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秦皇島市青龍縣公安幾年來的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0月4日】河北秦皇島青龍縣位於河北省的最北部,與遼寧省一嶺之隔。從1999年7.20至今,全縣法輪大法學員被當地的邪惡之徒非法關押達數千人次,青龍縣公安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罄竹難書,他們動用大量警力,非法監視大法學員,還採用圍追、堵截、抓捕、抄家、罰款、拘留、送勞教、判刑等手段迫害修煉人。

*  酷刑數不勝數

第一種酷刑:趴冰

青龍縣到冬季下大雪時,冰天雪地,十分寒冷。在縣監獄的院子裏,青龍縣的大法弟子曾4次數十人被殘酷的逼迫赤體趴冰臥雪,趴得身下那個坑裏的積水達二公分的深度,有的凍昏了,不下雪時,在見不到陽光的陰處,利用人工潑水結冰,冰的厚度達十公分,強迫大法學員趴冰,這種冰不到來年冬天都不會解凍。這是青龍縣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之一。

第二種酷刑:戴加重手銬腳鐐

自從1999年7月20日起,警方為迫害大法學員,增添約數套手銬腳鐐,加重20多斤重的腳鐐是專門給大法學員用的,動不動就給戴上,兩手雙腳套在一起,套成一團,人只能蹲著,這已經很難受了,管教還強迫順著院內不停的轉走。

第三種酷刑:蹲馬步

體罰大法弟子長時間蹲馬步,馬步的姿勢是一種軟刑體罰,相當的痛苦,只要稍差樣就被皮條抽打。

第四種酷刑:皮條狠命抽打

將大法弟子的衣服脫光,只留下內褲,指使犯人拿著皮條狠命抽打法輪功學員,有的打昏、不省人事為止,有的再戴上刑具。

第五種酷刑:殘酷的灌食

女大法學員被邪惡迫害得吃不下飯,進號房就都絕食,管教指使醫生灌食,醫生王景富極其邪惡,給大法學員鼻孔插管、口腔插管、肛門插管「灌食」(其實是酷刑折磨加侮辱人格),自古以來很罕見這樣邪惡狠毒的「醫生」,殘酷的灌食方法是他常用的手段。

以上只是簡單的講了五種刑罰,其它多種多樣的酷刑數不勝數。

* 曝光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警察、管教

有許許多多學員被公安綁架送進拘留所並不定期限,拿錢放人,有些學員家屬背著學員到處借錢去贖人,這樣使警方上下級系統發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財,惡警們從不考慮學員家庭老小的飢苦(青龍縣屬貧困縣)。過去的強盜打家劫舍,當今的警察管教們幹出的事狠過強盜百倍。

最邪惡的頭子公安局副局長張喜多次公開叫囂:「對法輪功學員沒有約束的法律,打死白打,打死就埋上。」又說:「打死了就說自殺,法輪功學員作證不算數。」「對煉法輪功的左點右點沒關係。法律上的那些規定對學法輪功的可以例外,這是上級的精神。」「為法輪功問題上訪、告狀沒人管,有本事你告去,我給你時間。」張喜多次指使監獄中的監管人員說道:好好伺候他們,讓他們練一練牢獄裏的功(遭受多種刑具的痛苦)。

他不但多次動用武警,還指使獄中的殺人犯用刑具毆打大法學員,他還親自動手打,抓著啥使啥打,一次他抓把鐵鍬連砍帶拍大法弟子,鐵鍬的木頭把兒打折兩截,這位大法弟子被打得皮開肉裂,鮮血直流,濕透衣衫,人如泥灘,死活難定,張喜這才住手,命令送醫院去(醫院裏有急救的照片)。

看守所所長王金是第二個惡徒,自1999年7.20以來,據不完全統計,上千人受過王金的酷刑,他常非法動用刑具對大法學員體罰、毆打、侮罵、虐待,相當殘暴,令監獄的管教都目不忍睹。他還邊打邊罵些低級下流的話,嘴裏不斷的重複著張喜的口頭指示,把邪惡的招數全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

第三個惡徒是管教劉力軍,他除了毆打體罰大法學員外,還不惜經常拿在押人員開心,讓他們學兔子蹦,扭王八舞,不聽就打,還學著大惡霸的樣子,躺在沙發上,讓大法學員在一邊跪在地上,給他扇扇子,去廁所也坐在沙發上,讓學員抬著去,再抬回來。一有不順心的事,就拿大法學員發洩,體罰學員,嘴罵著流氓的話。

第四個惡徒是醫生王景富,是一個失去人性的歹徒,對大法學員施用最毒的手段,不考慮大法弟子的生命危險,不計後果的長期行惡。許許多多絕食的大法弟子,生命垂危需要醫生救護的時候,王景富不分青紅皂白就強行下胃管灌食,結果造成學員牙齒被撬掉,咽部損傷出血。他獨出心裁搞肛門「灌食」,侮辱學員人格,有位女大法學員,鼻腔、口腔插不進去胃管,他就用五個男犯人強行按住此女學員從肛門插入灌食,達到了張喜、王金都達不到的侮辱殘害大法學員的目的。

* 青龍縣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實

木頭橙鎮大法弟子王素芬,被武警扒光褲子,用皮條、四稜塑棍、警棍毒打半個多小時,直至她昏了過去,張喜才叫停。

八道河鄉沙河村女大法弟子,杜印芹,50多歲,被六個武警打在地上翻滾,張喜站在旁邊問:「你還說不說大法好?只要說就打!」一直打昏了過去才停手,等醒來後又給她戴上全鐐(手腳鐐套在一起),生活不能自理,杜印芹多次被抓,受盡折磨,身上的肉沾在了打她的皮條上。

