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被綁架進河北青龍看守所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8日】我是河北省秦皇島青龍縣大法弟子,我把這幾年來發生在我身邊的迫害揭露出來,給予曝光。

一、第一次被綁架

2001年我跟幾位同修到本縣信訪辦上訪,被惡警非法關押到看守所。看守所的惡警王某某讓我蹲馬步,我不蹲,他就左一巴掌、右一巴掌打我的臉,據目擊的一個犯人說,我被打了十三個嘴巴。打後,王某某又問我,你蹲還是不蹲。我不蹲,他就把我套上(戴手、腳銬一體的刑具)。

我被套上後,他開始讓其他大法弟子蹲,在遭到拒絕後,都被套上了,直到看守所的手腳扣都用完了,還有二個大法弟子沒有被套,就給他們戴上了手銬。

王某某又對我說,這些人都「借你光」了呀,今天讓你們「遛花園」(戴著刑具不停的圍著一個花園走)。他讓我第一個走,我不走,他就用皮條抽打我。就這樣,我們二十幾個學員每天在烈日下「遛花園」。許多人都挨了打,我和其他人身上紫一塊青一塊的。有一次我被打暈了,王某某怕擔責任,推說我裝的,用一桶涼水將我潑醒。我被這樣折磨了七天,後只戴手銬二十多天,有的同修被套就是二十幾天。在被套的日子裏,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大小便、吃飯都需要別人幫助,休息時躺不下,只能坐著。

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只有絕食抵制,惡警用管子插鼻孔灌食,有的大法弟子被套著,鼻子上插著管子,在下雨的時候被抬到外邊讓雨淋。不下雨時,就抬回來,下雨時,又抬出去,反覆共澆了幾個小時。

有一次,晚上6─7點鐘,我們背法,惡警說是我領頭背的,就把我拉出去,其他大法弟子說不是,是我們自己願意背的,就往回拉我。結果惡警們把大法弟子們打了一頓,同時踢了我幾腳,把我戴上手銬並銬吊在門外的鐵絲桿兒上,只有雙手及身體同時向下使勁時才能做到腳尖著地,從半夜12點開始,這樣被吊了一夜。我跟王某某幾次提出要上廁所,他不但不讓去,還諷刺說,你們不是練功嗎?把尿練沒了,不就行了嗎?到吃早飯時,他說,你吃飯,我就讓你上廁所。我說,你把我放下來,我就吃,這樣他才讓我上廁所。

不修煉的家人擔心我,托人花了許多錢把我接了出來。

二、第二次被綁架

2003年,二位大法弟子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導致惡警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的資料、複印機、錢,我和這兩位大法弟子被迫流離失所。那時正是秋季農忙的時候,從外地打工的丈夫聽說後,就回了家,並把我叫回家。

有一天晚上,下著雨,惡警在下半夜二三點鐘把我家前後圍住,跳牆進來,強行要把我帶走。當時家中還有兒子、女兒,我怕兒女小,害怕,又怕再進看守所受酷刑,就違心的說我不煉了,惡警說不煉也要走一趟,了解了解情況。我說不煉,還了解甚麼情況?反正我甚麼也不知道。惡警說不知道也不行,也得跟我們走。惡警強行把我按倒在坑上,雙手背過去扣上手銬,強行把我帶走,我依然不配合,他們幾個人又拉又拽,衣服都被拉壞了,腳上和衣服上都是泥,我被這麼一折騰暈了過去。他們繼續拽我,後來他們拽不動了,就把我抬上車。

這樣先把我綁架到鎮上,後又綁架到看守所。去看守所的路上,我的頭破了,又直吐,惡警害怕我出現危險,就問我,法輪功好,怎麼不煉啦?我說因為你們總是非法抓人,孩子和親人都嚇壞了,上次就是花了錢才出來。但是我還是告訴你,這大法是真好,於是我講了當初我是怎麼走入大法的,電視上說的都是假的。這樣我一路講到了看守所大院。進看守所兩天惡警給我照像,非法審問我資料的來源,我說不知道,又讓我寫「保證書」,我違心的寫了,非法關押的第9天,家人花了2000元錢把我接了出來。

三、第三次被綁架

2005年年底,快農曆新年了,我們幾個大法弟子一起做護身符,被惡人舉報,惡警闖入大法弟子家,幾個人強行帶走我們,我和這位大法弟子不上車,惡警就又是拽又是拉,這位大法弟子的上衣和褲子都拽掉了,只剩下內褲,我的圍巾和鞋也拽沒了,就這樣惡警野蠻的把我們拖到車上。車上惡警把那位大法弟子雙手背過去,坐在她身上,直到鎮政府大院。

先是把我們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到了院內,惡警下車,幾個人抬那位大法弟子下來,用力往地上扔,她剛一起來,就被惡警們拳打腳踢了一頓,她的頭被打壞了,於是他們就又將她拽上車,連夜非法送進看守所。

車行路上,惡警已經現世現報,他們都感到累,一個手指無故撅了一下,可是他們還繼續作惡,一惡警說:就你頑固,你家馬上送來1000元錢,我也不放你,等過完年再說。在看守所門衛室,看守所的人看看惡警拿的紙說,這上面沒有某某人的簽字,不能收。惡警說,三更半夜我們上哪裏找人去,先擱在這兒,明天再說吧。於是我又被非法關押進了看守所,另一位同修也被非法關押進了看守所,她被惡警折磨的頭抬不起來。兩天後,家人又花了許多錢把我接了出去。

我把我的經歷寫出來,是希望所有看到的人們都能了解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卑鄙伎倆,同時曝光邪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