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縣惡黨官員罪行累累 原縣委書記趙明磊遭惡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31日】原河北省衡水市景縣縣委書記,現任衡水市副市長趙明磊,因追隨江氏邪惡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近期遭惡報,現已患肺癌晚期,在北京住院,生不如死。

「一人作惡,全家遭殃」,自趙明磊參與迫害法輪功後,家中親人連出禍事:99年農曆九月二十五,其母親患腦血栓,2004年10月的一天,其母喝農藥死亡。其內弟媳於2001年臘月二十五,突發心臟病死亡,第二天圈墳時,其內弟暴死在墳上,期間,趙明磊的妻子又摔斷胳膊。

一、趙明磊其人

趙明磊,原籍衡水市棗強縣人,原任景縣縣委書記,現任衡水市副市長。此人是在景縣大地上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要責任人。每一次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迫害,都有趙明磊的策劃指使。

趙明磊任景縣縣委書記期間,為達到向上爬的目地,積極追隨江氏流氓犯罪集團,殘害善良的景縣法輪功修煉群眾。在景縣這塊土地上,造成多少人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流離失所、致人命亡,致使千餘戶家庭在殘暴被迫害的日子裏,沉浸在哀傷哭泣之中,趙明磊血淋淋犯罪事實罄竹難書。

在1999年7.20邪惡迫害之前,趙明磊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操縱景縣縣委至各鄉鎮秘密成立臭名昭著的邪惡610犯罪組織,安排實施迫害方案,非法秘密調查統計法輪功修煉群眾黑名單,制定實施抓捕所謂骨幹方案,為實施迫害做準備。

迫害開始後,為達到殺一儆百的目地,趙明磊緊鑼密鼓脅迫下屬各級犯罪機關,非法判刑、勞教法輪功學員。2001年1月19日(人們正準備過農曆年),發生的對23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勞教,就是趙明磊及句兆坤、楊文莊等採用給景縣各鄉鎮下指標、名額的手段下進行的。

二、在趙明磊的策劃、指使下,景縣有關人員主要犯罪事實

1、1999年11月份,景縣看守所迫害致死梁集鄉法輪功學員柳連義。

修煉大法前,柳連義患有多種絕症,當時已奄奄一息已躺在靈床上。喜得大法後,吐了兩盆血水,神奇的好了。當惡人逼問還煉不煉時,柳連義說:這麼好的功法我要煉。因此,柳連義多次遭迫害,兩次被關看守所,最後被打死在景縣看守所,至今兇手及責任人沒有得到追究懲處,而逍遙法外。

2、在趙明磊的指使下,景縣610及其幫兇,對5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馬桂峰10年,孟凡勝4年,白長歌3年,陳永東3年零6個月,孫連軍3年零6個月。

3、趙明磊、景縣610及其幫兇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26人。他們是:孫豔雲、王秀傑、李瑞蘭、柳春林、孫連平、孫連營、杜紅彩、張桂貞、葛秀麗、曹桂貞、夏同良、王俊英、孫春義、趙永峰、張秀芬、馬麗芝、白風凱、張蘭俊、劉愛英、王秀明、辛明玲、王愛萍、孫淑英、李秀坤、萬忠明、楊蘭奇。當勞教所拒收非法勞教的學員時,趙明磊指使不法人員採用送高額金錢賄賂的方法,把學員送去迫害。拿景縣人民納稅的血汗錢來殘害景縣百姓,達到向上爬到副市長的目地,其卑鄙手段可見一斑。

4、趙明磊經景縣610、公安局、及各鄉鎮派出所、「轉化班」非法拘留、關押上千人次法輪功修煉學員。

5、據不完全統計,景縣610、公安局、看守所、鄉鎮政府、派出所、非法罰款、抄家、不法惡人趁機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等,計人民幣近百萬元,學員個人有多次被非法勒索