土門子鄉大法弟子李桂書,女,下大雨天被罰讓大雨淋,被強迫在院子的大水坑裏坐著被雨水淋了一天一夜,全身沒有乾的地方,不准換衣服,飽受長時間雨淋之苦。

八道河鄉王廠村大法弟子胡某某,男,被流氓王金叫到女牢窗前,扒光他的褲子用皮條打得屁股都腫起來,皮膚全呈暗色。

八道河鄉八道河村女大法弟子王麗新,30多歲,被非法抓進看守所,張喜、王金對她口出惡言,王麗新用慈悲善良的語言對待惡警,他們理虧詞窮無言以對,罰王麗新蹲馬步一個小時,姿勢不許錯,差一點就用皮條打。

婁丈子鄉丁丈子村大法弟子張青樹,男,30多歲,經常被綁架關在看守所裏。惡徒張喜、王金用手銬死扣他的兩腕,兩隻手腕變色,現出渠溝的傷疤,惡徒嘴裏罵著:「你說你師父好,咋不來救你呀?」當天,張的手銬突然大開,號房裏的人驚訝不已,近前一看手銬的鎖簧不見了,號長報告管教,不得不再換一個刑具,張青樹被非法關押,家裏扔下一個五歲的孩子,一個十一歲的孩子,兩個七旬的老人。而惡警從不顧這些。

碾子溝鄉張某某,女,40歲,王金叫人扒光她的褲子,按在椅子上毒打,直至皮開肉綻,穿上衣服後褲子全被滲出的血濕透,內褲和肌肉沾在一起,同時後腦勺被打了一個雞蛋大的包。

另外,劉桂俠等17人被王金用皮條毒打,停止後強迫她們趴冰30分鐘後,叫她們起來,把她們關在了一個冷房子裏凍了三晝夜,不給水飯,穿的全是單薄的外衣(內襯的毛衣不准穿進號房),結果17位大法弟子滿身全是凍傷。

馮桂榮、馮桂玲姐妹倆,在冬天裏最冷的一天早上,被銬住雙手吊在外面的鐵桿上長達45分鐘,管教們穿著大衣在外面凍得都堅持不住了,她姐妹倆穿著單衣,凍得雙手腫脹,僵硬,失去了知覺,放下後又被套上刑具。馮桂玲的雙手起滿了水泡,大的如雞蛋大。

* 據不完全統計,青龍縣看守所先後有四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第一個是八道河鄉胡賀祥,男,60歲,對大法非常的堅定,曾被多次非法關押迫害,酷刑受了多少次了誰也記不清。有一次,我看的最清楚,他被關在一個號房裏,相隔著一位同修睡覺,那時他已絕食五天了,鼻孔插著管,兩手被倒背過去銬著,因此睡覺只能側面躺著,翻身也得同修幫忙,去廁所也是同修幫著解褲帶、提褲子。他最後一次被抓進監獄,被惡警們施用慢性毒藥,當時察覺不到原因,將人放回家時間不長,人會死掉,警方「脫離幹繫」。回家後,胡賀祥果然於2002年1月28日含冤去世,其家屬多次申冤無效,反被說成是誣告,並且他們唯恐家屬上告,圍追堵截家屬查問,至今也未能伸冤解決。

被迫害致死的第二個大法弟子是土門子鄉的宋友春,他與妻子女兒在家無故被抓,被送進看守所酷刑折磨數日,後將母女放出讓她們回家找錢再放人。他家沒有錢,而宋友春在裏面不到14天就被害死了,死亡時間是2003年12月15日,大法弟子和家屬幾經周折與努力抗議伸冤,僅以賠償4萬元埋葬費而了之。

* 青龍縣公安局弄虛作假,編假材料將大法學員非法判刑。

本縣肖營子鎮大法弟子劉會民,男,三十多歲,原來在張家口工作(軍官),軍隊領導勸其放棄大法,劉會民對領導講:「學法輪大法對國家、對社會大有好處,使國泰民安,當兵的為甚麼,不就是為保國家太平、人民安樂嗎?」劉會民始終堅定大法,向領導們洪揚大法利國利民、強身健體、教人做好人,領導們很欣賞他的優良品質和工作作風,但不敢留其在部隊就將其安排回到青龍縣招待所任職,由於劉會民不斷學法洪法,半年來很受領導同事歡迎。

一天,他向縣政府、公安局上書洪法,要求不要迫害法輪功,可被扣上抗拒江澤民指令的帽子,並撤消一切職務,關押在看守所的小號裏。兩月後提審判刑,劉會民用正義的言詞回答審判人員,縣裏卻給劉會民作了假材料上報石家莊判刑4年,2年過去了,劉會民的妻子潘素雲(大法弟子)從未見過丈夫的音信,就向當地派出所提出開證明探監,派出所不但不批還將其一頓苦打,打得滿面浮腫,又把其弟劉會忠由家抓走,將叔嫂二人關進縣看守所裏。就這樣一個美滿的家庭被弄得四分五裂,一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兩人曾被長期關押,家中只剩3個小孩。

2001年前,公安局在教育中心非法給大法學員洗腦達819人,迫害致流離失所3人,非法罰款73.4萬元,大部份沒有收據。青龍縣的惡警們對大法弟子所犯下罪行罄竹難書,他們如不及時悔改,彌補所幹的罪行,後果不堪設想。

以上所列事實還只是冰山一角,希望看到此迫害事實的大法弟子加緊揭露當地邪惡,講清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