指出這是「關係到正法進程的全局,關係到新宇宙和新人類的未來,是大法弟子的首要使命。當務之急,刻不容緩。」稍後,11月27日又發表了《抓緊時間向可貴的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文章並指出了「此舉的意義非凡」;2002年3月師尊發表了《北美巡迴講法》,全面提示了轉生中土人士深遠的歷史淵源和向他們講清真相的更洪大的狀態;同年8月師父的《快講》經文再次向我們點明了正法進程的急迫。顯然,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已成為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一項刻不容緩的緊急責任和必須做好的神聖使命。回首三年來自己助師正法的點點滴滴,今天把它們寫出來與同門分享,僅供參考,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一、用大法弟子的慈悲,主動救度世人,做好面對面講清真相工作

1、向單位職工講真相

因為自己是在職幹部,所以天天接觸單位職工,以前講真相時,自己只是與個人關係好的,認為有把握的職工講,後來通過深入學法,意識到這是人的觀念,不是覺者應具有的狀態。後來明慧編輯部兩篇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的指導性文章的發表,自己才悟到此舉的重大意義和時間的緊迫。講真相不只是針對人的表面,更不能憑個人感覺,要以法為師,以救度眾生為己任。單位職工是自己平時接觸最多的,必然是緣份很大的救度對像,所以自己無論是在辦公室,還是在其他環境,只要條件方便,一般不考慮與他們的關係遠近,就盡可能地向他們講大法的真相和大法的法理,及大法與世人的關係,有時還輔以真相資料、光碟。由於他們對我很了解也很信任,所以一般都不拒絕。這樣有力地清除了邪惡謊言對他們的影響,有的職工還看了大法書、新經文,了解了大法的真相,樹立了對大法的正信。

在講清真相中,從單位的領導班子成員到中層幹部、一般職工,我都儘量不落下,尤其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部門負責人及幹事,我更是利用工作關係向他們多次講大法真相和邪惡迫害的後果及與他們未來的關係。他們從開始不理解、誤會大法,到後來逐漸都明白了,對大法的態度也都比較客觀,單位的正法形勢明顯好轉,全單位十多名大法弟子的環境也明顯寬鬆了。

但是我對原來常人中關係比較尖銳的職工,還是存有戒備之心,往往這樣的人又多數對大法比較抵觸。單位辦公室有個女幹事,在99年7.20以後,經常在機關裏惡意攻擊大法,還不時提及我。對此,我始終保持正念,並且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也不迴避她,工作有接觸時善待她,我感到她也有些變化,但對她還是心裏沒底。去年11月份,她辦退休了,在她臨走前我覺得應該和她談談大法的事,否則以後可能就沒有機緣了。一天中午,正巧我碰到她,我說:「大姐你要退休了,以後見面機會少了,嘮兩句心裏話吧!您對法輪大法現在是咋看的?」出乎我意料的是,她說:「我看挺好的,我愛人和我老爸說電視播的自焚、殺人是假的。」又一個生命能明辨是非,分清正邪,我就說:「大姐你這說我就放心了。退休以後有時間常來單位坐坐,嘮嘮心裏話。」她很高興地答應了。事後聽她對機關別的同志說:「還是人家煉法輪功的人對人好,不像有的領導,聽說我要退休了,都不願意理我了。」就這樣單位在職職工近四百人,絕大多數我都和他們講過真相,個別沒講到的,我都在留心找機會繼續做好。

對放假職工和退休職工也是個不小的群體,我也沒有忽視他們。儘量找機會接觸他們,到單位來辦事時,我就藉機會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收到的效果也是讓人比較滿意的。有一個病重的退休職工,臥床近一年,生活起居很困難,我和她愛人也很熟,經過我講真相,她看了真相光碟和資料,又向他倆介紹了個人、家庭煉功身體受益的狀態。他們非常信服,並提出想看大法書,我把《轉法輪》和《大圓滿法》送去了,她看完了書,自己就煉起了五套功法,我又送去了師父的教功光碟,不到兩個月她就能下床,生活可以自理了,上下樓到戶外活動及去單位辦事都可以了。家人都很驚奇,也明白了大法真好,她煉功經常感到法輪在體內快速旋轉,師父給其淨化身體,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她不但明白了真相,還得法受益了,並時常用親身經歷向周圍的人證實大法好,她愛人雖然沒修煉,但對大法有正見,還經常督促她看書煉功。

