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景縣龍華鎮龍華村劉愛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3日】

1、做好人,遭迫害

2000年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景縣龍華大法學員準備這一天集體煉功以示慶祝,但得知消息的鎮政府卻於5月12日晚11點即挨門挨戶找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把他們非法拘押在鎮政府。

後由景縣公安局張華勝,把大法學員劉愛英、張蘭俊帶到景縣看守所非法拘留半月,在看守所她們堅持煉功,看守所竟然兩次不讓她們吃飯,並讓她們在雨中淋著。

2000年陰曆九月,劉愛英正在家剝玉米,村支書去告訴她,說鎮政府和鎮派出所的幾個人在村委會等她,要跟她談談。劉愛英去了那裏跟他們談了幾句話,院裏就來了一輛汽車,車上下來的人是縣公安局政保股的趙明廣和劉志軍(劉志軍開車),他們進了屋不知嘀咕了幾句甚麼。趙明廣一邊往外走一邊讓劉愛英上車,劉愛英質問:「讓我去哪裏?我家裏人不知道,我不去。」趙明廣說:「讓他們給你家送信。」劉愛英曾經在車上對趙明廣說:「姓趙的,你也五十多歲的人了,家裏也有妻子兒女,你怎麼這麼對待我們?讓我給家人見面說一聲,讓他們放心。這樣他們心裏多著急啊!」趙明廣不答應,一直將車開到景縣公安局。他們沒有任何理由、手續,無緣無故胡亂盤問劉愛英到晚上8點多,才租了個三輪車讓劉愛英回家,還是讓劉愛英自己付的車費。回家以後家裏人還在四處找人。

2000年 12月,劉愛英又被鎮政府、派出所強迫參加所謂的「學習班」,三九嚴寒,早去晚歸,有時還挨罵,這樣整整一個月。鎮政府的工作人員付國棟說:「別看讓你們回家吃飯,這也是拘留你們!……」

2001年元月16日,正是臘月二十三,縣「610」、鎮政府、派出所出動很多人抓大法學員楊蘭奇、張蘭俊時,劉愛英得到消息被迫流離失所。後回家,於2月16日在家中被景縣公安局趙明廣、劉志軍一夥綁架到公安局,劉愛英當時質問趙明廣:「你為甚麼抓我?我犯了甚麼法?」趙明廣無言以對。在拘留所,劉愛英絕食抗議非法綁架,看守所所長問劉愛英為甚麼不吃飯,劉愛英說:「你去問問趙明廣為甚麼抓我。」這個所長答應去給問。結果是,他們一邊哄騙劉愛英,一邊背後辦理了對劉愛英非法勞教的手續。3月19日,公安局的張華勝、李貴生,另外還有一個不知道姓名的女的三人將劉愛英送進河北省石家莊勞教所。在司法醫院檢查,劉愛英有腰椎盤突出、腿骨錯位、膝蓋腫大等問題,張華勝和檢查的人不知道搞了甚麼交易,據他說私自想撈點錢。辦公人員看了劉愛英的勞教表和體檢表,問劉愛英「腿痛嗎?」張華勝竟搶著回答:「沒事,一路坐汽車累的。」恐怕勞教所不收,硬往勞教所裏塞。真不知道這個張華勝往勞教所送一個法輪功學員他自己得多少獎金,而這麼賣力氣。

2、人間地獄──石家莊勞教所

劉愛英進了勞教所五大隊,就被逼迫面壁而站。站得她腿痛腳腫了很長時間。然後被惡警叫到辦公室,把衣服一件件脫光,查是否帶有經文。當從她衣服裏搜出在看守所背寫的經文《再認識》,惡警隨手給了她一巴掌,嘴裏還罵著髒話。4月24日,又到了一大隊二樓。5月1日晚上,劉愛英想煉靜功,剛從床上坐起來,惡警王志普和張××闖入把她帶到五樓。經過三樓時看見白天被叫出的大法學員王春廷脖子上掛著木牌子,雙手被烤著掛在樓道的鐵門上。惡警把劉愛英帶到五樓××室。以王志普為首的七、八個惡警關上門窗,手提警棍、電棒,大聲吼叫讓她趴下。他們喝了酒,酒味很大。他們開始用警棍狠打劉愛英的臀部,每打一下,劉愛英都痛的忍不住「哎喲」一聲。不知打了多少棍,惡警就讓她站起來,又讓蹲下,她腿痛得蹲不下,只能坐地下,惡警用電棍電擊她的肩部、膝蓋,後又讓她趴下,又是一頓暴打。打累了又換了一個惡警拿電棒又電擊她的右肩、腿。惡警還喊叫著:「換大的、電足的!」當時就像電焊工焊接金屬一樣電火星劈劈啪啪閃著,折磨了她很長時間。後又讓劉愛英站起來,換了個惡警用手左右開弓的劈劈啪啪打她面部,臉被打腫了,眼睛也睜不開。一直折磨到天亮,劉愛英只覺得臀部火辣辣的痛,腰也痛。當又換了個姓劉的惡警看著她時,劉愛英說:「你們也太狠了,我腰痛的厲害,可能傷到骨頭了,得給我拍照看是否傷到骨頭。」警察才打電話給本大隊的醫生來查看劉愛英的傷勢。她的臀部腫的紫紅,可能是肉被打爛了。醫生在她臀部上撒了點甚麼藥,貼上膠布,就又換了個兩眼冒兇光的姓王(外號王大眼)和姓賈惡警逼迫她寫「決裂書」,王大眼故意的喊她的名字。這時劉愛英全身痛,臉也腫,眼睛也睜不開,打人的惡警走了。姓劉的惡警不但不讓她吃早飯,還惡毒的拿起電棒一邊電她的肩膀一邊問她寫不寫。劉愛英沒理她,姓劉惡警就電她臉。自此三天兩夜沒讓劉愛英睡覺,從精神和肉體上迫害折磨她,讓她一直站著,逼迫她寫。劉愛英就寫為甚麼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怎麼好。惡警說:「寫這個也行,寫吧。」反正是不讓她休息,想把她搞垮。她在「我相信法輪功總有平反的一天」這句話上劃了個對號。

