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小學老師的修煉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2日】得法至今,已快兩年了,我是2004年暑假時得法的。因為我從小身體不佳,尤其大學畢業後,沒原因的小腿腫脹,以致長年無法正常行走,還有多處醫師也無法解釋的症狀,嚴重時連眼睛也張不開,當然無法工作,曾經修佛持齋持咒,練過道家的皮毛周天法,但都無法根除,頂多只能減輕症狀。在當時的佛道修煉也出過許多現象,為了搞清楚怎麼回事,並尋求往後煉功的道路,我也用心去研究中醫和許多的氣功書,也看起了一些佛教經典和禪宗的修煉心得等。努力當然有解決了一部份的問題,主要是身體的一些祛病現象,但是其中的關鍵和重點卻是許多書中都沒有提到,而我因秉持著常人的心,相信自己的努力能有結果,所以也沒悟到。修佛持齋持咒在一次瀕死的大難中,我放棄了;道家的小周天法,在一次的家庭紛爭中被我淡忘了。幸好,不變的是那顆追求修煉的心,但它也日復一日的逐漸消退。

得法機緣

在我快放棄修煉的時候,有一次同修將真相資料放在我的機車上,我那時看到資料就興起了想修煉看看的想法,於是打開學校電腦按著上面的網址打了進去,找到了《轉法輪》一書,便開始閱讀。一開始只是想看看認識認識,結果一讀下來卻完全不能罷手,發現裏面有著太多我以往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其中修煉所需的心性提升和「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涵義,再想想以前修煉時所過的關和發生的現象,幾乎完全吻合,原來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還有師父對修煉中現象的解說,簡明易懂,尤其是對於修煉過的我來說,這根本是本修煉的寶書。回到家,當我看到《轉法輪》中的那一句話「真正修煉的人是知道他的輕重的,他會知道珍惜的。」眼淚止不住的落下了,那不是我嗎?那確確實實在講我啊。也在那時,一股強大的能量從頭頂往身上灌,灌滿了全身,加上心裏的震撼太大,我停下閱讀《轉法輪》,想去床上休息一下。但是當晚全身發熱,一直到了半夜兩點多才睡著。

但是隔天睡醒後,全身的病痛都在,一點沒少。也因為長期的病痛折磨,我始終放不下這個「病」字。最後明明知道不應該去看氣功師的,但是後來還是忍不住去看了,畢竟他還能讓我暫時正常走路,過常人的生活。我那時要搭車到台中去看病,一路上我求師父阻止我,想著只要師父弄一點現象我就不去了,心性不到位的我還是一路順風的到了並醫治完畢,我發現太多事情我都無法遵守《轉法輪》裏的話,於是從此之後一年,我告訴師尊我不能修了,我還是過著常人的生活。

走過彎路

我卻從沒一刻能忘記大法,而師尊也沒放棄我。在這一年中,我仍然是有空就拿起《轉法輪》讀,也陸續買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和《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法解》。到了書局也不像以往,都找氣功書或中醫書籍看,而是找法輪功書籍閱讀,來不及看完的或看了有很多感觸和心得的就買回家。但當時對於法輪功對中共的評判,我一直認為是參與政治,也從不覺得中共有啥不好的。所以大法書中只要談到有關中共的事,我就省略不看。最後還是無法抵擋心中強烈的渴望,甚至買了煉功DVD片子回家煉了。當時並不知道有煉功點,也不清楚在哪有人教五套功法。在沒人教的情況下,自己看著錄像中的師父一式一式的學,五套功法還是被我學成了,雖然動作還不是太標準,但有一陣子每天煉,也實際感受到了大法的好。但到了打坐的靜功部份,因為雙腳無法盤腿,連散盤都很吃力,所以我當時選擇坐在很軟的彈簧床上煉,免的腳痛到煉不下去。只是太舒服又會睡著,所以靜功一直沒煉好。也因此我又走回頭路了,心想只要看大法書就好了,煉功煉不煉也沒差。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2005年7月,參加了美和技術學院的法輪功教師研習營後才改觀的。

