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最後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4月6日】我是2004年6月得法修煉的,至今有很多佛法神奇的展現。我在修煉的路上堅定自己,證實著「真、善、忍」,做好三件事,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到現在,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同精進,在法中提高。

在得法前,我在一次偶爾情況下,交了朋友(同修),在交流時這位朋友經常背《洪吟》,講真相,講法輪大法弟子就要修圓滿。我心裏抱著一種常人心在想,這位朋友交定了,將來他修成神一定能來度我。我因為聽朋友說修大法提高的快,當天就得法了。

得法前我有很多病,氣管周圍炎、靜脈曲張、闌尾炎、頭痛、慢性闌尾炎經常痛,準備上醫院手術。得法後我一片藥沒吃,所有的病不翼而飛了。每天看老師的講法錄像、教功、背《洪吟》,感到太幸運了,見到親朋好友就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了。還開始講真相,貼不乾膠真相,每天都去跟同修交流,在法上認識。我從天目中看見眼前雲彩飄盪,師父的法身,還有法輪在轉。

後來我起執著心了,總想看師父的法身看法輪,思想業也來了,一煉功就像講故事,看書困,我就發正念,妻子也找我的不是,這不對,那不對。

與同修交流後,我開始向內找,三件事儘量做好。但是,時不時的聽到聲音說我是第二批得法的,不用精進。我意識到這是干擾,發正念清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一次我在走路時,一輛機動三輪車壓過一塊十多斤重的石頭,落在我腳面上,當時我想到我是修煉人,回家一看只破了點皮,有驚無險。

還有一次騎著自行車帶著弟弟家6歲的小侄,小侄不小心把腳伸進了車圈裏攪住了。當時我不知道,感覺蹬不動了,孩子痛的大哭,鞋、襪子都攪壞了,當時圍觀很多人,都說骨頭攪壞了,當時我出一念: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出事。抱回家就抹了點酒,到下午一隻腳已經能落地了,第三天兩隻腳完全恢復正常,上學去了。這孩子從小就有病,家裏為孩子治病幾乎傾家蕩產,我悟到是師父給孩子消業,這一年多來孩子的病從來沒犯過。還有妻子的臉腫到耳朵邊說裏邊長東西了,當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第二天就消腫了,也感受到佛法的神奇。

所有來我家的親屬都受過益,「佛光普照,禮義圓明」(《洪吟•容法》)從此我更加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了。

講真相時,我講祛病健身、天安門偽火,惡黨的電視、廣播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假的。《九評共產黨》問世,揭露共產邪黨一切罪行,我和大家講,最後都能接受。在我家買東西的人,大多數都聽過真相並退黨、退團、退隊。

經常有人說我宣傳法輪功,在搞政治,不怕有人舉報你?我心中只有一念:只有師父說了算,誰也動不了我。因為我時刻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家裏的活全幹,妻子有不滿意的,我總是樂呵呵的遇到矛盾向內找,每天學法4、5個小時,我悟到,只有學好法,才能講好真相,才能救度世人。我每天發正念8次以上,路過某分局發正念10個月了。無論幹活還是走路,都背師父的法,每時每刻容在法中,晚上做夢都在背法、發正念,不知不覺,思想中的雜念、執著心越來越少,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師父說:「最後的時刻,邪惡的因素會減少,環境會寬鬆,世上的形勢會有變化,要求你們走正的路永遠不會變。」(《走正路》)

一次集體學法交流中,各自談了自己的心得,怎樣幫助走不出來的同修想辦法,障礙在魔難當中走不出來的,還有放不下執著總是不過關的,在勞教所出來沒條件學法的,還有邪悟的,師父說:「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2004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其實我自己的不足隱藏很深,執著自己的私心,從得法以來從不看電視,怕干擾自己學法,就找藉口也不讓家人看。其實自己的修煉過程就是學法修心,提高自己,按照「真、善、忍」修成新宇宙最純淨標準的新生命。正法洪勢急速推進,作為一名宇宙的保衛者、大法粒子,在法理的認識昇華中走向成熟。

走好、走正最後的路,學好法,救度眾生,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完成我們史前大願,迎接法正人間的到來,和想念的師父相見,不會太遠了。

我是農民出身,小學文化,在同修們的鼓勵下我寫出來;感謝師父給我智慧,能使自己寫出一點體會,寫的不好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