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景縣大法學員杜紅月遭酷刑逼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杜紅月,女,42歲,住河北省景縣縣城。2004年4月2日傍晚6點20分左右,杜紅月去其姐姐家裏幫姐姐給房門換門鎖,剛進入大門,突然從屋裏竄出三個不明身份的人,倆人拽住杜紅月的胳膊,另一個把門反鎖上。這時杜紅月嚴正質問:「你們是幹甚麼的?門鎖著你們怎麼進來的?私闖民宅是犯法的!」其中一個人(後來了解到此人姓張,繫吳橋縣公安局的惡警)說他們是公安局的,並說他們怎麼做都不犯法。大約在院子裏呆了二十來分鐘,幾個自稱警察的人把杜紅月拉出院子讓上車,杜紅月不上,幾個人連拉帶踹推上車,帶到景縣公安局,吳橋公安局姓張的打了杜一個耳光,並非法搜身。惡警們誣陷說杜紅月窩藏了一個叫「劉志剛」的「殺人犯」。在景縣公安局呆了約二十分鐘,吳橋公安局兩個惡警拽著衣服領子把杜紅月拖到車上,帶到吳橋縣公安局。

下車後,惡警問杜紅月「殺人犯劉志剛在甚麼地方?」杜紅月嚴正的說:「我不認識你們說的這個人,你們憑甚麼抓我?有甚麼證據?」惡警根本不講理,還惡狠狠的威脅說:「不說,今晚就把你關進看守所讓吸毒犯治死你!」惡警把杜紅月拖到看守所門口,問:「你是進看守所還是交出劉志剛?」杜紅月回答:「我既不進看守所,也不認識劉志剛。」惡警又把杜紅月拖到審訊室,幾個人輪番「審訊」,就這樣審了一夜。此過程中倆惡警對杜紅月打耳光、用腳踢。白天又接著審。

第二天晚上,邪惡之徒加大了對杜紅月的迫害,從滄州市(吳橋縣隸屬滄州市管轄)調來兩個惡警,其中一個叫郭延正,此人非常邪惡、狠毒。這天迫害杜紅月的共有三個惡警,滄州兩個,吳橋縣的一個。他們進屋後把茶杯使勁往桌子上一蹾,一個惡警惡狠狠的對著杜紅月說:「坐老虎凳上去!」杜紅月說:「我不坐,我沒犯法,我不是犯人。」惡警說:「來到這兒由不得你!」說著,三個惡警把杜紅月拽到老虎凳上去,其中姓郭的還踹了杜紅月一腳。惡警把杜紅月的棉襖脫掉,說:「劉志剛是煉法輪功的,你說出他在甚麼地方,答應你三個條件:一、給你一大筆錢;二、為你保密;三、馬上釋放你回家。如果不說,那就判你3到10年!」大法弟子杜紅月沒被邪惡的恐嚇嚇住,邪惡之徒開始對杜紅月行兇。三個惡警輪番打她耳光,揪頭髮,把雙手銬在老虎凳上,姓郭的惡警接來涼水從杜紅月的頭上往下澆。後來拽著上衣領子往裏灌涼水,總共灌了四桶。再後來,郭延正找來一根棍子,把杜紅月的鞋子脫下來,使勁抽杜紅月的腳,郭延正又叫他的手下去把電警棍拿來,這時杜紅月發正念:讓惡警找不到電棍。結果惡警回來後說只有一把電警棍,還鎖在了廚子裏取不出。此時已經到了早晨5點左右,惡警折騰了一夜,可能是又睏又累又餓,三個惡警開始吃水果,幾個惡警把吃剩下的蘋果皮、香蕉皮往杜紅月臉上投,邊投邊罵髒話,罵的那些髒話不堪入耳。滄州來的兩個惡警恐嚇杜紅月說:「我們有的是辦法,你不說,就把你弄到滄州找幾個地痞收拾你。」

四天裏,惡警們不讓杜紅月睡覺。杜紅月拒絕吃他們給拿來的飯,拒絕喝他們的水。4月6日上午,惡警給杜紅月輸液,杜紅月不配合邪惡。惡警一直讓杜紅月在老虎凳上坐著,把雙手銬在老虎凳上,一隻腿綁在老虎凳腿上,另一隻腿綁在一根木棍上。惡人在杜紅月手上扎了五、六針,藥水不往血管裏流,又在杜紅月腳上扎了好幾針,過一會,杜紅月說要去廁所,惡警只好給拔下針頭。

在這期間,惡警把杜紅月手機中的電話號碼調出,凡是和杜紅月聯繫過的電話都進行調查,並跳牆進院到杜紅月家非法翻東西,並恐嚇杜紅月家人說最少判3到7年。

杜紅月的丈夫(非修煉者)對惡警的行徑非常氣憤,找到吳橋縣公安局對惡警們說:「你們把我愛人非法綁架來,出任何問題,你們必須負責!」並告訴他們:「我要請律師跟你們打官司。」惡警們做賊心虛,後來主動打電話找杜紅月的丈夫,杜紅月的丈夫在電話裏揭露他們是執法犯法,再後來根本就不接惡警的電話。

惡警又開始找杜紅月的姐姐,讓杜紅月的姐姐(非修煉者)去吳橋接人。而杜紅月的姐姐到吳橋後,惡警們卻恬不知恥的要杜紅月的姐姐交5000元錢才放人。杜紅月的姐姐於4月6日下午只帶100元錢去吳橋接人,惡警開始說不行,但杜紅月姐姐堅持說沒錢給你們。直到天黑,惡警收下杜紅月姐姐的100元錢才放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