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縣大法學員被迫害事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月31日】

1、2000年12月初,大法學員崔永芬進京上訪,被城關派出所接回,押至阜城看守所。一個月後,又被景縣政保股房春生、劉志軍帶回景縣看守所,罰款3000元,另交看守所飯費350元。

2001年7月20日左右的一天晚上,景縣公安局政保股趙明廣帶人跳牆非法闖入大法學員崔永芬的大姐家(城關鎮焦莊村)綁架崔永芬,使其大姐遭受精神刺激。

2001年8月份,景縣公安局政保股李貴生帶領孫黎明、張華勝、劉志軍、王立紅等人對大法學員崔永芬非法抄家(住縣城西市場),並把門鎖都換了。第二天李貴生、張華勝再次闖入其家中,非法抄走現金近3000元。其中包括孩子的姑們給湊的600元學費。另外還有單元毛票。(在此期間崔永芬的丈夫因進京上訪、打橫幅被非法判刑)。

2、2004年3月16日晚,大法學員王洪瑞(女,60多歲)在景縣縣城開發區貼了一張大法真象標語(心中牢記真善忍,前程似錦萬事順),被蹲坑的公安綁架,第二天送看守所關押。王洪瑞在公安局、看守所一直給公安和犯人講真象,在看守所喊「法輪大法好」。一切都不配合:不簽字,不按手印,並絕食抗議非法迫害。6天後才被放回。其家人被迫交罰款1500元,還請公安人員等吃了一頓飯。

3、2004年3月18日下午4點,景縣公安局10多個人闖入大法學員王洪全(女,60多歲)家非法搜查。她質問公安:憑甚麼翻(指搜查)?公安根本不回答。結果甚麼也沒查到,就強行綁架王洪全。它們連拉帶拽把她往車裏抬。王洪全一邊責問公安憑甚麼抓人,一邊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永存」、「還我師父清白」。公安問到她貼真象標語的事。她說拾到了三張,給了她姐姐一張,她白天貼了兩張。公安就根據這些把她關進看守所。她絕食抗議非法迫害,4天後,家人交了2500元錢才放回。

4、2000年7月14日,景縣溫城沈志爻村大法學員王藏岩和其他幾個學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前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把他們用警車拉走,關在派出所,被當地「駐京辦」接回後,在景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個月,並被罰款1500元。又被鄉政府接回鄉里關押、迫害。在晚上一個一個提審,學員有的被打,有的被逼迫蹲馬步。天天晚上有學員被打。有一天晚上,幾個不法人員喝完酒回來打學員們,讓學員們站在院子裏,一個個輪番打耳光,辱罵的髒話很難聽,過了一會兒,又把他們幾個分別關在屋裏,讓蹲馬步,蹲不好就打。一個惡人用腳踢王藏岩,把她的頭往牆上撞。一次次把她踢倒在地,身上都是土。最後,王英把王藏岩和另一個學員帶到一間屋裏,叫她們把外面的衣服脫下來洗了洗,又叫她們穿上濕衣服回去了。後來叫王藏岩的家人拿2000元錢,才放回。以後每到「敏感日」就把大法學員關到鄉政府。2001年正月,又把王藏岩送到景縣洗腦班迫害,遭非法關押一個月。

5、景縣王謙寺鎮大法學員馮進芬,1998年得法。99年7.20曾去石家莊上訪,半路被劫持到冀縣,又被鄉政府接回後非法關押4天,家中大法書籍,煉功磁帶被抄走,還讓交40元錢。

2000年王謙寺派出所房春生(後調景縣公安局政保股)與某某到馮進芬家,問她娘倆還煉功嗎,她倆說「煉」。房春生就讓去王謙寺,跟他們走。馮進芬說不去,房春生說:「你們說煉,得去,不去不行!」房春生把馮進芬娘倆非法抓走,還把錄音機和大法書也抄走。她們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8天,叫家人拿錢就放人,不拿就不放人,家人請了鄉長、所長到德州又吃又喝又玩,花了4000元,又交押金4000元,等4個月,又給了4000元。

6、景縣王謙寺鎮大法學員趙桂花,1998年得法。99年7.20曾去石家莊上訪,半路被劫持,晚上被鄉政府接回後,不讓回家,非法關押4天,還交了40元錢。

2000年因印真象資料,被邪惡發現,景縣公安局劉志軍、房春生先把趙桂花晚上十點多從家中抓到公安局,銬在暖氣片上,銬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8點,把她送到看守所拘留半個月。拘留半月到期時,提審問她還煉不煉,煉,就再拘留半個月。她說「煉」,就又被延長拘留半個月。看守所讓家人拿錢,趙桂花認為煉功無罪,要求無條件釋放,公安局說「不拿錢,不放人,不然的話,就送石家莊去。」逼迫家人拿錢。11月28日交公安局趙明廣、張華勝4000元錢,沒給任何手續,李貴生開車接她回到公安局,還罵大法。這次被迫害經濟損失8000多元。

