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界六旬老人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4日】我今年六十多歲,退休前在教育界工作。老伴知冷知熱,兒女們懂事孝順,我們全家收入可觀,過著鄰居們都羨慕的生活。然而,我卻絲毫沒有幸福愉快的感覺,反而整天覺得活著沒意思。我可真正體會到「生不如死」是甚麼滋味,因我渾身是病,五臟,關節都有毛病,常年耳鳴,眼睛看東西也不清楚。不知甚麼時候開始還添了嘴巴、眼睛、半邊臉向一邊歪的毛病,整天渾身無力。吃飯稍不注意就瀉個不停,到大門口買趟菜回來得躺半天。吃飯不香,睡覺不實,整天心煩意亂,看甚麼都不順眼。兒子每月都帶我去趟省城就醫,每次帶回一大提包中藥。藥苦,心也苦,煩死了。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活著有甚麼意思。

2004年農曆八月十五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朋友給我介紹了法輪功,並帶我到一個法輪功學員家學五套功法。路上,我想:咱不認識人家,自己又年老體弱,學東西又慢,人家願意教嗎?見面之後,顧慮全消。功友像對待老朋友一樣接待了我,連著一個星期我每天按時去學功。學靜功時,盤腿坐在功友家的床鋪上,心裏熱乎乎的。我對功友很感激,功友說:我們都應該感謝師父。是師父教我們這樣做的,而且每個大法弟子都是這樣的。

我開始學功時,家裏還剩三付中藥,接下來的那個星期又是兒子帶我去省城看病抓藥的日子,前兩天學功回來,晚上繼續煎藥,到第三天,藥剛煎完,放在桌子上,我並沒碰到藥碗,藥碗卻倒了,黑糊糊的藥湯洒了一桌子。我馬上悟到:這是師父告訴我不需要再喝藥了。兒子像往常一樣借了小車,說第二天去省城。我告訴兒子:不去了,以後再也不去了。

從那時開始,我的命運徹底改變了。家人發現,藥停了,我的身體和精神卻一天比一天好。

師父為我清理腸胃,排黑便數天,多年不敢吃甜瓜、西瓜、水果的我,2005年夏天我卻飽享口福。煉功時臉麻幾次後,嘴,臉一邊歪的毛病痊癒了。有一次我抱輪時,感覺不是鼻子在呼吸,而是耳朵在呼吸,而且還聽見像是打呼的聲音。抱完輪覺的耳朵有點不得勁,用小手指一鉤,出來好大一塊東西。從那以後,耳鳴全好。還有一次師父給推出像鴨蛋大小的一個大疙瘩在小腹一側,我明白是師父在給我祛五臟的病,我守心性守的很好,數日後全消。

修煉至今已一年多了,我的身體徹底淨化,現在是吃飯香,睡覺甜,渾身是勁,體重增長了10多斤,多年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了,多年不見的笑容從新回到臉上,回到心間。全家人也徹底解放,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法輪功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給我新生。我感謝師父,感謝法輪大法

然而,在我修煉整一年的時候,也就是2005年農曆八月十五左右,教我煉功的功友和其他數名功友一起被惡警抓走。那段日子我很難過,每次路過教我功的功友家門時,我就想起學功時的情景,功友熱情,善良,我不明白:抓這些好人幹甚麼?

功友們都在證實法,我還不知怎麼做,但我一定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的親朋好友,讓他們知道法輪大法如何好,師父如何好,功友如何好,讓他們知道電視上演的是假的,反對法輪功是錯的,迫害法輪功學員是有罪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