2、向各級領導講真相

自己覺得向政府、企事業單位領導講清真相的意義是較為重大的,因為此類人由於職務、環境所致,不僅在正法中需要擺放自己生命的位置,而且在很大程度上還影響著下屬和周邊環境。尤其在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的邪惡迫害中,他們往往既是受害者,又是不同層面不同範圍的執行者。我覺得這是講清真相中必須重視的一類人,但是與此類人講真相難度相對來說也是比較大的。他們多數是現行政策的受益者,不少人為了維持既得利益,支持邪惡;有些人認為與己無關,默認邪惡;也有的自謂清高,聽不進正言,當然同情支持大法的人也有相當比例,真正死心塌地的為江氏邪惡賣命的還是極少數。

我利用2002元旦、春節之際及其他方便時間對能接觸到的此類各級各方面領導有意登門探望,並藉機向他們講大法真相。所接觸的對像中有市政協副主席,局、處級領導,企事業單位的領導,派出所的指導員,村委會主任等,還有一部份是離退休老幹部共計五十餘人,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有一名正縣級的紀檢書記的變化是比較大的。剛開始接觸的時候,其堅決按江氏流氓集團口徑對待我,並要求我必須放棄修煉,不時施以威脅。我就平靜與理智地向其講我修煉後身心受益的狀態和大法的真相,並隨時清除控制他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後來看到我對大法的堅定,不為個人重大得失而動,他就開始偽善地勸我,有時故意向我炫耀他常人的那點知識(他是高級知識分子),還不時說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我嚴肅地告訴他,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生命與法的關係,及迫害與誣蔑大法將導致的嚴重後果。此後他在我面前說大法的事時,就注意多了,但背後有時還做加害大法弟子的事。於是,我繼續清除他背後的邪惡,並對他進行全面分析,覺得這種狀態的形成,除受邪惡宣傳的影響,職務、現實利益等外在因素,最主要的還是他對大法對李老師並不真正了解,又自恃有學問,埋沒了理性明白的一面。為了啟發他的正念,我通過間接的渠道讓他看了一套比較適合常人看的師父經文,如《何為迷信》、《再論迷信》、《佛法與佛教》、《富而有德》、《我的一點感想》、《我的一點聲明》、《神的誓約在兌現中》、《何為忍》、《忍無可忍》、《法正人間預》、《大舞台》、《淘》等和明慧網下載的《預言中的偉大時代》及震撼性較強的真相資料(如36位西人學員上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等)。後來我發現他對大法的態度明顯地改變了,再向其講大法的事也不反感了,還時常提出一些不解的問題讓我講一下,上邊風聲緊就提醒我,背後也很少做有損大法的事了。在連續兩年的機關述職大會上對迫害法輪功的事只是一帶而過,一句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都未說過,出現這樣的變化,使我感到很欣慰,又一個生命有救了,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大法的無邊法力與威德。

實踐中我悟到了與這類人講真相必須正念強,有信心、恆心,不要急於求成,善於用大法中修出來的智慧,堅持不懈,功到自然成。由於邪惡還沒有最後除盡,此類人由於迫於表面形勢和固守人的現實,有時會出現反復,所以講清真相工作要持之以恆。

3、向親朋好友講真相

大法弟子的親友應該說是與大法弟子緣分更大的一部份人。有一個年近80歲的老年親友,他煉了一輩子其他氣功,去年住了兩次醫院,差點命保不住,我去他家講真相時,他看我身體狀態非常好(由於搬家後,多年失去聯繫),就問緣故,我就向他講了修大法身心受益的變化,大法的神奇和邪惡迫害大法的實質。他很相信,說過去雖然接觸過法輪功(99年7.20以前),但聽說煉法輪功就不能煉別的功,不願意放棄原來的功法,所以就沒煉。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今世能遇到大法洪傳盛世,萬世難得的機緣,其它氣功根本不可與其相提並論。在向他詳細介紹後,他明白了,就開始看《轉法輪》,後又學會了五套功法,把原來的氣功書都送給別人了,身體明顯好轉,現在還能堅持發正念,告訴別人大法好。真是垂暮之年得大法,可喜可賀呀!