6、在趙明磊的指使下,曾逼使十幾位法輪功學員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

7、無法計數的法輪功學員家屬、親友受到牽連,遭受迫害,承受了極大的精神傷害。每個所謂的「敏感日」,法輪功學員及親屬就遭受非法騷擾。

8、在趙明磊的指使下,景縣610所辦的所謂「景縣法制學校」(洗腦班)實則是違反憲法、侵犯人權的類似私設監獄的非法機構。被綁架到這裏的大法學員在這裏受到非人待遇,不讓上廁所、強逼學員跑步、跳舞、看侮蔑大法的電視片、聽侮蔑大法的「講課」、遭受辱罵、毒打,故意鼓動不修煉、不理解的家人來罵人、打人。讓學員的孩子在門外哭叫(王印菊的孩子在門外哭了兩天)。他們非法拘禁了公民,卻邪惡地誘導學員的家人對大法學員產生怨恨,並對每個被綁架來的學員罰款300元。

9、在一己私利的驅使下,給各級鄉鎮政府黨委直至工作人員層層立責任狀,以罷官開除相威脅,嚴令監禁、監視、法輪功學員,使其失去人身自由。

三、在趙明磊脅迫及升遷的誘惑下,發生在各鄉鎮的迫害

在趙明磊脅迫及升遷的誘惑下,一些利慾熏心小人置法律與人性道德而不顧,私設公堂、非法刑訊逼供、抄家、綁架。

1.景縣廣川鎮

廣川鎮政府可隨意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幾年來,廣川鎮惡人緊緊追隨邪惡之首江澤民,討好趙明磊,對本鎮法輪功學員從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進行殘酷迫害。

1999年7.20以來,廣川鎮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白長歌,3年);兩名學員被非法勞教(白風凱,3年;孫淑英,時間不詳)。非法拘留關押學員白硯橋、張風琴、劉西偉、白長歌、韓秀榮、劉志軍、白鳳明、孫淑英、白站新、白志紅、白志勉、韓志品、白風凱等15人。

廣川派出所孫桂明,冬天在集市上把大法學員孫淑英雙腳離地,在鎮政府大門上連續吊銬6個多小時。在下過大雪後,以同樣方式將學員白志勉吊銬一天,白志紅被吊銬半天,並瘋狂叫囂:「你煉法輪功就讓你示眾丟人!不說『不練』還往高處掛!」其中,白志勉因又冷又餓而昏了過去。

冬天在鎮政府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讓十幾人睡在水泥地上,讓學員在室內便溺不許出去。因學員抗議說室內太冷,惡人弄來些許麥秸鋪在水泥地上,卻又趁機強行收每人50元「麥秸錢」(按當地價格,50元錢可買將近1噸麥秸!)

99年冬天,大法學員白風凱因依法去北京上訪,被銬住雙手帶回廣川後,惡警孫桂明等逼其坐在冰水窪裏。

以上惡人對廣川鎮部份法輪功學員非法罰款4萬多元。

2.景縣龍華鎮

景縣龍華鎮610及其幫兇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四人,他們是:龍華村的楊蘭奇、張蘭俊、劉愛英、辛明玲。

被龍華610及其幫兇送到景縣看守所非法拘押的大法學員有:楊竹坡、楊蘭奇、張蘭俊、劉愛英、張紅梅、付金花、劉豔、李建華、解秀敏、趙桂榮、馬振友、賈蘭臻、趙景華、、朱榮芬、楊文新、姜豔霞、徐金福。

採用欺騙手段強行送大法學員楊蘭奇、聶立敏、張紅梅、徐金福、李建華夫婦二人、馬新、馬娣、崔國香、馬領、王月娥、姜豔霞等到衡水市或景縣洗腦班進行精神、肉體迫害。

龍華鎮轄區的所有大法學員被鎮610及其幫兇非法拘禁在鎮政府及派出所進行洗腦迫害多次。2001年1月17日,龍華派出所王群成、孫春生等到學員張蘭俊、楊蘭奇、劉愛英家,欺騙說讓到派出所問幾句話,一會就回來,結果卻將車直接開到景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天後,於同月19日,秘密送往石家莊勞教所進行非法勞教。期間,使三人在勞教所遭受上繩、電棒電擊、橡皮棒毒打、強行野蠻灌食、開水燙身……等等非人折磨,使身心遭受嚴重傷害,劉愛英臀部的傷,從勞教所回家後還深度化膿。在被非法勞教期間,張蘭俊的90多歲老母因受到驚嚇以及擔心、思念女兒,不久離開人世。楊蘭奇的母親在楊蘭奇被非法勞教期間病故,楊蘭奇亦被剝奪在老母跟前盡孝、為老母送終的權利。