惡警又讓劉愛英在三樓小號呆了三天,天天由犯人給她帶飯,廁所都不讓去。六天後,才讓她回到原來的二樓。十天後,劉愛英的臀部雖然消腫了,但是紫塊卻仍然在,右側起了一個大軟包,裏面爛了,化成了膿血。後來司法醫院來了兩個醫生在她臀部開了個兩寸長的刀口,又派過來一個女醫生天天給她換藥。換藥時先用鹽水給她沖洗傷口,再用藥水沖洗,然後塞入藥布團,像刀割一樣的疼痛使劉愛英眼淚不由的往下流,咬著牙,閉著嘴趴在床上。頭幾天換藥,醫生和警察只讓兩個學員照顧她,其他人都出去,後來也不讓同屋其他的學員出去了,姐妹們看到她的傷口都把臉扭向一邊,不敢看了。四個月的疼痛,晚上睡覺只得趴著,不能翻身,換藥時弄到床單上、衣服上的血跡都是同屋大法學員爭著給洗的。劉愛英上廁所,惡警讓人輪流跟著她。至今,劉愛英臀部留下紫紅的傷疤。在全國範圍內,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達十萬人之多,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中國的勞教所真是人間地獄。

3、識破謊言,不再上當

從人間地獄勞教所回到家的劉愛英,仍不斷受到景縣「610」以及鎮政府的個別不法人員的騷擾。2002年8月27日,在正是中午午睡的時間,鎮政府的孫秀雲夥同縣「610」、鎮派出所一夥人來敲劉愛英家大門,開開門有人就問:「你是劉愛英嗎?」劉愛英說:「是,你們有甚麼事?」那人說:「你跟我們去鎮政府一趟。」劉愛英問去幹甚麼,「610」的人問:「你是煉法輪功的吧?」劉愛英說:「是。」「610」的人說:「人家上邊不讓煉。」劉愛英說:「『上邊』是誰啊?」她邊說邊做了個煉功動作,邊做邊說:「我煉功礙你們甚麼事了?我煉功袪病健身,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錯?干擾誰了?你們怎麼放著吃喝嫖賭、貪污盜竊的壞人不管哪?」「610」的人說:「那個我們不管,你讓政府去管吧。」這時劉愛英知道又是想把她騙去進行迫害,就提高嗓門大聲說:「你們別再騙我了,我已經上你們多次當了!上次是誰把我勞教的?你們誰幹的?我做甚麼壞事了?把我送勞教所差點被打死,我養了幾個月的傷回來了,你們又來胡鬧,你們有完嗎?這回死我也不跟你們去。」劉愛英見「610」人員、鎮政府的人、派出所的人等被說的都只是聽著,誰也不動,也不作聲,便轉身進到屋裏並關上了門。

在門外的劉愛英丈夫叫開門後,進屋拿了一把鎖出來鎖門,來的那班人不讓他鎖,他說:「我還得去上班,哪裏也不能讓她去!我還得讓她給我看家做飯呢。你們一邊去!」來的其中一人對劉愛英丈夫說:「這次是讓她去衡水學習班,家人也可以跟一個去。」劉愛英丈夫嚴辭拒絕。劉愛英的兒媳也出來往外攆他們走,見孫秀雲站在門口不出去,劉愛英的兒媳說:「大姐你走吧,上次被你們騙去給勞教,怎麼還沒完沒了?你們都出去。」那班人在胡同裏有的打手機有的拿出手銬,一邊商量著對策。劉愛英這時從屋裏出來上到院牆上,結果看見還有兩人站在她家豬圈旁的木材上往院裏看,見劉愛英上了院牆,就告訴胡同裏的同伙。劉愛英乾脆上到房頂上,在房頂上大聲喊:「鄉親們,政府又來人抓煉法輪功的,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他們說甚麼要轉化我,甚麼叫轉化?轉化的背後就是打人!他們根本不講理!」喊的嗓子乾了就休息一下繼續喊。那班人可能怕自己的無理被眾人看見,就灰溜溜走了。看到他們走了的鄰居告訴了房頂上的劉愛英,讓她下來回了屋裏。由於那班人的非法騷擾,搞的鄰居也沒法休息,聽到消息的親戚也來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受害的可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親戚、四鄰都不得安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