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為證實大法而存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2月13日】2002年底,而立之年的我患了淋巴癌,原發病灶長在胃上。胃切除2/3並做了術後化療。即使這樣,到2003年6月仍然發生了轉移。醫生說多則半年少則三個月……,保險公司還賠了10萬元錢。當時的我真是慘不忍睹:體重從120多斤降到100斤;頭髮全部掉光;手上、臉上長了好多黑斑;不能吃、不能喝,每天靠米湯維持,在死亡線上苦苦掙扎著。

就在這生死關頭我幸運地遇到了法輪大法

我娘家有一個鄰居是修大法的。有一天她來跟我媽說,看我太年輕,怪可惜的,想救我。我媽就告訴我說煉功能救我的命。我就問:「是不是法輪功啊?」我媽說:「是。」我說:「不學。」我媽說:「人家好心說救你,我怎麼跟人家說呀?」我說:「您就說我練××功呢。」 其實我甚麼功都沒練。

當天晚上,我脖子上長出兩個拇指大的硬疙瘩,嚇得我哭了起來。因為我曾聽病友說過,脖子、腋下等處是淋巴集中的地方,一旦長出體外就活不了幾天。我對媽媽說:「這回我活不了啦,都長出來了。」我媽聽完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出門走了。等她回來時手上拿著一本《轉法輪》。她告訴我人家說看這本書能救你的命。

我本來不相信一本書能救我,但我又怕死,心想:甭管他,是根稻草也先抓住試試。抱著這種心態我開始看《轉法輪》,而且當天就看完了第一講。第二天早上頭一件事就是摸脖子上的包。多大的執著心呀!沒想到包居然縮小了許多。我高興壞了,心想:「嘿,還真管用。」趕緊接著看書。第三天脖子上的包就沒有了。這時我有點兒相信了,但還沒認識到「法」是甚麼。

晚上媽媽帶著我去了給書的同修家。通過同修的引導,我總算對法有了初步的認識,但仍然在吃著中藥。第七天裝藥的瓶子突然無緣無故裂了,我心裏動了一下:「是不該吃藥了吧?」可還是吃了當天的藥。隔了半小時又吃了點兒飯。這時忽然噁心嘔吐起來。我看到吐出的全是藥湯。太令人不可思議了,先吃的藥後吃的飯,可吐出的全是藥沒有飯。這時我才明白是師父在點化我:我不應該吃藥了。從此我對法又加深了認識,開始有點兒用心了。

看完一遍《轉法輪》時,從以前吃點兒流食都難受到能隨便吃了,前後總共才十天的時間,我就能想吃甚麼就吃甚麼了。這對我來說太幸福了。僅過了一個月,光禿禿的腦袋上就長出了一層黑黑的頭髮,人也開始長肉了,身體不斷的好轉。這進一步加深了我對法的信和更深的認識。這時,我開始走入真正的修煉。

師父在法中說:「這裏可不治病,我們是清理身體,名詞也不叫治病,我們就叫清理身體,為真正修煉的人清理身體。」師父還說:「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轉法輪》)我明白了,師父不給常人治病,只給真修弟子淨化身體。我身體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化,慈悲的師父已經把我當成弟子了。可我是真修嗎?當時我並不知道甚麼是修煉,我只知道按著書上的要求做,身體就好受。所以當時許多關我都是強忍著過的,因為我不敢不按法的要求做,我曾經太痛苦了。

每天我都去同修家敘述一天發生的事情,自己在法上是怎麼想的,在行為上是怎麼做的。同修引導著我在法上認識問題,生活中的每件事怎麼結合著法去悟,按法的要求去做。其實就是引導著我逐漸的走入實修。但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實修了。就這樣我迷迷瞪瞪的「修」了過來。直到身體完全達到正常人的狀態。這時我才知道為甚麼我能幸遇大法。

可當需要我證實法時就出現問題了。由於大陸的環境不好,大法遭到邪惡的嚴重迫害,加上邪靈的恐怖,我的怕心、私心等各種執著心全反映出來了。剛開始我只敢和自己家人說, 可由於我的實際情況經常有人問我:「你現在好啦?」「真」、「善」、「忍」三個字,頭一個就是「真」。就算我只從表面理解,只從做人的良心出發,我也得說一句實話:「學法輪功好的。」就這樣,我只是憑著自己的良心邁出了證實法的第一步。

其實當時我並不知道這就是證實法。大法弟子必須得證實法。後來,通過學法我才認識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任務。我在學法中不斷的提高,在同修的幫助下開始由被動變主動,從剛開始一個人在做證實法的事,到現在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與任務。師父在法中說:「大法弟子的責任哪,不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北美巡迴講法》)。

由於我的特殊情況,在做救人的工作時比較順利。所以證實法的效果比較好。可我認識不到這其實是同修引導我走入實修身體發生變化本身的作用,只要我說一句實話就能證實法救人,而不是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這是法本身的威力所在。由於認識不清,自己的歡喜心、顯示心不斷膨脹,開始產生了自滿的心,甚至看不起周圍的同修。這時我婆婆突發腦淤血導致偏癱。看到她太痛苦,我也想讓她入門學法。我簡單的認為同修能引導我走入實修而達到身體的變化,我同樣也能幫助我婆婆。然而在實踐中,我發現自己學法學得太少了,根本就不能在法上幫助我婆婆,我個人修煉是多麼的不紮實,所理解的法很多都不是我自己悟到的,大部份都是感性認識。只通過身體的變化能證實點兒法,這還是因為我有便利條件,而這個條件還是同修幫助創造的。同修能幫我是因為他在個人修煉階段、洪法時期打下了紮實的基礎, 他已經從師父的法中得到了能幫我解決問題的法,而我只不過是在正法時期,當我身體出現接近死亡的狀態時周圍有修得不錯的同修,有好的修煉環境,才在師父的安排下幸運的被選中,成為證實法的一份子。

大法給了我新生,師父救了我的命。師父在法中說:「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轉法輪》)。而現在是正法時期,我延長來的命必須都用來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然而要想跟上正法的進程,真正做好三件事,只有多學法,掌握更多的法才能有智慧去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後來,在同修的引導下看師父不同時期的講法,在同修的幫助下,慢慢的我也能講真相了,逐漸的真能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了,而且越來越完善。

在這個過程中我明白了,只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更好的理解法;只有多學法才能真正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像我這樣靠大法延長來的生命,更應該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為甚麼而存在」,答案只有一個:為了證實大法,救度更多的眾生。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