3.景縣王千寺鎮

在趙明磊指使下,原王謙寺鄉黨委、鄉政府的工作人員,積極追隨邪惡之首江××,巴結罪人趙明磊,對王謙寺鄉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下午,惡人張彥升、彭風潮等在王謙寺鄉政府毒打大法學員劉金強、王靜、孫春義、孫金強、朱淑娥、孫豔敏、趙換娣、張新華、孫淑梅、孫根仙。惡人將躺椅豎起,把朱淑娥在上面吊掛整整一個晚上。在之後的幾天裏,每天毆打孫春義、孫金強,讓其他學員觀看,彭風潮把孫春義打得嘴裏出血。在鄉電工住的屋子裏,對劉金強、王靜夫婦強行罰跪,這殘酷的一幕被劉、王5歲的兒子看到,孩子被嚇得大哭,幼小的心靈受到嚴重傷害。

2002年下半年的一天,派出所秦峰(由景縣溫城鄉派出所調入)、馬金恆綁架大法弟子趙換娣時,惡毒地將手銬鎖緊,故意使趙換娣承受難忍的痛苦。

張彥升、劉治國讓法輪功學員在37、8℃的烈日下曝曬,不允許使用除草工具,逼迫大法學員用手拔草,強迫觀看侮辱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在集日時,逼迫大法學員在鄉政府門口站立示眾。

2002年某月,蘇春華、秦峰等非法跳牆入院、私闖民宅,意欲抓捕大法學員孫春義、孫豔敏夫婦,孫春義、孫豔敏上房呼喊鄉親們:「他們又來迫害好人了!」在聞訊趕來的村民斥責聲中,惡人灰溜溜地走了,陰謀沒有得逞。

2002年9月的一天,上述惡人趁孫春義夫婦在農田裏勞動之機,將二人包圍並非法強行綁架,把孫春義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進行迫害,把孫豔敏送到衡水市邪惡洗腦班進行強行洗腦迫害。

幾年來,王謙寺鄉上述惡人積極配合邪惡之首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將本鄉大法學員非法勞教三人,他們是:張秀芬(2年);馬麗芝(1年);孫春義(2年)。

將下列學員送到景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孫豔敏、朱淑娥、孫立穩、孫桂海、孫春義、(3次)、孫金強、李景輝、劉靜純、趙換娣(2次)、孫根榮(2次)。

對王謙寺鄉法輪功學員累計非法罰款4萬多元,並對劉金強、孫春義等非法抄家。

善惡有報是天理,報應來時有早遲!現在,一些對法輪功學員行惡者已經遭報應:

(1)付文忠:在孫春義家燒法輪大法創始人法像,1999年很快遭報死掉。

(2)劉志敏:辱罵大法師父和大法弟子,冬天開窗凍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結果招來報應禍及家人,其三歲半的兒子死亡。

4.景縣溫城鄉

1999年7.20以來,景縣溫城鄉的黨委書記李玉生、副書記劉國良、副鄉長葛樂、派出所所長秦峰等,為了撈取向上爬的政治資本,緊緊追隨邪惡之首江××,對本鄉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大打出手。

大法學員趙永峰因為不放棄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黨委書記李玉生親自用皮帶狠毒抽打,後被葛樂、閻金升毒打,葛樂還用拖鞋抽打,並惡毒地用煙頭燙其頸部和手腕、罰跪。

大法學員杜榮芬,被葛樂、閻金升、高來升被毒打至昏迷。

大法學員王景瑞,被劉國良狠毒抽打面部。

2000年7月25日,溫城鄉將數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拘禁10多天。當時溫城鄉黨委書記李玉生指使劉國良、葛樂、高來升等5、6個人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直至打的口鼻出血,不能站立。