機緣再現

由於接學校的行政工作,每天得上半天班。因為暑假大都沒啥事好做,大家都會為了少上幾天班,去參加一些研習。當然我也就跟著大家去找研習上了,那時一邊翻著網頁一邊查找,就看到這法輪功的研習營,心想我還是得多認識法輪功,就這麼點了「參加」按鈕。但是到了研習的前一個禮拜,工作似乎多的做不完,每天忙的焦頭爛額的,結果連研習都忘了。不過也因為太忙反而想休息休息,突然才想起來我有報名法輪功的教師研習營,馬上向主任告假趕往研習營會場,這時研習營已經上過一天又一節課了。本來只想去吹吹冷氣、放鬆放鬆,順便聽聽這一直讓我忘不了的功法,到底人家是怎麼講的,怎麼也沒想到我觀念竟在這一天半的時間轉變過來了,記得影響最大的那幾節課是同修講諸葛亮的馬前課、倉頡造字和中國的「神」傳文化。我對史前歷史一直有著一種幻想與現實的模糊地帶,也就是我並不全然相信我所讀的史前歷史,畢竟有著現代科學太多不能解釋的現象,也剛好這是我這個有著接受多年教育的僵硬頭腦唯一的罩門。講到傳說中造中國字的倉頡如何從天上一筆一劃記下文字來,否則草創的文字怎會有如此的成熟度,並解釋了德這個字十目一心的涵義,我那時還半信半疑。說到甲骨文怎麼都只記占卜文,而不用於生活上記載,其原因是因為那是神的文字,人是不能妄用的,我才大夢初醒。傳說並不只是傳說,而是人對於神的崇敬,一代一代口耳相傳下來的,其中並沒有現代人的浮誇,更不是文學藝術上的描述,全都是真實情境的體現。而法輪功更不是我所想像中的氣功,而是人修成神的一條大道。此外,我更得到九評的小冊子,閱讀完後才徹底了解法輪功為何要站出來抵制中共,因為中共的真面目比我想像中更猙獰更邪惡。

克服盤腿

研習營結束後,心想這功法無論如何都得認真煉了,我已經落後一年了,無論如何都得補回來。但當時腿疾又發作,一時間又難以行走;另一方面,煉功時間很難每天都堅持兩個小時,光是睡覺就要八到十小時。不過想到自己是將成為神的生命,吃點苦算甚麼,於是下了決心為了堅持修煉,就向師父發了願,在修煉圓滿前,必定每天早上四點半起床煉功。

說也神奇,隔天的確四點半前就起了床,但想到要盤腿打坐,就算背靠牆壁讓腰能勉強挺直,這腳實在怎麼盤都痛到不行,起了惰性,又往枕頭上一躺,結果還沒睡去,就感覺讓人頭上打了一巴掌,急忙起身看看,沒人啊也不痛,倒是人就精神起來了,想是師父管著了,趕快不管腿疼不疼了,單盤上去就坐了一個小時,雖然腿還是疼到不行,盤多久就疼多久,幾乎整整疼了一個小時。但就如轉法輪中所說「往往打坐的人腿疼是陣痛,痛一陣,特別難受,過去之後又緩過來,不一會又開始痛,往往是這樣的。」這又讓我加強了修煉的信心,從此以後我就煉功不輟。但初期腿的劇痛依然緊跟著我,但是為了這個願,為了不想再放棄大法,因為那同時也在放棄對自我的執著。

我開始到煉功點煉功,希望藉由同修讓自己能克服這個難關。初到煉功點即刻感到一股強大平穩的能量,在這能量下,我發現盤腿似乎不那麼痛,而且每次看到同修都是一盤到底,我就無論如何痛,腳從來沒放下過,但時間仍然是一秒一秒的過,也就是一秒一秒的痛,入靜對我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隨著煉功時間的加長逐漸的我發現了一件事,就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痛會鬧心,我也發現我痛的時候,有一顆心一直懸在那裏,想到把它放下如何,也就是反過來我如果讓痛鬧不到心,是不是就能盤的更好,更能靜下來。果不其然,放下之後,疼痛依舊,但我竟然有入靜約幾分鐘時間了,剩下的時間雖然還是要忍耐,只是這樣的進步讓我不怕煉靜功了,信心更強了。半年左右,腳痛越來越好,甚至還盤過完全不痛的。如今煉功快一年了,現在單盤也不用靠牆就能同時盤腳又能撐直腰了,雖然還有點駝背,但想只要精進,一定能解決的。

祛病健身

當時還有腿疾纏身,這個毛病跟了我十年了,我對它一直心裏有種難以言喻的害怕,因為它不僅嚴重妨礙到我的行動,而且我一直認為它是帶來我全部災難的元凶。它發生後,我的身體幾乎是沒原因的每況愈下,一切事情常常又似乎往壞的地方發展。讓原本樂天到不行的我,第一次發現疾病能把人改變的面目全非,我雖然有發覺到,一直在遏止它在我心中的發展,但還是被一點一點的侵蝕,慢慢變的敏感、易受傷害。善良的心依舊存在,只是因痛苦而想要保護自己的衝動變成了唯一的優先,但是在不斷的因自己不穩定的情緒而搞砸工作、考試,甚至傷害別人,自己又變的更痛苦,更感受到自己的無能與無助,讓自己更退縮,產生了一種惡質的循環而無法自拔。雖然後來遇上了能將病業往後推一些些的氣功師,使我能暫時的脫離,慢慢的恢復以往的樂觀自信,但是怕心卻已經深深的根植於心中。只要腳一發現不對勁,整個人就全變了,緊張、害怕、擔心全出來了,人又變的敏感,甚麼事都不對了。