除親友,我還利用假期和工作出差等條件看望外地親戚朋友、同學,向他們講大法真相,贈送大法光碟、資料,他們都不同程度地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對大法有了較客觀的認識,有的還得了法。

在去東北的一個城市看望親友和同學時,遇到一個同學的妹妹,她在96年煉過幾個月法輪功,由於她根基好,當時就看見了師父法身和法輪,身體出現超常反應,感覺很好,但後來因某種原因就不煉了。江氏邪惡迫害後,由於受媒體宣傳的影響對大法產生了誤解,聽完我講真相後,她明白了,想繼續學大法。她家存有《轉法輪》,我就送她一本《大圓滿法》和一套師父的經文和一本《預言中的偉大時代》。她很高興,說你來的真好,這一段我個人心情和家庭處境都很難,這一下我心裏可亮堂了,一定不能再失去這難得的機緣了,好好修下去。她的愛人對大法也有客觀的態度,表示要了解了解。真是法度有緣人。

4、向能接觸的有緣人講真相

由於自己的工作關係,經常能接觸到一些外單位來推銷、辦事的人,還有些關係戶等。在講真象中,我覺得他們都是有緣人,不能落下,應盡力做好。對於推銷人員只要能談得來,我就向他們講真相,他們基本上能接受。對於業務關係戶,互相都比較了解,他們一般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辦事可靠,作風清廉(由於業務關係發生後,出於受益狀態或為保持長期合作關係,他們開始多都向我以現金或手機等物表示酬謝,我都一一謝絕,告訴他們工作是我應該做的,錢和物都不能收,而且業務關係不會因此而受影響,只須記住「法輪大法好」,這也是大法和師父對弟子們的要求),都樂於和我打交道,工作業務關係也非常順暢,單位和他們雙方都受益。因此他們對大法對李老師都比較崇敬。我與他們講真相都比較系統、全面、深入。他們中有人找我要大法書看,我就借給他們,送真相光碟和資料他們也願意接受,並主動傳給親朋好友,受益非淺。有時邪惡迫害嚴重時,他們還能保護大法弟子,幫助做大法的事,這樣既擺正了他們自己的位置,又做了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對外來辦事人員,我也注意把握機緣。有一次,來了兩個法院的辦案人員,到單位來取證,處理債務糾紛案件,頭一次接待時我積極配合他們的工作,他們對我挺有好感。第二次他們又來時,我接待他們辦完事後,他們很滿意。我覺得機緣成熟了,就與他們談及大法,他們中負責的一位便和我談了起來。他一方面承認信仰法輪大法是憲法規定的公民自由,又強調江氏鎮壓法輪大法是維護政權的需要。我就從大法弟子教人講「真、善、忍」做好人,不參與政治,沒有政治訴求,不會危及政權,對國家只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講起,經過一個多小時的交談,這中間他曾以自己是國家司法工作人員為由想止住我的講話,我就及時地加強了正念,又智慧地切入話題,他們就一直聽我講完,過程中他提出一些頗為有難度的質疑。我都用大法法理和事實真相給以客觀的說明與解釋。臨走時他們說,你講得挺好,以後有機會一定和你深入探討。

單位裏經常地僱用一些臨時工,外地人比較多一些,並多數以單獨的群體形式包工,有包工頭。這部份人也不能忽視,只要有機會,我就和他們聊天,講大法的真相,尤其是包工頭,他們是群體中的核心,說話影響較大。講完後一般我都有意叮囑:「和你幹活的弟兄們與你非親即友,肯定緣分不小,一定要讓他們也知道大法的真相,這關係到他們生命的未來,可千萬別忘記了告訴他們!幾乎所有的包工頭都答應一定告訴他所帶的人,這樣明白了一個人,也就救了一個群體,這樣講真相的結果起到遞增的效應。