2000年9月派出所惡警夜間抓捕大法學員,並對法輪功學員張雲貞非法拘禁10多天。

2000年10月大法學員張雲貞因向世人講真相,被派出所非法綁架後,被非法罰款4000多元,無任何收據。

2001年,高來升送堅定的大法學員去景縣610辦的邪惡洗腦班進行精神和肉體的迫害。

掠奪式地對大法學員進行經濟迫害,僅僅對法輪功學員、教師張雲貞一人,就非法罰款12000餘元

5.景縣北留智鄉

原北留智鄉書記周瑞星、鄉長王萬紅,於2000年12月19日雇佣十幾個打手,對法輪功學員孫連營進行殘酷折磨。由派出所所長帶頭,十幾個打手輪流對孫連營進行毆打,逼迫孫連營蹲馬步、平伸的胳膊上放四塊磚,掉下來就打,打的口鼻流血,就用墩布墩臉,弄得滿臉都是血,還狠毒地用皮鞋打孫連營地頭部,頭上打出很多大包,有地方被打破。還用繩子把孫連營捆在暖氣片上,嚴寒的冬天放出暖氣片裏的水把他的棉褲弄濕。

孫連營一家在邪惡迫害下,一人被非法判刑、兩人被非法勞教、一人至今流離失所。

2002年8月,大法學員潘根新被非法綁架至衡水市洗腦班,在裏面遭鄉政府跟來的「陪教」(景縣安陵鄉崔莊人,小名建迅)毒打。潘根新從洗腦班正念走脫後至今流離失所在外。

鄉政府惡人逼迫在鄉政府上班的表哥王立宏到處去找潘根新,說是找不到不讓上班。鄉里名叫李勇的經常去潘根新家刺探騷擾。

被此二惡人及其打手高朋、蘇風起等殘酷折磨的法輪功學員還有王根生夫婦、孫連平、孫連軍、孫連才。

6.景縣梁集鄉

梁集鄉惡人積極追隨,迫害本鄉法輪功學員。本鄉法輪功學員柳連義因不放棄信仰,被梁集鄉惡警聶所長綁架後毒打,後送進景縣看守所非法拘留關押。在看守所,遭受惡警唆使的刑事犯罪分子多次毆打導致死亡,邪惡至極的惡人還對柳連義非法罰款2700元,交於縣公安局惡人楊文莊、張華勝(此二惡人列在本公告第1號)。

1999年7.20以來,景縣梁集鄉上述惡人配合邪惡,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曹桂珍(3年)、李秀坤(2年)、王俊英 (1年)、萬忠明(3年)。

惡人幾年來將大法學員萬厚義、白玉真、李英生、趙硯明等數名大法學員送進景縣看守所進行非法拘留關押和毒打,並非法罰款。

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罰款,僅對近60歲的女學員李秀坤一人,除將其家中物品(冰箱、洗衣機、電視機2台、煤氣罩、煤氣罐、電暖器、VCD播放機……總計裝了兩汽車)洗劫一空外,還非法罰款上萬元。

7.景縣劉集鄉

景縣劉集鄉610及其幫兇,在黨委書記張寶順、610恐怖組織頭目王晨雨的指使和親自參與下,於2001年1月17日傍晚,副鄉長馬建剛將本鄉法輪功學員葛秀麗、張桂貞、王秀明以「到鄉里有點事情問一下,一會就送回來」騙三位學員上車,結果直接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兩天後秘密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受非人的殘酷折磨,使她們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如:關禁閉、長時間不讓睡覺、寒冷的冬天上銬上繩高吊在鐵門上長時間冷凍、長時間罰站罰蹲、多支高壓電棍電擊、橡皮警棍毒打、不讓上廁所、超長時間強逼勞動、因抗議非法迫害絕食時,遭惡警野蠻灌食,橡皮管子直插到胃裏,8、9天不拔,致使食管和胃被捅傷出血、唆使多名刑事犯吸毒犯圍攻毆打等,直至毆打到昏死才送醫院搶救。

