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去掉怕心」一文 找自己的不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2日】隨著正法進程,各地同修在整體提高,按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得很好。雖然我也在做,但近來講真相方面做的很少,也總是做不好,心性也提高不上來。而且感到越想做好越做不好,正念不足。現把我近來很長時間出現的一些干擾和不好的狀態寫出來請同修慈悲指正。

主要是學法時睏魔干擾,使我無法學法,站也瞌,坐也瞌,那眼皮兒就是抬不起來。我放下書吧,瞌睡也醒了,等醒了又拿起書來看,可看不到一分鐘瞌又來了。雖然每天強迫自己至少學二講法,可就像走過場,學不進去。有時也強迫自己背,記下又忘了,老是記不牢。

整點發正念雖然也基本按時,時間充足時還增次數,可發正念時正念不足,總出現昏睡似的,腦子裏不停地想這想那,沒有起到清除邪惡的作用。就這樣導致夢中夢到邪靈、爛鬼、色魔等來干擾,迫害時,把握不好,不知發正念,有時發正念也沒有威力不起作用,甚至有時還跟著往下滑。特別嚴重的是老是在夢中或靜功中出現一些似「法理」又不是「法理」的信息打進我的思想中,從我的口裏讀出來,有時還出現正如師父所說的「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轉法輪》)這些現象來。(此現象不難分清楚)每當我讀一句或半句時就明白過來,那不是師父的法理,是另外空間或是舊勢力及思想業力的干擾。雖發正念時及時清除它,也加點發正念,可是還是斷續出現,老是排不盡,有時把我的腦袋繃得很緊,使腦袋稀裏糊塗,這種狀態維持了很長時間,直至現在。

我心裏很著急,為甚麼會這樣呢?師父說「越最後越精進」。我不但精進不起來,還出現這些不該出現的問題呢?我一直向內找,可是這樣找也不是,那樣找也不對,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鏟除共產邪靈在思想中的流毒,也得不到好的效果。這樣困惑、迷茫,簡直迷失了方向。師父看到我這種情形也幾次在夢中點化,我就是悟不到,找不到誤在哪裏之根源。

出去講真相,前段做的比較好,也順心,自出現以上狀態後講真相也很被動,每當要講時都有干擾,講不成。做真相資料時總是這樣阻礙,那樣干擾,做出來的資料對救度眾生起不到很好的效果和作用,要不就是中途有漏(如郵局扣留毀掉)沒有發到常人手中,要不發出去善良人看不到,惡人看到就報案上交公安或居委會毀掉。

以上幾點都是非常嚴重的現象,幾次想寫出來到明慧上曝光,又不知上網,當然還有一種潛在意識中的怕心,因為從沒上過明慧,不知防範措施,一上又怕被監控,再就是由於自己懶惰,又礙於水平問題種種所謂執著心產生的原因,沒寫成。直至今天一同修對我說:「有個同修說你有怕心,你以前怎麼樣,現在怕心重了。」聽後當時我不以為意,還抱著執著心為自己找藉口開脫,說是為謹慎起見,這是舊勢力安排挑撥離間,我不承認它來掩蓋自己埋藏深處的怕心。

當我看《明慧週刊》時,看到一篇《去掉怕心,從一思一念上否定舊勢力》的文章很有啟發。一直找不到症狀的根源,在這位同修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主要根源就是沒有認認真真去以法對照自己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去學,仔仔細細向內找。於是今天我就靜下心來學法,學兩講《轉法輪》後,又看了新經文。其中一段敲醒了我,真是「法鼓敲醒迷中人」(《洪吟(二)》),師父說:「無論是修煉環境與世人的認識,都在根本的改變著。這本來已經是正法與大法弟子在修煉後期的展現,可是還有一少部份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卻在此時或多或少出現了消沉的狀態,鬆懈了精進的意志,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或不正確的後天觀念干擾造成的,從而被舊勢力先前在人類空間表層留下的干擾因素與邪靈、爛鬼鑽了空子,加大加強了這些執著與人的觀念,從而造成了這種消沉狀態。」(《越最後越精進》)是啊,用法好好對照自己,不就一些的問題出來了麼。

就拿「怕心」來講,我是在99年喜得大法的。那時我很精進,學法不會跑神,膽子也比較大,所以也一直做著講真相或傳師父經文、大法資料等工作。自2001年至2003年期間,被公安三次抓進看守所、拘留所,外加進「洗腦班」。這些迫害給丈夫、孩子帶來經濟損失和精神創傷。而且此後我怕又走彎路,由此隱藏在心靈深處的「怕心」在起著根本主要作用。

比如說每做一件事時,總會有一些假設在思想中翻來覆去答問不停。如:我要是被抓,就怎麼樣跟他們說或者怎麼樣不承認。有時在夢中夢了邪惡到家裏來抓我、抄家等一些假相,早上醒來心裏不安,似乎就像真的一樣。這就是由怕心帶來的干擾的關鍵所在──雖說做著三件事,卻是帶著怕心及人心在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中去做的,怎麼沒有干擾呢?那些不符合宇宙特性的不好的思想觀念,思想業力出現時不去辨別它,不從深處鏟除它,「就像精密儀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個馬上就壞了。你所有各個空間的身體都在發生著變化,非常玄妙的,差一點都不行的。」(《轉法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沒有足夠的正念。邪魔就會鑽空子。所以一定要辨別清楚,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去找出來去掉它。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當然得學好法才能修好自己,正與師父在《2005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中說:「你們在救度眾生的時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鼓掌)三件事都要做。大家平時保持著正念,經常面對邪惡、面對一些情況的時候要發正念,要講清真象、要救度眾生,更要修好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沒有威德,講出的話不在法上,救度眾生那都談不上,講出的話沒有威德、沒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惡也會鑽空子。甚至於如果不修好自己啊,正念也不足,處理一些事情時就會流於一種常人的那種想法。那就起不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了。」這就是從法中找到為甚麼發出的真相資料有漏的問題,原來自己修的有漏。

說到有漏,在此,我還想談談我們市區整體的不足表現,本來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宇宙開天闢地僅有這一次的正法修煉中,就應該負擔起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重任,可有一部份同修,還在為求安逸、自私、懶惰、怕心、人心找藉口。有一部份人表面的怕心都去不了,人家給真相資料不願要,說沒時間發,家裏走不脫(當然也包括我有時也有這種現象)等藉口。說具體點就是怕心作怪。

去年年中一外地同修來我市協調建立資料點,說到資料點,我們這裏很慚愧,師父早就說了「要遍地開花」,可我們這裏呢?從2001年一個大資點被破壞之後,就再也沒有一個資料點,所要資料都是從外地要來。好不容易來一同修幫助建立,卻有一少部份人不以法為重,不以他人安全著想,用常人心去捧,說甚麼這個同修心性怎麼高、了不起。總有三、四個人圍著她轉。結果不到三個月就被舊勢力操控邪惡蹲坑,不但破壞了資料點,而且這位同修據說被打的傷勢嚴重,並勞教一年。事後,同修們不認真向內找,卻怪三怪四,造成矛盾紛紛,影響整體精進。一直到今天還沒化解,看到事態嚴重,所以不得不借明慧一角曝光出來,促使同修們儘快超越原來的心性層次。特別是本市的同修,如果都能好好的向內找,局面就能儘快扭轉。我們大家都把自己當作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用法來要求自己,才能更好的發揮自己大法中一粒子作用,發揮整體的作用,讓更多的眾生得救,這也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所必須起到的作用。

本人礙於水平及層次有限,以上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