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恩

——寫在5.13大法洪傳14週年之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8日】曾幾何時生命開始墮落,已不曾記得。依稀記得兒時偷偷將哥哥的兩毛錢放到了自己的錢夾裏,心怦怦的跳。同桌的蠟筆很好看,不知何時跑進了自己的書包。大學畢業考試時為追求好的成績,曾私下與同學對了一個答案。後來留校當了教師,掌管了手下學生的生殺大權,與此同時還抱怨學校領導,怎麼不讓我去當醫生,那權力更大。

隨著改革開放,自學成才考試給大學教師開闢了一條生財之道。講課費自然不必說了,那算勞動所得,拿著心裏也算踏實。可是,這點收入實在微不足道,有人願意送大筆的錢,只需要你舉手之勞──改改考試卷,不及格的變成及格!這並不是我一人之舉,幾乎是很自然的事情,你不這樣做,倒成了異類。而我也只是在最初時做過那麼一次,被動的收了200元錢:婆婆的朋友為孩子,幾經周折找到我,裝答題記號的信封裏放了200元錢,我發現時已經找不到她了,也就順理成章的收下了,為這些成績不夠及格,而又想當醫生的人開了綠燈。聽說以後的價碼更高,一次集中批卷,一個星期左右能收入上萬元,這還是十幾年前的事,現在的事情想必更不可想像。

與我同時批卷的醫學臨床課的教師,手放的更開,因為長期與患者接觸,早已鍛煉「成熟」,紅包已經成了正常的收入。

我還不夠「成熟」,收了別人的錢,心裏總是有些不踏實,還在想著那些不及格的學生以後怎樣當醫生?也許我再多鍛煉幾次就「成熟」了,因為周圍有著肥沃的土壤。

我不敢想像再發展下去,我會變成甚麼樣?可能有許多人會說:我是被動的,或者是被迫的,不這樣做,周圍領導、同事看你都不順眼。

誰之過?是學生慣壞了教師,患者慣壞了大夫,還是周圍領導和同事的逼良為娼?不是啊,人人都有過錯,是因為人人都有私心,這是使生命敗壞的根本原因。

因為私,人們勾心鬥角、互相殘殺;因為私,人們寢食難安,作繭自縛;因為私,人們苦苦相鬥,造業一生。

值得慶幸的是,在我還沒有「鍛煉成熟」,還沒有完全墮落下去的時候,我找到了生命的希望──法輪大法

那是1995年7月的一個夜晚,我一口氣讀完了法輪大法的書籍,真善忍的理念一下注入到我渴望已久的心田,我真切的感到這就是我此生在尋找的東西,其實人們並不甘墮落,只是苦於沒有發現使生命回升的辦法。

一個星期後我參加了當地舉辦的法輪大法學習班,播放師父的講法錄像,九天下來,如同從塑生命,感到自己純淨如洗,每個細胞中都容著真善忍,那種喜樂、興奮無以言表。

就在看完第四講錄像後,我去銀行取到期的高息債券,八千元的存款付給我八萬元,我心如止水的退回。我連想都沒有想,因為真善忍的理念已經溶進我的心中,這不是靠人的記憶,而是佛法的威力。

自然,改卷收人錢財的事就此打住,雖然成了異類,也要恪守真善忍的原則,因為我選擇了修煉。漸漸的同事、領導也理解了,到後來,在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初期,學校黨委書記讓煉法輪功的教師揭批法輪功,我講了修煉後在學校如何按真善忍做的實例,我所在繫的主任告訴黨委書記,這些教師煉法輪功後,各方面表現非常好,工作積極,辦事踏實,我看沒受到毒害。黨委書記暴跳如雷:法輪功好,也不能說好。後來我因堅持修煉,被惡黨除名。私下許多同事表示佩服我們對信仰的堅持。

我生性懦弱、逆來順受,遇事沒有主見,這是我第一次敢於堅持自己的觀點,而且是在重壓下、生命的抉擇時。是偉大的佛法開啟我的智慧,使我看到真理,找回了做人的尊嚴;是偉大的佛法使我放棄了為私為我的後天觀念,給了我堅持真理的勇氣。

我慶幸能得這萬古不遇的佛法,我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是偉大的佛法盪滌了我心中的塵埃,漸漸的顯露出生命的本性,使我找到了回歸的路。

是師尊的慈悲,承受了億萬人的罪過,給了我們返回生命本性的機會。

這是只有一次的萬古機緣,得了法的生命都知道他的珍貴,窮盡我的言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面對師父的博大胸懷、充滿慈悲的詩句:「師徒不講情 佛恩化天地」(《洪吟(二)﹒師徒恩》),我的語言變的那樣蒼白無力。我沐浴在浩蕩佛恩之中。

叩謝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