三人被非法勞教後,給其家庭成員不但帶來難以言表的精神創傷,經濟上、生活上也遭受極大損失。其中,葛秀麗的父親因遭受女兒被非法勞教的精神打擊,積鬱成疾,於2001年10月悲憤離世,而惡警竟然不講一點人道,在其丈夫和表兄拿著介紹信到勞教所領葛秀麗回家奔喪時,對葛秀麗隱瞞父親去世的消息,對其丈夫和表兄則講:「葛秀麗沒有『轉化』,不能回家。」連最後看父親一眼的權利也被剝奪(按國家規定,即使真正的勞教人員,此情況下也給予5天奔喪假期)。

2000年農曆11月27日,鄉610頭目、副書記王晨雨率打手劉洪文、王景良、陶立春等到高榔頭村學員張桂貞家,將用於農業生產的拖拉機和學員張桂貞劫持到鄉政府,用大木板、棉花柴對張桂貞連續毒打4個晚上,連身上的230元錢也係數搜走,交給鄉長申建國,後張桂貞的丈夫從家裏拿2000元錢才把拖拉機贖回去。

2000年11月26日,王晨雨帶打手到大法學員李海軍家裏,牽走了李海軍的耕牛、開走了拖拉機(耕牛被非法拍賣沒收,拖拉機用2000元贖回)。2002年9月,王晨雨帶陶立春、劉洪文等將李海軍綁架到鄉政府被王晨雨等惡人毒打,並勒索人民幣2000元。

2001年元旦前,鄉610派人進駐到大法學員葛秀麗家進行24小時監視,限制其人身自由並影響其子女的學習和休息。因葛秀麗向他們指出這是侵犯人權,是違法的,讓他們離開這裏,這些惡人反而誣葛秀麗「攻擊鄉幹部」,並以此為藉口,於2001年元旦上午10時許,由陶立春、馬建剛等惡人到葛秀麗家綁架。因葛秀麗抵制,陶立春大打出手,打葛秀麗兩個耳光,葛秀麗呼喊村民救命,陶立春雙手卡住葛的脖子不讓喊,並將葛的腦袋惡毒地往牆上撞。聞訊趕來的眾村民看到葛秀麗被打的頭上起了幾個大包、青紫流血,胳膊被打破一大塊,激起民憤,有村民抓住陶立春就要打,被葛秀麗善言勸阻住,惡人狼狽逃走。

過了一會,鄉長申建國、派出所所長許峰戴著手銬帶領20多人反撲回來,村民訴說陶立春慘無人性的打人經過,鄉長申建國卻岔開話題威脅村民:「鄉政府是來抓葛秀麗的,誰再多嘴、圍觀就把他一塊抓走!」並下令讓打手將葛秀麗塞入轎車後備箱,見葛的一條腿拖在外邊,申建國竟毫無人性地下令:「往裏踹!踹死活該!」並威脅勸其講點人道的村民:「把你也銬上捎走!」到了鄉里後,鄉里惡人把葛打的鼻青臉腫,王晨雨一邊用尺子惡毒地打葛的臉,一邊惡狠狠地說:「你撞牆死吧,撞死算了!打死你活該!江澤民有令,打死煉法輪功的白打死!」自此一直到1月9日,每天都遭到暴徒們的輪番毒打。

王晨雨、許峰、吳紅旗、王建陽,劉洪文等惡人,亦對法輪功學員馬秀芬、任素梅、馬桂芳、金秀貞(64歲)、李桂環(59歲)等進行迫害,對她們進行毒打、抄家、罰款等,惡人王建陽、吳紅旗讓64歲的老人金秀貞跪在磚上進行迫害,用木板條打此老人左右臉,使得金秀貞左眼旁發青,好幾個月眼睛看東西有陰影。惡人許峰多次趁大法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向學員家人勒索錢財用來下飯店、泡小姐。惡人們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就去大法學員家騷擾恐嚇,學員李桂環的丈夫(不修煉)被嚇出突發性心臟病後,僅一個月內即離開人世。

8.景縣城關鎮

城關鎮政府責任人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孫豔雲、王秀傑、李瑞蘭、柳春林等四人,非法拘留王桂榮、張立茹、王金明、徐建峰(四次)、辛秀雲、張靜茹、陳玉紅、包桂榮、蘇秀茹、張雪峰、王秀麗、崔炳軍、吳根芳等法輪功學員。

