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與同修的間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0日】我是一名老學員,又是一名知識份子,在我們地區小有名氣,因此,在修煉的學員裏也比較有名氣。由於過去學法不深,曾把道聽途說的傳言信以為真。這些傳言主要是針對本地區協調人的。如:她亂花救度眾生的錢,生活不檢點等,還有人說此人可能是舊勢力安排的。由於偏聽偏信了這些話,我就固執的認為此協調人就是這樣,所以心中與她和她身邊做大法工作的同修產生嚴重間隔。由於這顆心所致,怎麼看協調人都是有問題,越看她越像舊勢力安排來的。就這樣,我就和我身邊的一些同修講自己的認識,結果給大法弟子內部造成了嚴重的間隔,這種狀態持續了好幾年。

這幾年當中協調人和她身邊的同修經常找我交流,說我和協調人有觀念,說我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怎麼也不能接受。心裏想,你們才是舊勢力安排的呢,怎麼又反過來說我呢。記得有一次他們又找我交流,後來聽說,她們在找我之前,發了幾天正念,那幾天我心裏煩躁得很,坐立不安還伴有失眠。後來經過不斷的學法,尤其是師父《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使我明白了同修之間不應該「哥倆好、哥仨好」的,我改變了對協調人的看法,也告訴別的同修不要像以前那樣看問題。當我再見到協調人時感覺變了。我就認為我們之間沒有間隔了。

可是我還是覺得我的修煉狀態不是那麼好,身體也出現了病業狀態,不知差在哪兒,我認為按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就是修煉了,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不懂得怎麼去圓容整體。這次師父《走出死關》這篇經文發表後,我們地區整體共同切磋。有一天,她們又找我交流,當我進屋一會兒後,聽同修交流,我內心有些反感,接著心慌意亂,如坐針氈,總想馬上離開這裏。我發正念鏟除這些干擾。半個小時後感受到屋裏的能量場比較強,不想走了,可是在我頭的後邊右側有個東西說話了:「不煉行不行」,它一連說了好幾遍,當它第一次說,我就警覺了,這個東西太壞了,無論如何我得修。我不能被它控制。它是嚴重干擾我修煉的東西,我堅決抵制,進而清除它。我自己的空間場正邪大戰了好長時間,同修說的話我一句也沒聽進去。

回家後,我一宿未眠。最後我找到深層還隱藏著間隔。我接著學法,師父在《轉法輪》278頁中說:「在道家中講大小周天,我們就講一講甚麼是周天。我們一般所講的周天是把任督二脈接起來,這個周天是皮毛周天,甚麼也不算,只是祛病健身的東西,這叫小周天。還有一種周天,它不叫小周天,也不叫大周天,是禪定中修煉的一種周天形式。它是從身體的裏邊,從泥丸繞一圈下來,從身體裏邊到丹田轉一圈上來,內在的循環,那是真正的禪定中修煉的周天。而這種周天形成之後也會形成一個很強的能量流,然後一脈帶百脈,把別的脈都帶開。」我心豁然開朗,我明白了,以前我認為與協調人沒有間隔,那是表面上的東西。沒有真正從內心裏,本質上去掉那顆心,那個不好的觀念。這次被激發出來,我要徹底去掉它。

第二天,我又去找同修切磋,深挖自己隱藏的心,同修也幫我查找,終於徹底消除了與同修的間隔,在回來時,我剛走上大道,從身後邊下去一個東西是甚麼看不清,它坐在地上哭,腳還連蹬帶踹的(我是開著修的)。我明白了,原來這麼長時間與同修間隔都是因為我修煉有漏它鑽進來幹的。是它讓我認為同修是舊勢力安排的。今天它終於從我的體內出去了。我與協調人的間隔真的是沒有了。

消除間隔以後,我逐步圓容到整體中來。身體的病業症狀也瞬間消失了,我的修煉狀態整個都變了。有了一顆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為同修負責的心。

今天寫出此文,是希望和我類似的同修,引以為戒,少走彎路,讓我們打破間隔、認清邪惡、圓容整體、共同提高、整體昇華,用最純淨的心態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吧!

層次有限,不對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