這些人中,也有有緣人得法,我盡力地幫助他們。去年夏天,我遇到了一個外市的包工頭,聽完我第一次講真相後,每逢碰面他幾乎都向我提出對大法不解的問題。我就從自身體悟和大法法理向他展示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他非常愛聽。然後提出要看《轉法輪》,我就將隨身帶的一本借給了他,他看完一遍後對我說,一點也沒有電視上所說的邪的東西。真是事實勝於雄辯,謠言不攻自破。並說回家後他一定煉法輪功。後來我又讓他看了《大圓滿法》和師父的一些經文和真相資料。他也明白了機緣難得、時間緊迫,馬上開始學法、煉功,幾天內我教會了他五套功法。他悟性很好,說一看大法書明白了生命的意義,煉功後身體非常舒服,工作多累都感覺很輕鬆,心裏也非常敞亮,大法真是不尋常啊!他還向身邊的人講真相,證實大法好。臨別時我送他一套大法書和經文及《啟明》等真相小冊子。他說回去後不但自己修煉,還要告訴親朋好友,讓他們都受益,尤其是他兒子,以前煉過,因怕受迫害,他不讓兒子煉了,這回要好好帶著兒子煉。

我還接觸到一個給個體打工的貨車司機,他聽說我煉法輪功,就找我給他治頸椎病,因為他這病開車很難受,讓我給他發功治病。我就向他講修煉的道理,他明白了,就向我要大法書,經過我認真詢問,發現他心態還挺正,以前也接觸過大法弟子,而且挺敬佩的。我送給他《轉法輪》和《大圓滿法》各一本,他家是一個邊遠小縣農村的。分開一個月以後,我按著他給我留的地址找到了他家,當時他不在家。見到了他愛人,是修基督教的,一問我的來意就不高興了,說:「我是修基督教的,所以就不許他再信法輪功,因為這事我們兩口子都打起來了。」她指給我牆上裂縫的鏡子說都是因為這事打架造成的。我就向她說信仰是個人的自由,別人不應干涉,何況夫妻間更應互相尊重才是。她又說國家都不讓煉,我可不想找麻煩。我就向她講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全家受益的情況,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是違背憲法的,電視對大法的宣傳報導是完全失實的。我臨走時她讓我把大法書拿回去,我說我沒見到你愛人,還是尊重他的意見吧,我留下了電話號碼,說如果他真的不煉了,我肯定來取書。我離開後,時隔一年時間,也沒有音信,後來有新得法的功友向我要大法書,我就想到了這事。於是,我第二次去他家,心想他如果不煉了,我就把書取回來給急需的功友。我見到了他,他高興地說:「真巧,我昨晚才從外地打工回來。」我說明來意,他說這書你可取不走了,原來他愛人不讓他煉,他就把書帶到外地找工的地方,工作雖然很忙很累,但是他擠時間把《轉法輪》認認真真地看了兩遍,感覺很好,有時還給別的司機念一段,大家也愛聽,有人向他借,他沒捨得。他說我雖然沒煉功,可是原來的頸椎病卻好了,開車可得勁了。我說你是受益了,老師給他淨化身體了。他告訴我,他接觸到了外地大法弟子,是個搞房地產的總經理,給他講了很多修煉的體悟,講的非常好,臨別時還送他20多張真相光碟。他說今冬要學會五套功法,還要告訴鄉親們大法好。他還說,有一次兩個大法弟子在高速公路邊寫標語,被幾個警察抓住了,正巧他趕上,並認識那幾個警察,在他的勸說下,放了那兩個大法弟子。我聽後很感動,分別的時候我給他留下真相小冊子《我來在世上尋找神之路》和《聖經啟示錄》讓他給其愛人看看,他高高興興地答應了。此事真讓我嘆服中土眾生與大法的不解之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