江××對法輪功非法鎮壓六年多來,每個所謂的敏感日,惡人或者其中部份責任人就帶領打手到大法弟子家中騷擾。

例如,2002年「河北法輪大法日」時,凌晨4點就到各村大法弟子家裏騷擾。在城關鎮的徐莊村,戴著手銬要強行非法進院到王金明、張立茹家搜人。二人抵制非法綁架,不給邪惡開門,張立茹上房揭露邪惡暴行,引來大批村民圍觀,公安又調來五輛警車、20多人。直到下午,邪惡之徒見陰謀難以得逞,才撤走。

再如,2002年8月,鎮610、派出所上午到大法學員王金明打工的建築工地上抓王金明撲空,中午鎮610的兩個人去王的家裏欺騙說:「請你到鎮上,問你兩句話,一會就回來。」被人識破想把王金明騙進洗腦班的陰謀,被家人拽回家吃飯。過了十幾分鐘,就來了8個便衣進院想強行抓人,被王金明的上小學的兒子和上中學的姪子攔住並質問:你們沒任何手續和理由而強闖民宅、無辜抓人,是違法的,你們在執法犯法!派出所姓高的所長竟然下令讓打手們抓上中學的孩子,強行把孩子扭抓、拖拉,使孩子的鼻子,胳膊碰破。四鄰百姓實在看不下去,義憤填膺地把孩子搶下,才使孩子免遭非法抓捕。隨後,高姓惡警聯繫調來載有大批警察的幾輛警車,對王金明家進行非法砸門進院搜查,並非法強行搜查了街坊四鄰,引起村民強烈憤慨。

2001年1月,城關鎮派出所姓任的所長等人到大法學員李瑞蘭家,騙李瑞蘭說:「到鎮上填個表,填完就回來。」結果,李瑞蘭有去無回,於1月19日被秘密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同時被王佔祥騙去非法勞教的還有王秀傑、柳春林。

2001年2月,趙瑞娥、王佔祥為首的幫兇一天三次去楊貴省家抓楊貴省,白天沒抓到,半夜三更跳牆入院抓她去洗腦班,逼得楊貴省流離失所。

2001年某月,衡水大法弟子王金陵、辛明茹夫婦回景縣老家貼真相時,被景縣城關鎮派出所非法綁架,王金陵遭派出所一姓高的所長打耳光,後又遭看守所姓張的看守打耳光。

四、善惡有報是天理 只爭來早與來遲

2001年,多次參與迫害本鄉大法弟子的吳志庭騎摩托車撞斷兩根肋條骨,時過不久,媳婦兩次花鉅款動手術,結果無效,現在躺在床上動不了;2003年1月份,吳志庭的兒子又因騎摩托車出車禍,結果腿骨折、骨盆撞壞、腸子都被撞斷。

邪不壓正,當鎮壓不住正信時,多次召集犯罪機關密謀迫害會議,採用洗腦「轉化班」多次迫害。指使景縣廣播局編排假新聞毒害百姓。造下了無邊的罪業已無法償還。現今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還有無數犯罪事實因篇幅有限只揭露至此。

正告景縣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員:趙明磊遭到的惡報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鑑,景縣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及受到你們牽連的家人遭惡報的人數不斷上漲,也許你們了解的更清楚。「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們會陸續揭露出來,以警示那些受毒害的人。所有的犯罪事實都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一切在我們和上天的掌握之中。

前一段你們的所作所為,也是被江××犯罪集團所利用,充當了它們的迫害工具,江××在把你們一步步推向深淵。法輪功學員一次次受到你們的殘酷迫害,仍無怨無悔地對你們真誠相勸,也是為你們的未來及生命的永遠負責。你們每個人都必須為自己的所為負責,決不會因為上級的命令而逃脫得了自己的責任,善惡有報是天理。然而,歷史雖不可改變,但未來可以選擇,現在醒悟、悔罪還來得及,否則到時後悔已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