因為它讓我錯過一次機緣,這次研習回來,一方面我橫下了一條心,就算腳不能走,我也得修下去。另一方面也是開始相信大法和師父,只要我認真修,不可能還會回到以前那個糟糕的我了。這個決心是從倒掉第一碗中藥開始,我停止了長年的服用中藥,甚至是這次可能會醫好我的名醫所給的藥,因為我的病情在他的醫治下,確確實實的改善了。所以家人都有微詞,有點不諒解,加上之前大妹上台北遊行卻沒告知父母,讓爸爸對法輪功有點誤解,一開始壓力就來了。但是在我的堅持下,父母還是勉強的順著我的意了。所以一開始煉功時,我是抱著治病的心來的。而且還希望快點好,不然四週的壓力又會越來越大,到時我還能修下去嗎?連自己都有點懷疑了。

不過,就在我發心煉功的第三天,在打坐時發現除了腳痛以外,多了那種又悶又難過,而且呼吸有點困難的感覺,而且越來越強還從心裏往外冒,眼睛只要一閉上難過就會加重,但每次閉眼後張眼看到時鐘只過一兩分,身體和心裏都直冒冷汗,天啊怎麼時間過那麼慢,我怕我會撐不下去。但我想到我答應師父一定要專心煉功,再難過腳都不能放下休息,就這樣心一來一往的,撐了十幾分吧,居然減輕了,抬頭一看只剩五分鐘,心一放下這五分鐘就一下過了,等我起身的時候才發現慈悲的師父竟然就清理了我一身的病業,把他們從根拿掉了,而且腳能勉強單盤,腰也直起來了,雖然病痛都還在,但明顯的感覺到不同了,只剩表面的一些病症,有些甚至減輕到快感覺不到毛病的存在了。這加強了我煉功的決心,並且不斷的排除自己有病的想法,更卯起來正面面對我的腳疾,初期雖然還是常被它弄得心神不寧,又會有想放棄的想法,但隨著每天堅持煉功學法,後來更學了發正念,也接了大法工作,心緒逐漸的穩定下來。過了半年後,在參加高雄新唐人晚會後的幾個禮拜,就已經能正常走路了,不過奇怪的是心裏卻沒有高興興奮的心情,只有平靜和大法的更加堅信。

走好正路

修煉是嚴肅的,但在師父的慈悲下,給了我們最好的一切,寬容了我們一身的罪業,這是親身體驗到的。在上次同修的心得交流中得知,師父因台灣弟子的藍綠心結,造成對正法進程的問題,而親身對台灣弟子講法,大家都感到責任的沉重。同修回來後,大家交流的結果是因為自己修煉的部份不足的原因,才有藍綠的常人心。除了太專注於大法工作以致忽略師父所說的三件事外,同修也提到台灣弟子的問題在於,大家都悶著修,在互相內心坦承的交流部份相當的不足,也無法形成一個好的修煉環境,提升慢,也對法理解不深,還有台灣大法弟子對台灣本身的民眾講的也不夠多,並沒有把大法的美好傳給更多的台灣民眾。另外,還有寫的也少,明慧網投稿的同修大部份都是環境最嚴峻的大陸同修,環境寬鬆的台灣同修反而少。剛好我這次在我們煉功點要交流我的煉功心得,我就把它寫下來。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在第一段剛完成時,我突然了解到我是用常人心來寫,裏邊沒有多少法理,甚至有顯示心、歡喜心;寫到第二段時,很明顯的感受到了相對於大陸同修我對於法理的不足;但我還是堅持繼續往下寫,寫到第三段時,竟然發現我的心在提升、在昇華,那種感受是難以形容的。

寫下這篇文章,是希望大家一定要確實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只要信師信法,就會有決心、有能力,在過好自己所有的難關,也能同時完成師父交付的任務,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與師父共同正法的,是要救度無量眾生,圓滿無限榮耀的,更會為後人所傳頌千古的,怎能不精進。而台灣的大法弟子,在師尊已經把法完全講到位了,還能不去做嗎?還能有理由每天不煉功學法嗎?還能不寫不講嗎?正法已經是最後的了,就讓我們的修煉環境更加純淨,讓我們將台灣變成一個真正的寶島,讓所有看到台灣的世人真正能了解到大法的美好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