7、景縣王謙寺鎮大法學員馬立智,98年6月喜的大法。修煉後,身(以前患有多種疾病,如腰疼、婦科病、失眠等)心(愛發脾氣、不知人生意義等)受益。

1999年7月20日,馬立智去石家莊上訪,7月21日在省委門前對過邊道上站立,等待答覆,有幾個同修想去廁所,可是周邊廁所全都上了鎖。中午12點時,過來一個中年女人,拿著個小本子,在上訪隊列前一邊走,一邊隨便問學員來幹啥了?那裏人?……草草走了個過場。走到一頭時,就宣布讓大法學員立即散去。在此之前,省政府門前的大街就戒嚴了,隨即過來大批武警,開來6、7輛大客車,從一頭開始強行綁架抓人。送到市委某局(國安局)大院。後經縣、鄉接回來,還罰了40元錢,家中大法書籍全部被搜走。

2000年11月,馬立智進京上訪。到北京後,她和一起去的同修被一惡警攔住,問她們「法輪功好不好?」馬立智說「按『真、善、忍』做有甚麼不好的?」就這樣,她們被惡警推上警車。在警車上喊出了「法輪大法好!。」車上還有十多個大法弟子。把他們送到天安門分局,那裏關的都是大法學員。後來就把她們分送到各個看守所。把馬立智送到北京懷柔縣看守所。那裏的惡警特別惡,把他們身上的錢和東西都搜走,把他們的衣服全扒光後,再讓穿上,有一個叫唐玉娟的女惡警特別壞,那天,有北京一名大法學員正來例假,她們帶去的衛生紙被搜走。馬立智跟它們要,她(唐玉娟)說甚麼也不給。馬立智就只好把自己的秋衣撕成幾塊用。她們在一個房間就有九個大法學員,到晚上10點左右,來了三個男惡警,手拿電棍,讓大法學員面壁,它們在後面電每個學員的脖子。走到一個23歲的小姑娘面前,把她按在炕上電。學員們都放下了生死之念,就在炕上打坐。後來,又進來兩個男惡警,穿著皮鞋用腳踢她們。那裏的惡警真是完全沒有了人性。在裏面吃的是玉米窩頭,馬立智在那裏絕食5天被景縣接回後在看守所關押九天,後絕食2天,被鄉派出所長彭風潮接回。晚上彭風潮喝酒後打他們6、7個大法學員,還問「煉不煉?」。馬立智告訴家人一分錢也不給,後來把她送到看守所,兩天後,把她送到石家莊勞教2年。

馬立智被送到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在那裏,一去就讓他們幹活,她說甚麼也不幹。惡警劉志英、杜麗秀就找她談話。馬立智說,「我們師父讓我們做好人沒有錯,把我關在這裏,家中有老人、孩子,有的是活,為甚麼要在這裏幹活?」惡警說她擾亂秩序。馬立智說「北京是旅遊勝地,外國人都能來,為甚麼我不能去?」劉志英(中隊長)就叫了五、六個男惡警給她上繩,很細的白尼龍繩把她的胳膊背到後面,還讓她跪下。馬立智說甚麼也不跪,這時幾個人怎麼也按不倒她。用繩子把胳膊纏勒綁起來,背在後背上,還放上一個小盆。連著給她上了兩次繩,把胳膊纏勒的全成了紫色。她還是不幹活。後來,她們屋都不幹了。可是,每隔兩三天,翻她們一次經文。半年後,就開始不讓她們睡覺,逼迫她們寫「四書」,連續幾天不讓睡覺。在屋裏大、小便,不讓出去,光叫站著(體罰)。又給馬立智上繩,有劉志英、白制憲、李彬等用電棍電她的臉部,給她上了三次繩。還用膠皮棒打她的屁股,打得成了一個大硬塊,都成了黑色。把她吊起來,腳要著地不著地的,目的就是強制轉化。這就是它們對外宣傳的「春風化雨」、「母親般的溫暖」、「姐妹般的關懷」。它們欺騙世人,顛倒黑白,從來也不臉紅,只不過穿了個人皮而已。中國的勞教所是名副其實的人間地獄!

這場邪惡的迫害,在人間表面上看來是針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而實際上也迫害了所有被矇蔽了的世人,包括那些打手們。執迷不悟、追隨江丑,決無好下場,只有明白真象,分清善惡,挽回損失,才有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